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细腻的仙侠言情《梦里征战古仙台》

文笔好细腻的仙侠言情《梦里征战古仙台》

九州群魔,四海无居,天下之大乱,三界无安宁。地狱空荡荡,恶魔皆在人间。魔界妖界作乱苍生,无太平之事,无安定之所,百姓不得安居乐业,皇朝动荡不安,举国之将无能为力,天子率兵举国南下,留得北上成地狱。

泽州知府,太行西南,台南之地。有仙台之称北面孤山,三壁皆崖,唯一条羊肠之道,方可登山而立,环山之处有丈河之绕,清河彻夜流潺,直泻泽州。山顶有庙宇三间,道教弟子九人,修炼至此数年。

如今天下大乱,尸骨遍野,无官吏之护,无众将其佑,师弟九人心系苍生,在此奋力一博,只为前村台南之太平,斗魔生,杀鬼怪,伤痕便处,只为赶走魔鬼,还苍生之太平,佑台南之平安,不负百姓寄托,留的芳名万世。

今日,已是魔鬼在人间的四十九日,九弟子已杀得魔鬼山下具恐,不敢登山之半步,可魔王鬼圣岂是轻言放弃之徒。魔王鬼圣率三千残余直登仙台,做最后一博,只为山顶水母,玄虚之处的两粒仙丹,吃仙丹者方可立战群雄,一统江山。

九弟子奋力顽抗,拼死一博,为留的师上交付仙丹,保九州之太平,护台南之安详。

杀尽九人,血屠台南,夺取仙丹,一统四海,是魔王鬼圣之愿。可九徒道教弟子怎是无庸之辈。

交出仙丹,可放得你们九人,许荣华,不要作无谓挣扎。

孽徒休想,仙丹乃祖上交之,怎可鬼怪之辈所得。

那此地就是你九人受死之地,代我取仙丹,统中原,愿你九人地下有知好好看看这魔鬼人间之乐。众鬼怪听令,杀诛九人,取其首集,拿得仙丹,许鬼神妖将之名。

此时,天昏地暗,四处皆有鬼怪之影,仙台之上无立脚之地,只留的仙台半亩平地,九徒摆阵,誓死护正庙。各小鬼蚁魔已冲上其中,九徒合作发阵,奋力杀敌,杀的敌人哀嚎遍野,此时,鬼圣手持黑镰,杀进其中,与大师弟凌云轩交手其中。

眼看凌天羽迟迟败退,如时已退到悬崖边上,再退就要退下悬崖丧命于此,在此身后的四师弟安文轩和六师弟楚云韩赶忙抽身而退,来协力助阵,三剑合璧,散出金光,直冲云霄,使得仙台金光满野,如同黑暗中的激光云剑,霎然间,三剑已分身数十,如同飞鹰猛进,刺向鬼圣。只见那鬼圣黑手持黑镰,发出黑波金罩,弹得数十剑已刺进岩石之中。三人看情况不利,剑也来不及拔,便赤身冲向,与鬼圣挣扎其中。

再看其他弟子,其他弟子也与众多小鬼蚁怪争斗其中,可终究寡不敌众,众弟子也一直在负伤拼搏。就在此时,身骑九幽地冥蟒的魔王冲向上空,展开双臂,只见这九幽地冥蟒化身一条长数十米的巨蟒,浑身是黑,只有那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的血红,唇齿之处也是血红之染,就像刚吃完活人一般,二师弟孟云染和五师弟南宫夜为躯一震,二人对视一眼,就这简单的一眼对视便冲向那九幽地冥蟒身前,与那黑蟒斗杀到了一起,孟云染南宫夜,分便刺向黑蟒头身和尾中,之见那黑蟒一甩巨尾打向南宫夜,南宫夜被这一尾打向正庙前,还有那孟云染正要刺向头身,黑蟒一口张开,喷出数十米气波,震的孟云染跌到庙门,庙门被开,躲在庙里的小孩李南天瞳孔一阵,被这巨蟒吓破魂一般。

别出来,藏好了。这是孟云染对李南天说的,此时的李南天才从惊慌中清醒,赶忙摸了一下肚兜,关上了庙门。可这一切躲不过魔王的眼睛,就在李南天关庙门的瞬间,他的肚兜分明有两闪金光而过,回过神的魔王才明白仙丹并不在水母,玄虚之中,分明就在李南天的肚兜之中。

众魔听令,杀进庙门,把那小孩给我绑出来。

此时的三师弟白洛倾和八师弟李在赫赶忙来庙门堵住这些魔怪。休想进的正庙,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说着就与这魔怪斗争在了一起。这些魔怪那是白洛倾和李在赫的对手,有他们在,这些魔怪根本进不了正庙的门前。

一群废物,说这魔王似闪电的就冲到了白洛倾与李在赫的身边,左右两只手各掐住了两位师弟的脖子,带着寒光的魔王之手把两位师弟甩在了庙墙之上。魔王不屑的一笑,准备破门而入,就在这时,击退小鬼蚁魔的七师弟夜熙然和九师弟席向南赶忙背剑冲向魔王,就在刺向模样的背后之时,魔王突然转身,再次冒这寒光的手的分别推向了二位师弟的剑口,强大的冲击震的身旁惊恐的鬼怪直接掉下悬崖,魔王再一用力,二位师弟已经震向空中,这时候已经击败九幽地冥蟒的孟云然和南宫夜飞向空中结下了两位师弟,四位师弟相视一看,又赶紧拿起手中的剑,此时,杀遍鬼怪和鬼圣的众师弟也来到了他们身边,九位师兄弟再次聚集在了一起。

此时的仙台,已经成了血仙台,地下躺满了尸体,更多的鬼怪已经被打下悬崖掉得丈河中,观湖早已经被染成丹红色,仙台之上,处处都是残垣断壁,唯独正庙安好无损。九幽地冥蟒和鬼圣被师弟们打回原型,原来鬼圣只不过是一堆骷髅,堆积人间怨气戾气得以成形。而九幽地冥蟒只不过是一条巨蟒,孟云然和南宫夜挑得七寸,将其舌头砍下,撩之炼丹铜炉之中,已被烧成化灰。

九师弟,相继对视,排出九九归一之阵,承一二三二一之状,盘腿而坐,悬剑直冲云霄,九师弟背靠庙门,席地念咒,只见原来的九剑已化成千剑万剑环形转圈,顿时搅的黄沙漫天,天闪雷光,一道道雷光放佛要冲破乌云见天日之势,一旁的魔王没有惊慌,反倒双手撑开,双手撑开之时之间一把蚩尤剑,此剑乃上古时期蚩尤的武器,传说是有天上掉下陨铁而做,劈金刺银无所不能,后蚩尤被皇帝打败,蚩尤剑也下落不明,如今却出现在了魔王之手。

魔王御剑直上,冲进九师弟的剑阵之中,之见魔王手持蚩尤剑,如鹤立鸡群之中,魔王与众剑拼杀之中,地下的九师弟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蚩尤剑如冰封破竹之势,如江海奔涛之涌,击的众剑纷纷落地,最后在魔王持蚩尤剑一击,地下的九师弟各个吐血,倒落在地。这时排在最后的九师弟急忙冲进庙中,抱起李天南,朝下山路走去,可那多的过魔王。

交出仙丹,给你们一个痛快的,哈哈哈

休想,你这大魔王。

魔王一个鬼冥掌打的九师弟席向南又是一口血,这时候的九师弟已经快不行️了,可就在这最后一刻,席向南抓起李天南,把仙丹从李天南的肚子中拿出,径直喂进了李天南的口中。

魔王看到这一幕,大喊不要,可已经来不及,仙丹已经被这个刚满十七岁的李天南咽进肚子中,旁边的众师弟也看傻了,因为两粒仙丹不能同时吞食,食之前必须饮够七七四十九日的露水作为药饮,贸然吞下,出来的副作用是不可估量和估计的,就这样被一个十七岁的孩童吞下,后果是不可估计的。可这千钧一发之际,这是唯一的办法,这时的席向南已经咽气了。

魔王大怒,顿时天昏地暗,浓雾弥漫,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天上下起暴雨,魔王的黑筋暴漏,披头散发,像极了地狱冥魔王,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模样。

仙丹的威力也开始发作了,李向南的身体里放佛有两道力量在打架,此时的李天南同样青筋暴漏,半跪在地,痛不欲生,只感觉脑袋炸裂,放佛要炸开一般,随着李向南的一声大吼,一道金光冲上云霄,此时浓雾渐渐散去,狂风急停,就连雷电也停止了,暴雨在顷刻间骤停。此时的李向南眼冒金光。你这狗魔王,老子今天要傻了你,为九师叔报仇。

一声大喊,李天南奔向大魔王,你这小崽,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还我仙丹。

可手无寸铁的李天南怎是手持蚩尤剑魔王的对手,蚩尤剑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李天南节节败退。
文笔好细腻的仙侠言情《梦里征战古仙台》

众师弟此时也聚在了九师弟的旁边,这时大师兄说话了,还记得不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九九归一的真正的力量在于九剑归一,而不是九剑化成千剑万剑,只有归一了才能发挥出九剑的真正力量。现在这个时候,能让九剑归一的办法,那就是拿我们的血祭这九剑了,这是目前唯一能打败魔王的办法了。就让我们这些将死之人来帮天南的最后一程了。

誓死保九州之太平,护台南之安详!

众师弟说要,先是大师兄拿剑割破九师弟的喉咙,李天南此时也大喊不要。可挥下的剑已经收不回。鲜血染满剑的同时也溅了大师兄一脸,接着众师弟也纷纷拿剑自刎。任凭李天南怎么说不要,众师弟的剑终究已经无法收回,一个个倒下的身躯,一个个自刎的师叔,李天南像是暴走了一般,放佛有用不完的力量在发泄。

就在八个师弟倒下的一瞬间,九把剑放佛也在沮丧一般,每把剑都冒着金光,抖动着冲向天空也形成了一二三二一阵型,随着抖动的同时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闪着金光之时,九剑合一了!

躲在山下的居民看到,纷纷再说,神仙显灵了,神仙显灵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九剑合一了,李天南尽管再怎么难过,也事已至此,此时的李天南蹭的一声飞上天,手持神剑,举进攻姿势,誓与魔王拼死一博。这把剑就是当时黄帝战蚩尤的轩辕剑!

轩辕剑和蚩尤剑,上古时期的两大利器,今日重现仙台。

说是世纪大战一点不为过,手持轩辕剑的李天南如同孙猴子有了金箍棒一样。

小崽子,当初我蚩尤祖上败在这轩辕剑上,我今天就要拿这蚩尤剑剁了你。

二大利器对战,必定

叮玲玲,叮玲玲,叮玲玲…………

我去,一场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