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玫瑰,吸收了女孩的怨气、爱和男孩的背叛产生邪力的

听过血色玫瑰吗?传说是情人的血滴在红玫瑰,然后慢慢侵入红玫瑰的心而生成的一朵拥有魔力的玫瑰,它可以试探你的真心。

“恒之,你听说过血色玫瑰吗?听说是一种拥有魔力的玫瑰呢!”(某女孩想象着)“恩!是人们幻想出来的,卉儿,你难不成想用血色玫瑰来试探我?”某男看着她威胁着说到。“呵呵,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卉儿笑着说到,“那就好,除非你下回逛街不想回来了”好吧我韩卉儿什么都不怕,就是路痴,人嘛!总有一个二个缺点。

(学校)“卉儿,你看这是什么。”好朋友拿出一朵干枯的红玫瑰,不过这朵玫瑰,让卉儿感觉很不好,不过她也没在意说到“不就是一朵干了的玫瑰花吗,都干了你还留着,不会是小情郎送的吧!”卉儿打趣到“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中有一个他,还开什么玩笑,这是血色玫瑰,”好友无奈的说到,“什么?这就是血色玫瑰?你确定?”卉儿吃惊的说到,“这是真的,血色玫瑰是存在的,并不是传说,血色玫瑰是沾了情人的血,才生成的,如果你的另一半对你是真心的血色玫瑰就会重新活过来,如果你的另一半不是真心对你的血色玫瑰就会脱落,然后化成粉末,”这么神奇,馨儿!可不可以送给我,我很喜欢呢!”卉儿期盼着,“送给你呀?可是就血色玫瑰很难的的,这还是我姐姐给我的,我姐姐也就这么一朵,”好馨儿,送给我嘛,我真的很喜欢,”“那好吧,不过你可别和恒之一起拿,一起拿的话就要开始测验了,血色玫瑰可只能用一次,”  “嗯嗯!知道了”说着卉儿就去找恒之了,她却没看到馨儿那充满算计的眼神。

“恒之,恒之,你看我找到血色玫瑰了,是馨儿给我的”  “看你跑的满头大汗,过来给你擦擦”  “恩恩!(卉儿幸福的跑到恒之面前让享受着他的关怀)给恒之你看,”卉儿,小心的扔给恒之,却不想没扔好然后卉儿赶紧想要接着,恒之与卉儿同时接住了,却不想卉儿赶紧松手,“怎么了卉儿?”  “没事,只不过,馨儿说过我们不能同时碰到它,如果同时……”卉儿还没说完就见玫瑰花瓣开始一片片脱落,然后变成粉末,卉儿的眼泪随着花瓣的掉落而掉落,恒之看到卉儿哭了就慌了,连忙说到“不要哭,不要哭,我不知道花会成这样,要不我在送你一束,好不好,不要哭了”卉儿的眼泪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发的多了,卉儿哭着喊到“你不懂,你不懂根本不是花的问题,你知不知道,花瓣掉落了就意味着你不是真心喜欢我的,你不是真心喜欢我的”卉儿哭着喊完最后一句就跑了,“卉儿,卉儿”恒之还没追到,就被馨儿拦住了,恒之烦躁的说到“滚,别烦我”  “恒之,你那么爱她,她不还是为的一朵花而误会你吗?既然这样你何必在去追她,她都不在乎你,我呢?我爱你那么深,我得到了什么,啊,”馨儿大声喊到,恒之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问到“你爱我?”  “对,我爱你,我爱你很久了,你却爱着卉儿,我只能祝福你们,现在我不想在祝福你们了,因为,卉儿没有好好对你,她误会你,所以我要陪在你身边” 恒之走到馨儿的身边,听到她说的这些话,很是感动 “馨儿,我不知道,你会爱我,也不知道你对我这么好,很对不起,如果我想你陪在我身边你愿意吗?”恒之轻声问到“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这是真的吗?”馨儿不可置信的说到“是的,是真的,既然卉儿不相信我,我何必去找骂呢!况且我也不想你在伤心了,”馨儿幸福的抱着恒之。

卉儿,自从上次跑了之后就没在见过恒之了,也没见过馨儿,她只是从同学的嘴里听到过今天恒大帅哥带着馨美女去约会了,明天听到恒大帅哥陪馨美女吃饭,还帮馨美女擦嘴……都是恒之和馨儿甜蜜的事情,恒之和馨儿交往早已众所周知了,卉儿心里非常痛,非常痛,一个是最爱的人,一个是对她最好的人,她能怎么样,去质问他们吗?不,她不能因为这是她造成的,卉儿伤心的走着,“呦!是卉儿呀,你怎么,在这呢?我刚好要和恒之去吃饭,你去不去,”卉儿看了一眼恒之,见他并没看她低头伤心的说到“不,我不去了,我还要去图书馆”  “o!那好吧,你去吧,我和恒之回来时给你带食物”馨儿像是炫耀一般边说边抱紧恒之,她没看到恒之流漏出的阴凉之色,当然低着头的卉儿也没看到,只是红了眼睛,哽咽到“好,我知道了” 卉儿刚走没几步就被馨儿叫住说到“哦!卉儿我忘了和你说了,那朵血色玫瑰只有真心爱你的人,花瓣才会掉落,反之花会恢复鲜艳,”  “什么,卉儿不可置信的问到,那你的意思是你上回说的是错的是吗?恒之没有不爱我?”卉儿虽然流着眼泪,却欣喜的问到,“对,是错的,不过,现在恒之是我的,不是你的所以你别在来缠着恒之了”馨儿阴狠的说到完全没有之前的温柔,可卉儿却没有在意这一点,她只知道现在她和恒之已经完了,并且是她一手造成的,然后她痛苦的,转身,馨儿看到这一幕非常高兴。

“卉儿,等下,现在你知道了吧,知道我是真心的吧!”恒之推开馨儿跑到卉儿面前说到,馨儿虽然不满他推开了她,却也没多想只以为恒之是不满之前被韩卉误会,当然卉儿也是这样想,“就算知道又怎么样,我误会了你,我亲手推开了你,现在你又是馨儿的男朋友,我能怎么样,我还能怎么样”卉儿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恒之看到卉儿这样早已经心痛不已了,把卉儿抱在怀里说到“卉儿,你相信我就好了,我并不是秦馨的男朋友,我只是说要和她在一起,也没说过爱她,我和她在一起只不过是想让她亲自给你解释血色玫瑰的事,我知道你脾气倔,我说了你肯定不信,所以只能这样了,早和你说过,秦馨不是能深交的人,你就是不听,我知道我这样很坏,但我也是不得已的,你还会要我吗。”卉儿听完这一切抬头看着恒之,还没说话就听到秦馨不顾一切的跑过来想要分开他们说到“不,不是的恒之是爱我的,她是我的,恒之你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哼!秦馨,你接受现实吧,我早知道你接近卉儿是不安好心,却不想你这样狠毒,你赶紧滚,最好不要在让我见到你,看在卉儿的面子上放过你,否则你知道是什么后果,”馨儿害怕了,她知道恒之的手段,恒之有足够的手段可以让她消失,此时秦馨什么也不想了,她只知道,她现在要远离恒之,要不就是死。

看到秦馨狼狈的跑远了,卉儿不可置信的看着恒之问到“恒之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不要我,是吗?”恒之看着眼角还挂着泪珠的韩卉宠溺的说到“为什么不是真的呢,况且,可不是我不要你而是你不要我,好吧!”恒之调皮的说到“怎么会呢?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会了,”卉儿紧张的说到“呵呵,好了我不怪你,倒是我让你这几天伤心流泪了,对不起了。”

血色玫瑰其实是一朵拥有邪力的玫瑰,是遭遇背叛的女孩拿出男孩之前送女孩的玫瑰,并把男孩约出来迷昏,然后拿出匕首先是插入男孩的心脏然后插入自己心脏所流出的心头血,滴在了红玫瑰的花心上,然后玫瑰吸收了女孩的怨气、爱和男孩的背叛产生邪力的玫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