农村真实故事精选《那一年,我在狼窝里走了一趟》

2000年暑假的时候,我接到一个远在湛江的朋友打来电话。

那时候,电话还是在村支书家里,村里的熟人到我家叫我去接电话,当时闲来无事,工作事情也没着落,感觉前路茫茫,不知未来如何安放?百般无聊之际,能接到朋友电话,那是多么开心的事,更开心的事,朋友还说,他那有工作,还是一个生产手机外壳的工厂里。

听后,我非常开心,就赶紧筹备前往,但是,家里实在太穷,连路费都没有,父母年过六旬,家里实在没有钱,借都很难以借到。实在无法,我想起了一个同学,那时候他在当老师,我去找他借了150元现大洋。也不敢开口多借,就150元,可是从家里到湛江,路程可不短啊,但没有办法,先出发再说。

一路坐汽车,到了广州下车,去湛江需要到广州转车,下车后身上只剩下52元了,这点钱到湛江是不够的。湛江那时没有火车,只有汽车,而汽车票要八九十吧,咋办?我还要吃饭,如何前往湛江呢?各位看官,脑补一下,若是你,当时你会怎样做呢?

虽然我是第一次出远门,但我还是有我的办法。

我到达广州的时候,恰好正是晚上,天气非常的热,热得人都想把自己身上的那层皮给扒下来,可为了赶路,我已经顾上天气了。那时候,车子停在广州火车站,火车站的人又特别地多,人山人海,到处地上躺着坐着无数人的人,坏人也一样到处出没,寻找下手作恶的机会。

我在车站囫囵熬过了一晚,其实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很早就被压力给催醒了,一边寻思,一边琢磨,到底如何才能去到湛江。
农村真实故事

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我努力在人海里搜寻目标,最后,我找出一个看起来非常像广东当地的人,他看起来比较老实厚道,还有几分像农村人的中年男子(这需要非常精准的判断力)。我很礼貌询问对方,因为我身上的钱不够,若想坐汽车去湛江,有没有其它还更省钱的办法,比如在什么地方坐车,可以便宜一些。结果,我判断正确,找对人了,对方简要了解我的情况,并告诉我,要在出城路口某某地方,大约接近早上7点的时候,在那儿,我可以招手坐车,能便宜很多。当是我以为到达那个城外很方便,就没继续问,自己觉得也会有办法,也为了省钱,走路嘛。

天还蒙蒙亮,我就打听要去的那个地方。结果,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路上很多摩的,看到我问路,一路跟上来,说可以带我过去,但要价很高,找了几个人谈了点价,大约十来公里吧,花了我15元,待我到达等车的地方,我身上只剩下37元钱了,然后就在那儿等长途客车过来,等了会儿,车来了,招手果断上了车,车费35元。我清楚地记得司机说从广州到湛江492公里,上车后,那时候的路不大好走,大约六七个小时吧,然后身上就剩下最后的2元钱了,一路无话。

下车后,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按照朋友留下的BP机打电话找朋友,结果发现,朋友已经回江西了,朋友是临川红旗桥的。回电话的人是朋友同学,说会过来接我,我当下就判断,完了,他们是搞传销的,我被他们骗到狼窝了……

在那举目无友,无亲无靠的陌生环境里,我也没有一个熟人,身上钱也就剩下最后的2元钱了,没有办法,明知山有虎,我也得向虎山行,心里清楚他们是搞传销的,可我还是被他们给接走了……

一到湛江那个传销老巢,他们把我行李翻了个底儿朝天,可除了几件破旧的衣服,啥也没有。

湛江那年的夏天,即使天阴阴的,也非常闷热,让人头晕,一旦下雨,那雷声轰隆,简直就要轰天塌地的,震得窗户玻璃和屋子都感觉都在晃动,那时候老想,会不会就报销在这儿了。

那时候的传销窝点,也有些恐怖的,管吃住,很多人睡通铺,就睡地上,好在湛江夏天特别热。吃的也很差,但他们喜欢夹菜啥的,你来我往,生活贫苦,但壮志踌躇,天天上课听课,培训,洗脑,唱歌,比如有刘德华的今天那首歌,还有各种洗脑,若有不从,严厉惩罚。

上课又密集,动不动就在你耳朵边上炸响。女的在那,不听话,白天挨打,当中打耳光,打哭,晚上,必须陪睡,否则,恐怕搞不清啥时候忽然就消失了,几十个人开会,头儿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若有不服,严惩,对这过往的事,我印象尤为深刻。

他们天天逼着我,要我拉人头完成任务,还翻看我的通讯录。开始几天,监管不严,我还曾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根本不理。回去后,还要被羞辱,他们很多事中专生,多数是中转过来的,也有农民工等,年龄从有大有小,大的五十来岁,小的十七八岁也有。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大狼窝,可如何逃走?再说了,我也没钱,怎么跑,一旦被抓到,可是不轻饶的。传销的头儿说,天天就这么养着我,会不会把我养胖啥的,又说大学生现在没有用,等等,总之,你们可以尽情想象,啥叫度日如年,我那时候的情景,就是最好的释义。

他们很想说服我,要我加入,一次开会,我按捺不住,我反而跟他们洗脑,讲市场经济,讲商品经济,商品价值,讲剩余价值,讲资本论,讲世界各国有钱人怎么努力,而不是他们搞的那套,他们是怎么赚钱的,搞传销是会怎么失败的……等等,我也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一时间,他们的头儿和相关管理人员不仅无话可说,还有点蠢蠢欲动,感觉如同要被我策反了一样。

事到这个地步,那还了得,散会后,他们可能想了想,觉得又不对,再加上有更高级的头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马就对我采取措施了。那伙管理者估计看我那情况不一样,怕不好整,所以没有对我下重手。现在想来还后怕,若是搞不好,我估计我就这样被“消失”了。

我身处险境,又没有钱,还时刻被监控,后来连人身自由也受到控制,又没有朋友帮忙的前提下,你会怎么做?你想咋办?各位看官,继续脑补一下。

后来,我在湛江没呆多久我就逃走了。其实一到那里,我就开始琢磨要如何逃跑离开。

我在两三天内,迅速锁定了两个年轻人,估计他们可以帮到我。那时候,我和他们沟通,他们其中一个块头很大,身强力壮的,说一定帮我,要是谁和我过不去,他要和对方拼命,气概和决心杠杠滴。在明面上,暂时没啥人敢欺负我,就在两三天内,我做到让人家拿出豁出命的勇气和决心来帮我,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一天中午,我用其中一个小伙子的电话卡,偷偷去给我一个上海同学电话,把我情况简要告诉他,并让他帮我转钱过来救我,正好我也没有卡,就让他转那个小伙子的卡里。

在与我上海同学电话后,第二天吧,人家就给我转钱过来了,转到身板儿没那么强的小伙子卡里,转了150元,就是150元,成了我的救命钱。当然,这点钱是不够的,那时候,虽然我可以多要点,但那时候大家都没钱,虽然就相差50元,比如200肯定更好,但我不敢要,怕人家为难,而我也觉得,有了这150元,估摸着也能回家。

拿到钱后,我安安心心做了几天“好学生”,让他们对我放松戒备,同时,那俩小伙子也在直接和间接地帮助我,赢得了他们一定的信任。那个小伙子能取出来钱偷偷地给我,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和精准判断力,毕竟我和他们也不熟,相处也就是才几天的时间。

然后,在一个酷热难耐的中午,大家都在午休了,我就提着我那个破旧的包裹,蹑手蹑脚出门,有人问到,我去那,我就说,搬到另外的房子里去住,大家也才放松。

出了屋子,外面还有人,没那么戒备强的人,和他们不熟,其实是不认识的,问我去哪,说要找人啥的,我特地说,要坐公交去车站接新人来。

出了门后,我直接坐车到了车站,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的地方,等到晚上,在车站找到一个当地人,让他告诉我在哪坐车能更便宜,我不敢在车站里等车,怕他们找了回来,我就在外面侯着,等车回广州。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碰巧也有一个路人要去广州,他也不想在车站花那么多钱买票。漆黑一片的晚上,我跟着这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走了很长一段夜路,总算到他熟悉的地方等车,那个陌生人也很同情我,与我说了很多,还给我他自己带的食物。

老天保佑,总算平安到了广州。可我一下了车,钱又不多,广州也不熟,然后向多人打听到去抚州长途客车在哪坐,哪儿更便宜,问了多人,得到不同的答案,最后又去问了好几个环卫工,环卫工也不知道,说的都不一致。后来,我又问了几个摩的司机,终于可以确定位置,我是假装要坐他们的车子的,而且报了价,我觉得价格比较高,就说我钱不多了,我还是走路去,然后司机一路跟着我,跟了很远,看到我一直走路,我靠边走,不是在车行道上,后来司机实在没法儿,就放弃,我看到司机车子走远之后,马上再次询问一个环卫工,到某某地方做几路公交,就这样,我坐公交到了上抚州车子的地方。

早上一大早到达广州,折腾到下午一两点钟,我才上去抚州的客车,上车买了票,我口袋里又只剩下最后的10元钱了。

上车后不久,上来一男一女,女的漂亮,男的打扮普通,但感觉像是混道上的。我坐在靠里头下层的卧铺,那个女的上车后,直接走到我对面铺位上,穿着短袖,我习惯性的仔细扫了一眼,发现他手臂有好些看起来像针孔一样的痕迹,心想,这女的,不是个善类,估计八成是吸毒的!

虽然我以前从未见过吸毒的人,但多少还是看过相关的新闻和报道,感觉那女的就是针孔注射毒品的。那个男的,上车后就一副大爷派头,江湖混混,我尽量不去看他,只用余光扫几眼,于是我不由得对他们多了几分警惕。

不多久,陆陆续续上来一伙人,有的穿着整齐,是工装,还挂着工作牌,因为隔得远,看不清,还有几个生意人模样打扮的。

又是一个酷热的午后,迷糊之中,我很快就死睡了过去。

大概车子开动二三十分钟,忽然,“刺啦……”一响声,伴着飞溅的液体,把一车子里的人都弄醒了。然后,就听到有人惊叫,“哇,中奖了……”原来,一个喝可乐的人,先开瓶盖,说上面有中奖五万八千多元。然后就说如何奖啥的……很快,这一车子里的人,全都活跃了起来,一个个上场,轮番登台,多簧戏开始现场直播。

其中一个打扮成做生意模样的人,他说要买下这个瓶盖,5万吧,他拿去兑换,但“可乐人”不肯,要自己去兑换,然后,讨价还价等,各种角色轮番一一上场。

最后那做生意的人,拿出一叠秘鲁币给中奖的人,说这个秘鲁币是他一个华侨归国时候给他的,他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怎么兑换等。正好,那个穿工作打扮得体挂着工作牌的人出来,说他是银行工作人员,在哪儿哪儿任银行主任啥的,把工作牌给人家看,证实他所言不虚,而且装模作样拿出检验器,验证是真钞,就这样,他们居然成交了,成交后不久,那个做生意的买家,说了声到家了,就下了车。

骗局继续上演。接下来,那个所谓的银行工作人员站出来,说这个秘鲁币,一块值得人民币5元,只是买主不懂,他要向那卖家,也就是卖瓶盖的人兑换一部分秘鲁币。按照一元兑换3元的兑换,然后,那一伙人开始设局表演,一起做托的托儿们,你购我购,抢得不可开交,氛围就一下子就被他们推到了高点,车里那些先前正在睡觉的乘客,早就被吵醒了,大家争先恐后要兑换。

一时间,车里热热闹闹,人声鼎沸,好多人,也非常兴奋,有的拿出戒指,有的拿出耳环,有的拿出人民币等等,甚至有人还拿出自己是收音机,也嚷着要兑换,多少兑换一点。那场面,真是难以描述……

我就一边看着,那女的发现我无动于衷,就来劝说我,要我去兑换,我当时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凭直觉,这不是一个好事,再说我也没钱,因为那女的和男的,我早就判断过他们不是善类。

看到我没动,那女的接着罗哩罗嗦来劝说,最后呢,直接骂我,说我傻×,说这么好机会赚钱都不去……等等,说了好些难听的话,我不吭声,面无表情,不卑不亢。

但我不为所动,再说了,我势单力薄,我还能干吗?

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那女人最后恼羞成怒了,就差没出手打人了,看实在无法把我拖入局里。最后,也不知她那根神经搭错了,她再也没来再来骚扰我。

随着设局人和被迷人都满意后,下车的人陆续下车,没下车子的,继续热聊,觉得自己赚了,拿出那些外币,左看右看的,兴奋不已。谁知没兴奋几十秒吧,那司机马上发话了,说他们遇到骗子啦,他本想制止大家切莫参与莫要上当受骗,但是,他刚有所举动时候,他说那个有江湖味道的男子拿着匕首抵住他的腰部,低声说,如果他敢坏事,就要放司机的血……司机也是给被逼的没有办法,然后如何如何……

后来,大家由先前的兴奋转为垂头丧气,如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不拉几的。很多人,瞬间眼神就直勾勾地发呆,愁云惨雾,面露悲惨之象……

汽车继续上路,中间车子停了下来,让我们吃饭。本来是15元,但我只有10元,如果我连10元都没有的话,我也会遇到大麻烦。那时候,有的车子,中途停下吃饭,不吃也得的吃,吃也的吃,就是和明抢没啥区别,店家与司机也是一伙一伙的……

你们不知清,若是不吃饭,不会让你上车的,而且会影响到整车人。司机逼着不吃饭的人,交钱,不然司机就不开车,或者,不吃饭的人要挨打。无奈之下,我用我最后仅剩下的10元钱,胡乱地吞了点东西上车继续赶路。

车子本来是一路到抚州市区内的,但我在南城就下了车,在我一个同学那,休整了两天,借了点盘缠,就这样落魄之极地回了家,心情无比郁闷,没有找到工作就算了,还被折腾了一圈,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鬼使神差的事情,简直与做梦一样荒唐……

时至今日,回想起曾经那满纸荒唐的往事,我心里还会隐隐作疼,大叹人生如梦。

人性中的恶,在那物质还不太丰富的当时,简直被那伙鬼迷心窍的人放大到了极限。他们全都被钱财所蒙蔽,为一点点小利而熏黑了良心,穷尽了他们能想出来的全部手段,只为图钱而后快,全然不计较这些恶行所带来的诸多恶果,无端给那些受害者,带来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让他们在后来的生活里,再也不会相信陌生人,社会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被这些恶人带向沉沦,悲哀,悲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