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梦想而活,这场漫长的青春梦该醒了,正视这场无疾而终的恋爱

为梦想而活,这场漫长的青春梦该醒了,正视这场无疾而终的恋爱_

“周宇,等等我!”任雪飞快的跑着,飘逸的马尾随风飘摇着,裙子也随着她的步伐摇晃着,她顾不上淑女的形象,气喘吁吁地追着前面的周宇。

周宇和任雪是很好的哥们,俩人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同一个班级,从小就称兄道弟的在一起疯,他们的爸爸妈妈也是老朋友了。

“唉,你怎么了,叫了这么半天也不应?”任雪气呼呼地拍着他的肩,问道。

周宇还没来得及辩解,任雪就一脸贼笑地说:“你数学作业写完了没?借我抄抄。”周宇的学习很好,一直名列前茅,而任雪却一塌糊涂,平时也不用功学习,作业都是抄周宇的,临近考试就一下子缠着周宇给补习功课,也就是混个及格就很不错了。

周宇倒也不恼,每天的作业都会按时完成,第二天一早便在楼下等任雪上学,一并把作业交给任雪,他也很乐意帮任雪补习功课,每次都会督促她认真学习,临时抱佛脚,提高学习成绩。

周宇和任雪现在已经是高三学生了,过了这个元旦他们就快要高考了。

周宇慢慢地走着,刚要开口说一下这个不同寻常的考试,好让任雪认真对待一下。平时在马路上蹦蹦跳跳,一点也不安生的她今天破例乖乖巧巧地走路,此时也一脸凝重的盯着周宇。

“唉,周宇,你对将来有打算吗?”周宇自然吃了一惊,平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任雪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会为将来打算了。

周宇一脸惊疑地盯着任雪,“你没发烧吧?”任雪心里也没底,她其实知道周宇的梦想,他期望去灯光璀璨的上海,那儿有红灯酒绿的街市,有奢侈繁华的夜空,有高档华贵的生活。

周宇这样一说,任雪也不想再问了,便想随口编了一个谎言搪塞过去。这时,周宇一把拦住她的肩,任雪还没反应过来,周宇就大声说:“哈哈,咱俩想一块去了,我也正想让你刻苦学习考大学呢!”说着,拍拍任雪的头,将她的肩扳过来对着他,认真凝重的对她说:“任雪,人要为梦想而活。”

任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其实,她的梦想很简单,就是协一个心爱人的手,守一座美好的城相倚而老。

为梦想而活

可看着周宇清澈的眸子,任雪就下定决心奋斗了。任雪开始认真努力的学习,她每天都缠着周宇讲习功课,她发现自己确实荒废太多的时光了,以前她在学习上什么都不怕,周宇总会将她一塌糊涂的学习在很短的时间里补习上去,起码可以及格。可是现在她却特别担心,担心自己和周宇的缘分会因为这次高考而走到尽头,不能和他在一起上课。每次想到这些,她就又开始发奋读书,努力做着无聊枯燥的数学题,埋头记忆那些晦涩难懂的物理公式,她要努力,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对,人要为自己的梦想而活,而任雪的梦想就是陪周宇一辈子。

那个凝重压抑的高考终于结束了,在那个微风细雨的六月,他们曾挥洒过的汗水,他们曾肆虐流淌的泪水,他们曾奋笔疾书的题山题海都已经呼啸而过了,可记忆并没有远去,或许很多年后这些鲜活的青春往事是那么的美好而难忘。

任雪和周宇不约而同地出现在操场上,他们这次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打打闹闹,嬉皮笑脸的扯东扯西,而是彼此沉默着漫步在校园的绿茵小道上,漫步在这条他们曾经共同踩踏过无数个脚印的小道上,漫步在以后都有可能没有机会一起走的小道上,他们的心情一样沉重,一样的不舍,一样的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俩人异口同声地开口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

“我有事对你说。”然后就相视而笑,以前从来不知道推辞的二人今天都破天荒的想让对方先讲,最后周宇妥协了,便开始解释这个误会。

任雪,其实我并没有说谎,我理想的天堂确实是上海,可是,在最后的关头,我还是妥协了,这儿有我最喜欢的女孩子俞婷,当我知道她报考的是本地的大学时,我毫不犹豫的改了志愿,我真的很喜欢她,你不懂的,在我情窦初开的季节,从我开始学会喜欢一个人开始,我已经认定她是我的唯一了。

任雪的心狠狠地抽痛着,她怎么会不懂,她也从小时候就喜欢上周宇了,喜欢他快乐时高兴雀跃的样子,喜欢他生气时气愤锤胸的样子,喜欢他苦恼时眉头深锁的样子,喜欢他思考问题时专注沉默的样子……她围绕在周宇的世界里快乐开心着,她不知道周宇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有了喜欢的人。任雪突然很想哭,她默默的喜欢他这么多年,却无法告诉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他们的关系太好了,好到一个喜欢根本激不起周宇心里的一丝丝涟漪。

周宇满脸兴奋的怀想着将来的大学生活,怀想着他和他心爱的人一起携手走进大学,完全忘记了旁边任雪的心里是多么的失落。

“任雪,我说完了,你说吧!”周宇终于从美好的想象中回到了现实,他一脸高兴得问任雪。

为梦想而活

任雪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这些年他们的默契真的很好,任何一个一张口便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她心里矛盾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的表白在一瞬间被他击垮了,她突然失去了勇气,任雪只好装模作样的拍拍脑袋,故作轻松地说:“哎呀,刚才被你打乱了,现在忘了要说什么了,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以后想起来再说吧。”

“那好吧,以后聊,我一直不知道你的梦想之城也是上海,那里确实很美,好好珍惜那儿的美好时光哦!”周宇说着,挥挥手就准备走了,他现在要鼓足勇气去追寻自己心中的女孩了。

任雪在心里嘲笑着自己,是的,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为了他而去的上海,虽然不可能在同一所学校,但只要彼此的距离很近,任雪就觉得周宇并没有离她远去,可是,现在,任雪却觉得周宇已经在自己不知觉的时候默默地走远了,再也回不来了。

离家的时候,周宇和俞婷都来送别,任雪还是装作一个活泼开朗,快乐开心的样子和他们告别,却将泪水洒在嘈杂拥挤的车厢里,悄无人息,也无人疼惜。

任雪在大学里也混得不错,本来就是一个面带微笑,调皮可爱的女孩子,每天嬉皮笑脸地和同学们打打闹闹,似乎从来不知道忧伤是什么滋味的女孩子,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个看似亲密实则无法企及的周宇,然后会在失眠中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回想起和周宇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就在任雪还未准备好迎接一份新感情的时候,莫名其妙爱情从天而降。她被一个高大帅气,英俊潇洒的帅哥表白了。何思远是物理学院的新生,俩人是学生会工作的好搭档,渐渐地成了同学们眼中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毕竟,任雪长得也不赖,乌黑透亮的大眼睛,坚挺光滑的鼻梁,标准精致的瓜子脸,安静的时候是一个温柔娴雅的美人,一张小嘴一开始吧唧,立刻将一个文雅美女变成一个甜蜜呆萌的小孩子。同学们都热闹的起哄着,推搡着她往何思远怀里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在一群热热闹闹的起哄中她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何思远的女朋友。

何思远对任雪很好,每天都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给她热喷喷的早餐,当她每天上课的专属司机,尤其是这个物理天才,总是将一道道复杂的物理题在任雪的作业本上行如流水地写下来,然后再不厌其烦的讲解给任雪,任雪就在一瞬间回想起了周宇,他也是用这样飘逸洒脱的字书写着一道道数学题,然后在暖暖的午后讲给自己听。他不似何思远那么温和,总是敲着她的脑袋骂她笨蛋,然后再翻身逃离,怕她会在下一秒还击。任雪想,这样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那个周末,春天刚刚来到,大地弥漫在清新的春的气息里,何思远带着任雪去郊游了。他们骑着单车飞翔在平坦的马路上,新鲜的泥土的味道夹杂着花朵和青草的香味向他们迎面扑来,任雪又想起了周宇,那时的他正忘情于美丽的春景中,兴高采烈的蹬着自行车,然后放手拥抱迎面吹来的凉爽的春风,却因为重心不稳,他们摔了一个大跟头,任雪扑倒在周宇怀里,还擦伤了周宇的腿,俩人就这样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为梦想而活

想到这,任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她那是第一次撞在一个男生怀里,她感觉周宇的胸膛好宽厚结实,给人一种充实的安全感,她还没来得及回味这个似是非是的拥抱,周宇就一把推开她。“死丫头,你这是吃了多少,这么重?”周宇抽搐着脸骂道。

任雪这才爬起来包扎周宇的伤口,一脸担心的问周宇疼不疼。等到周宇安静下来的时候,她才想起来报复周宇刚才的臭骂,便变着法地挑弄周宇的伤口,一听见他撕心裂肺的疼痛的叫声就又心疼得不敢下手了。

何思远不明白任雪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傻笑,任雪也不说什么,何思远只觉得这时的任雪好开心快乐,那幸福天真的笑容是那么美好。后来,任雪也提过周宇,何思远只是知道他是任雪最好的朋友,是任雪的考试必备神器,是任雪关于过去最喜欢提起的人。

任雪还保持和周宇的联系,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他们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的亲密无间了,总感觉有一层隔阂却谁也不愿意去戳破。

当任雪因为周宇一句我好伤心惴惴不安而赶去见他的时候,周宇正失魂落魄的一个人在操场上喝闷酒,一副任雪从未见过的颓废模样一下子刺痛了任雪的心,任雪眼中的周宇一直是个干净坚毅的男孩,绝不会是现在这样躺在塑胶地上痛苦不堪。

她走过去,默默地扶起周宇,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周宇,他一直很坚强很阳光,永远不会需要别人的安慰,要是他伤心那么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是快乐的呢?

她紧紧地拥抱着周宇,只想用自己仅有的力量支撑着他不要倒下去。他突然用两只手强势地箍住她的头,用不屑地语气轻描淡写地说:“你不是很喜欢我吗?我们在一起好了。”然后很霸道地吻上任雪的唇,不给任雪任何拒绝的机会,任雪感觉自己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空了,她没有力气抵抗周宇强势的舌头,也舍不得抵抗那带着一种沉迷的酒气的嘴唇,算了,就算只是做戏,她也愿意沉沦在这样的梦里。

任雪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沉睡在这样的宠爱中,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他们的相遇,相拥,相爱,他可能在兜兜转转很久后再次回头看见那个可爱的女孩,然后深深地爱上她,永远生活在一起。他可能会发现她的好,她的善良,她的活泼可爱,然后迷恋她,追求她,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匆忙地,不给自己一丝丝考虑的机会,就强势地不容置疑的霸占她,她心里碰碰乱跳,不敢睁眼去看周宇,她怕自己的脸红透了,可是,她很疑惑周宇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她,又是啥时知道的,不会是很久之前吧!那他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她称兄道弟,疯玩打闹。任雪心里说不上是惊是喜,她开心周宇竟然知道自己喜欢她,她又莫名的伤感周宇一直傻乎乎的装作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她不敢睁眼,她内心有种声音告诉她,周宇是情绪失控才会那样对她的,才会深情地抱着自己,忘我的吻着自己。她在梦里沉醉的一瞬间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其实,她已经看到了,却怎么也拒绝不了,周宇已经在她心中根深蒂固了,周宇吻着她的时候,俞婷正静静地站在他后面,她的脸上无一丝的表情,只是悲哀地叹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她庆幸俞婷不爱他了,又为周宇的深情而感伤,而且还不惜以自己报复俞婷,想让她伤心,想让她后悔。

周宇不知在什么时候放开她了,然后说了句“对不起”就跑了。任雪突然就掉下了眼泪,她从来不这么脆弱的,从来不会在周宇面前掉眼泪的。她不想就这样放弃,不想就这样偷偷地喜欢他,却永远无法在一起,她追上去,一把拉住周宇,几乎咆哮着吼出来:“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不爱我?”

为梦想而活

周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默着走了,不管任雪在身后的呼喊“周宇,我恨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那么关心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她哭得声嘶力竭,还轻轻地说着:“不爱我,为什么招惹我,又为什么要吻我?”静静地操场,回答她的只有透彻心扉的冷风和簌簌狂飞的落叶。

任雪似乎彻底的死心了,周宇的电话她不接,来找她也不见,她其实很恨周宇,却又担心她的冷漠会让周宇离去,或许她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美好时光了。

后来,她回了学校,她不想再伤害何思远,她那天很冷静地跟何思远挑明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犹豫和矛盾给了何思远多大的伤害,她以前害怕自己不是真的喜欢何思远,也怕自己的青春会在等待周宇中耗尽,也许是自己内心的寂寞和孤单燃起了她想恋爱的冲动,但是,通过这件事,她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她深深的爱着周宇,她无法自拔的爱着周宇,哪怕他不及何思远一万分之一,哪怕他狠狠地伤害了她。她想:或许自己也像周宇一样卑鄙,得不到的梦想得到,却又因为遗憾而伤害着另一个无关的人。

她也不知道何思远到底有多么喜欢她。她不知道何思远为了她放弃了学生会主席的竞选,只是默默的想给她一个机会,或许是为了好好的照顾她,她不知道何思远在听了她的这番话之后,他的世界也在瞬间坍塌了。

周宇还是坚持不懈的给任雪道歉,任雪似乎也原谅了他,每次都若有若无的聊着无关痛痒的话题,任雪也不提那件事,她在等周宇一个答复,她很想知道俞婷和周宇到底怎么了,但是,她不会问,一如问了周宇也不会说一样。

任雪拼了命似的发疯学习,不再关心周围的一切。她不知道何思远过得咋样,不知道何思远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郁郁寡欢,何思远不再认真的上课,积极的回答问题,每天在宿舍用迷茫的烟雾来制造幻境,用酒精来麻醉受伤的灵魂。其实,她也关心着一些事,如周宇那边的天气,周宇的生活习惯,周宇的学习成绩……反正是关于周宇的一切,她不再懦弱的等待周宇的回头,她要奋力追求周宇,努力让周宇喜欢上自己。

那年,她终于用优异的成绩换得周宇所在的大学的唯一一个交换生名额,当她打听到周宇还是一个人的人时候,当她兴冲冲的千里迢迢的跑过来打算告诉周宇这个消息的时候,阴差阳错的一个电话打碎了她所有的希望。

“喂,任雪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俞婷都保送到北京了,祝福我吧!好兄弟。”任雪听着电话里兴奋不已的周宇,快乐的心情一下子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只是静静地握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祝福周宇,一如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一样。

任雪一言不发地等待着电话的断线,周宇感觉到这种可怕绝望的沉默,一瞬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他只能坦诚相待了。

“任雪,其实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那时候心里已经有人了。对不起,你以后可以找到比我好很多的人的,祝你幸福。”周宇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能将伤害降低到最小。他明白那种爱而不得的伤痛,他却无能为力,宁可伤害了她,也不愿欺骗着她,用将就来弥补这种痛。她或许需要冷静一下。

任雪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哭但是却觉得眼睛里是干涩的,想笑却拉不动嘴唇的上翘,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世界在一瞬间归于平静,尽管火车里是一片嘈杂。

她追逐了这些年终究是累了,疲了,倦了。她为了周宇,不辜负他每次临考前的补习,自己偷偷的下来花了多少的苦功,再一股脑的将功劳全推到他身上,她为了和周宇在同一个班级,暗地里求过父母多少次,她为了能和周宇挨的近一点,每次排座位都偷着垫垫脚,每次都想着怎样可以和他搭上话,看他喜欢的玄幻小说,打他喜欢的游戏,看他喜欢的电影,听他喜欢的歌……

为了一起飞去上海,她不眠不休的努力学习,就在最后一刻,她还是晚了一步,他为了俞婷将就自己的梦想。现在,她为了周宇,努力改变,努力成为他们大学的交换生,却换来一个周宇和俞婷双宿双飞去北京的结果,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爱情使劲的作贱自己,为了周宇将生活搞得一团糟,却始终围绕着的中心轴—周宇却在很久之前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影子盘旋在任雪的脑海里。

为梦想而活

任雪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她开心的笑了,从来没有这样轻松的笑了,这两年,她一直在疯狂的学习,只是为了做一个交换生,然后和周宇在一起,可是,现在怎么办?周宇走了,任雪已经不再迷茫,这场漫长的青春梦该醒了,该正视这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了。

她开始做一个快乐开心的女孩了。

或许多年后,看着周宇和俞婷携手而来,她会微笑着祝福,真心的祝福这对璧人,感谢他们在自己的青春里留下的精彩的永恒。

当然,也会遇见何思远,那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感谢他的疼爱与关心,那些都是最珍贵的回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