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承担后果,这世界,有很多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

【一】

程峰走向街角一家咖啡馆,刚拉开门,就被一个老人拦住。

“你最好不要进来,否则你会后悔。”

“抱歉,借过。”

程峰对这奇怪的老人礼貌地笑笑,然后绕开他走进了咖啡馆。

“欢迎光临!”

吧台里的咖啡师笑着和刚进来的程峰打招呼。

程峰点了杯美式,掏出手机扫码付款。

扣款的提示音响起来,同时响起的还有吧台里的磨豆机声。

跟着,淡淡的咖啡香味从吧台里飘出来。

程峰喜欢这个味道,也喜欢咖啡馆里的氛围,他去过很多家咖啡馆,这一家的环境还算不错。

但只是不错,它不过是这个城市里众多的咖啡馆中,常见的那一种。

因此,程峰想不通,他从咖啡馆正门出去,为什么,会又回到咖啡馆里。

【二】

“欢迎光临!”

吧台里的咖啡师又笑着和程峰打招呼。

程峰这时发现,刚刚还在他手里的咖啡凭空消失了。

他明明才付款买了一杯咖啡!

程峰掏出手机,可手机里竟没有刚才的扣款信息,就好像,他刚刚没有进来过一样。

程峰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愣在那儿,直到咖啡师问他,“先生,要喝点什么呢?”

“哦,美式,谢谢。”

没有咖啡,他一整天都会没有精神,只能再点一杯。

程峰拿起手机扫码付款,心里默默说服自己,刚刚只是幻觉,然后站在吧台前等着他的咖啡。

等待的过程中,他扫了眼四周,发现此时咖啡馆里还有几名顾客,有人在发呆,有人在用电脑处理工作,还有人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这些都是咖啡馆最常见的现象,没什么特别的,程峰更加确定刚刚就是幻觉,于是他拿起咖啡走向门口,可他在门边又看到了那奇怪的老人。

程峰和他对视一眼,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那一刻他的脚比脑子更先反应过来,直接调转了方向,往咖啡馆的侧门而去。

然而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明明拉开门那一秒,他还能看到外面过往的人,但当他的脚跨出门去,他就又出现在了咖啡馆里,手里的咖啡凭空消失,面前的咖啡师又一次对他说,欢迎光临。

程峰看了眼四周,还是那些顾客,还在做着刚才的事,他拿出手机,发现刚才的扣款信息又不见了。

现在,可不是幻觉的问题了。

【三】

接下来,程峰试了很多次,可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管他是拿着东西出门,还是空手出门,或者是跟在别人身后一起出门,他都会在踏出门那一刻再回到咖啡馆里。

而当他进来以后,咖啡馆里所有人,和事,都会回到他最开始进来时的样子。

程峰想不通,这明明就是一家很普通的咖啡馆。临街那一面,是一整面玻璃墙,在咖啡馆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很清晰地看到外面,此刻艳阳高照,街道上人来人往,就算是鬼打墙,也不应该发生在大白天,一家闹市区街边的咖啡馆里。

但他试了很多次,就是出不去!

他真的被困在了这家普通的,怪异的咖啡馆里。

【四】

程峰开始烦躁,他盯着吧台里的咖啡师想,如果他在这里闹事,对方报警,警察是不是可以带他出去。

赔钱还是拘留他都认,只要能离开就行。

然而他正准备行动,视线无意中落在咖啡馆一角,那奇怪的老人就坐在那儿,正在对他招手。程峰想起老人之前的提醒,于是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刚落座,老人就说:“不管你想做什么,即使你把这店砸了,也是没有用的,警察也许会过来把你带走,但只要你跨过那扇门,还是会回到这里。”

程峰惊讶道:“为什么?”

老人说:“不知道,我也是被困在这里的人,只不过比你的时间长一点。刚刚你还在外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也许会和我一样,我去提醒你了,可惜你和我当初一样,都没有听从劝告。”

“我怎么知道会。”

程峰把后半句抱怨的话咽回肚子里,他知道,就算老人那时侯告诉他,进来就出不去,他也不会信的,而且很可能还会把老人当成神经病。

程峰回头扫了眼咖啡馆里其余的顾客,又问:“那其余的人呢?还有您是怎么看出来,我也会被困在这里的。”

老人抖着手点了一根烟,脸上带着看透了一切的表情说:“因为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很多年了,那些人每天什么时候来,来做什么事,一直没变过。只有你,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

听他这么说,程峰问:“很多年,是多少年?”

老人说:“很久了,也许三十年,也许更久,我记不清了,不过我进来的时候,和你现在差不多大。”

老人说这话的时候,程峰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确认他不是说谎。因此,程峰听完整个人像泄气一般,摊坐在了椅子上。

再没有什么事,比困在一个咖啡馆里几十年,更让他绝望的了。

他面前就是一整面玻璃墙,能清楚地看到外面,甚至是对面的街道,然而就是这一道玻璃墙,隔绝了他和外面的世界。

【五】

程峰瘫坐在椅子上,视线漫无目的的,在街对面那些建筑上游移,落在一栋正在修建的建筑上时,他突然从椅子上又坐起来说:“不对呀,如果进来的人都没发生变化,为什么你却在变老?而且这一带的商圈,建起来还不到十年!”

老人听他这么说,神情没有一丝波澜,像是早猜到程峰有此一问。

他扭头看向窗外,淡淡地说:“我进来时,外面就是现在这样了,一直没变。咖啡馆也一直都是那个咖啡馆,不管我们进来多少次,做了什么,只要我们出去,留在这儿的痕迹就会被抹去,我们影响不了这里的任何事,从始至终,有变化的只有我们自己而已。”

程峰听他这么说,突然急躁起来,“凭什么!我们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别人可以,我们不可以!而且那不过就是一道玻璃门,有什么魔力能一直拦着我们!”

老人笑起来,“你太年轻了,这世界,有很多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你只有在进来的时候有选择的机会,错过,就只能自己承担后果了。”

【六】

这时,有顾客从他们身边经过,程峰的视线追随着那人,看着他拉开门,走出去,走到对面的街道,直到彻底离开他的视线。

程峰现在更不甘心了,他又不比那人差,为什么那人轻而易举就做到了,而他做不到。

于是他问老人,“那如果我放一把火,毁掉这里呢?”

老人平静地道:“你可以试试,我无所谓,反正,我的时间应该快要到了。”

“你的时间?”

“我进来没多久,当初提醒我的老人就走了,所以我猜,你进来了,我的时间也快要到了。”

程峰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我要等到和你一样老,等到下一个人进来,才能出去?”

“也许吧,谁知道呢,你们年轻人想法多,也许能比我更快找到出去的方法。”

程峰听他这么说,暴躁地抓起头发来。让他留在这里几十年是绝不可能的,他一定要想办法出去。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环顾这家大约两百平左右的咖啡馆。

吧台边的亚麻布帘,桌椅,沙发,靠垫,都是易燃物品。

他又看向吧台的方向,发现这家咖啡馆也售卖鸡尾酒,吧台里的展柜上,有不少用来制作鸡尾酒的洋酒,那些就是最好的引燃物。

程峰回头看了眼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彻底下定了决心,转身大步朝吧台走去。

与其像老人一样,日复一日的在这里等死,不如孤注一掷,如果成功,他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里去。

【七】

“先生,不好意思,内部区域,顾客是不能进来的。”

程峰无视店员的提示,直接拿下展柜上的洋酒砸向地面,然后动作迅速地掏出打火机,打着火丢向地上那一地酒液。

火迅速窜起来,有人尖叫着逃离,有人报警,有人立即找东西灭火,人们眼里,只有程峰这个无端放火的疯子,淡定地站在原地。

和他一样淡定的,还有角落里的老人。

老人坐在原位对程峰说:“只要我,或者你出去,这里就会恢复原状。”

“我知道,那你试过死在这里面吗?”程峰说。

老人摇头。

程峰笑起来,只要是没有被试过的事,都是一个新的可能,没准儿彻底毁了这里,他就能出去了。

程峰避到角落里,隔着火焰,看着老人。

大火已经烧到了他那儿,但老人没有避开,火焰一瞬间吞噬了他,老人仍然没动,只是变成了一个‘火人’。

程峰这时才恐惧起来,活着总还是有希望,但是如果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当火快要烧到程峰这里时,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拉开门,跑了出去。

和预想的一样,跨过那扇门,程峰又回到咖啡馆里,所有的东西在他进来的瞬间恢复,只有角落里的老人不见了。

他解脱了,而程峰只能独自留在这里。

他现在是真的后悔,因为他的鲁莽,失去了唯一能陪伴他的人,他的世界从此只有这间咖啡馆了。

【八】

“欢迎光临!”

店员的招呼声响起来,程峰走过去,点了杯咖啡,然后在老人之前呆的地方坐下。

落座以后,换了个方位,看不见外面的世界,程峰焦虑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而且他发现,这个角度,咖啡馆看上去似乎比刚才大了些,他能看到每一个角落,每个人在干什么。

程峰突然有种对一切了如指掌的感觉。

【九】

“欢迎光临!”

又有顾客从外面进来了,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程峰盯着她看的时候,她也看向了程峰。

女孩似乎心情不错,看向程峰时脸上还带着笑意。

程峰的心情也因此好起来。

这时候脑子里冒出某本书上的一句话———你所经历的世界,接触的人,事,物,都是你内心的折射,你的内心造成你的行为,你的行为,创造你的世界。

程峰突然就想通了,他可能无法改变环境,但他可以改变自己,即使他的世界只有一个咖啡馆,但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带来一种新的可能。

是过客,还是伙伴,由他决定。

程峰看向远处已经落座的女孩决定,就从她开始吧。

会有什么可能他也不知道,大不了重来就是。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