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见:只要他靠近这里,我一定能杀了他

望见:只要他靠近这里,我一定能杀了他_

午夜,北京万寿路。

一个醉汉大声叫嚷着,踉踉跄跄的在马路上走一会停一会,一滴浓稠的液体滴在他的脖子上,他用手一抹,转身大骂:“谁!谁…他妈不长眼!敢…敢惹我!”

寂静的马路上,他的声音很突兀,一会周围又死一般的静了下来,醉汉走了两步才觉得有些不对。

白日里人声鼎沸的万寿路,晚上却安静的怪异。

醉汉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又一滴浓稠的液体滴下来,他慢慢的抬起头,发现头顶的树枝上密密麻麻的笼罩着无数黑色的小点。

液体就是从它们的身体里流出来的,顺着树梢望向更远处,黑色的点连城一片,黑压压的遮住了整个万寿路的上空。

“鬼阿~”醉汉瞬间清醒了,扔掉手里的半瓶二锅头,尖叫着向灯火通明的地方跑去。

他走后,有几个黑点落下来,合作着叼起地上的白酒朝山里飞去。

醉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猛地坐起,发现在自己家里,才稍稍的心安,摸索着拿起手机看到热搜里#北京万寿路的乌鸦#下网友都在讨论乌鸦。

“据说这里的乌鸦聚集有二十年了!”

“黄昏不敢抬头,进嘴方知咸淡!”

“万寿路和公主坟都有坟地,所以乌鸦都在这里吧”

“故宫那么近,说不定为什么聚集在这里呢?”

“这里有死灵法师”

“明明是鼬殿皮~”

“我魔道祖师在此!”

望见

……醉汉笑着放下手机,心想:“原来是乌鸦,吓老子一跳。”

窗外的乌鸦盯着亮着的手机看了一会,张开翅膀飞走了。

这只乌鸦一路朝西,过了石景山区,在门头沟上盘旋了几圈后顺着永定河向西北飞,到了南港村再折向西一直飞到潭柘寺,停在了寺里最高的那座房顶上。

潭柘寺是距市中心30余公里地的一座寺庙,寺内占地2.5公顷,周围是大片的森林和山场,不知有多大。

因为寺后有龙潭,山上有柘树,大家都省了官家定的赐名,叫它潭柘寺。

潭柘寺主要建筑可分为中、东、西三路,中路主体建筑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斋堂和毗卢阁;东路有方丈院、延清阁、行宫院、万寿宫和太后宫等;西路有愣严坛(已不存在)、戒台和观音殿等,庄严肃穆。

潭柘寺的怪事和传说一直为人津津乐道,什么潭柘寺以箭为梁,下面压着天津恶龙,所以北京城建皇宫都比箭梁底一成,什么随着帝王登位会抽新芽的千年银杏树。什么和尚无数,天赐石鱼,白果树化缘等等。

而且人们都知道,去潭柘寺求姻缘是最灵的了。

那只乌鸦停在房顶上静静的站着,一会房间里传来怪异的人声:“进来吧!”乌鸦飞下去。

她先落在外面的走廊上,先是一低头,两个翅膀在头前抱笼住,好像在朝里面下拜一样,再抬起头已经没有了乌鸦的眼睛和尖嘴,周围还是黑色的羽毛,脸已经变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模样。

只见少女皮肤皙白,额头有一点红,细细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大眼睛,脸蛋红润还带着汗。

额头上和脸颊四周的黑色羽毛褪去,露出黝黑的长发和娇嫩的脖颈,再往下羽毛结成一件黑色的皮质黑裙。

腰里一块红色的束带收紧腰身,使少女扁平的身板有了凹凸,不长不短的裙摆只遮住少女的屁股,两条修长匀称的腿露在外面,脚踝处锁着一圈红色的布条包裹着的硬物。

少女站起身来,翅膀收在两侧,向前走了两步用肩膀推开闭着的门,蹦蹦跳跳的进去了。

房间里是一处大厅,两侧的椅子上坐满了人,背后是通顶的书柜,上面放满了经书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的书,正面是一张罕见的黄花黎独板围子罗汉床。

床上半坐半躺着一个少年,肩上搭着一件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羽毛织成的的斗篷,内里是勾着银色金刚印的黑色丝绸制得睡衣,手脚漏在外面,皮肤下可以看到里有金色的线在涌动。

望见

少年张嘴说:“你又到城里去了?”

少女急忙解释:“我也是想帮忙,我…我看到城里都在说乌鸦…。”

“闭嘴!什么乌鸦!我喜马拉雅丘鸦人一族岂是那些愚蠢的人类能了解的。”少年突然暴怒,大声呵斥,两侧的人纷纷起身。

其中一个老者开口说:“殿下别动怒,小公主也是好意,安全回来就好,你的伤才是大事。”

“哥哥受伤了!怎么受的伤?严重不严重!呜呜~哥哥我错了我不该气你,你疼不疼呀?我给你…哇,我的胳膊出不来了~”少女扑过来坐在床头,摇着身体边哭边说。

少年抬手摸了少女肩膀一下,少女两侧的翅膀化成两支胳膊,少女揭开斗篷上下看了一遍,又爬起来看向后背。

少年扶着额头说:“已经处理过了,你不用担心,下次不许私自到城里去,万一被打到怎么办!?”

“哦~”少女重新坐下低着头玩弄手指。

“下去吧,我们还有事商量,你去找寺一玩!快去!”少年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哦~我可只剩下哥哥你一个亲人了。”少女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少年道。

少年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柔了很多说:“哥哥会的,你去吧!”

少女站起来,朝外走出去,大门打开又闭上。

大厅里的人都看着床上的少年,少年坐起来问:“怎么样了?”

老者回答:“现在总算是又压住了,可是近二十年,这恶龙时常向外冲,最近几次外冲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之差,上一次距这次才刚刚20天,按这样的速度,下次恐怕十数天就会再出来一次。”

“受伤的族人怎么样了?”少年皱着眉头问。

另外一个瘦弱的中年人站起来说:“我们按照你的吩咐,白天就回到山上找个偏僻的地方住着,天黑了才进城找地方休息,城里确实比山里暖和,食物也多,大家恢复的挺快,只是…”

“只是什么…”少年看着他道:“有话就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

“只是我们伤员众多,都停在那里人类有些怨言,”中年人一脸悻悻然的说:“有的人类会放噪音,拿着棍子赶我们走,有个受伤的兄弟第二天就死了。”

“人类人类,又是人类,这帮蠢货守着他们做什么!不如让恶龙填了肚子才好!”少年怒吼着想起身,拉的伤口一疼,又躺下了。

大家都静静的站着,过了一会老者开口说:“殿下保重身体要紧,守护人类压制恶龙是我族一直以来的使命,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功劳,所以我族才可以化人身在人类中生存至今。你看神鹰族熊贵族还有白族现如今几乎灭绝了。”

“可是,我族世世代代也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多少族亲战死,仅仅是借住养伤还要遭受侮辱。”少年气愤着说道。

“人类自是不知内情,况且我族一直避人而居,现如今又大量出现,人类是会有些惊慌,殿下下令让族人避让些就好。”老者无奈的说道。

“下令,避让。让大家尽快养伤,下次恶龙再出来,我们就让他有去无回!”少年握着拳头恨恨的说完,躺下了。

望见

下侧的人互相看了看,摇摇头挨着退了出去。

少女出了门,从侧面的楼梯往下走,一直下到一楼,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嘴里嘟囔着:“保佑我哥哥的伤快好起来,保佑我族人尽快杀死恶龙。”

说完站起身来,脚在地上“咚咚咚”的跺了三下,只见地从两边裂开,轰隆隆的张开一人身大小的坑洞。里面连接着楼梯向下蔓延进黑暗里。

少女跳进坑洞里,踢踢踏踏的走了好久后,地又自己合上了,一切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地下少女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到了平地,四周悬挂着什么东西照亮了四周,前面是一重檐亭式八面圆殿木结构建筑,其下面是一个八棱形汉白玉须弥座,其外沿用汉白玉石栏杆围护,直径47尺。

台基上面是一座八面形大殿,四面开门,其它四面为木质花棂窗。

殿顶为双重檐,下层檐覆以黄色琉璃瓦,绿琉璃瓦剪边。殿顶为圆形攒尖顶,顶端为鎏金顶,楞严坛全高49尺。

圆形檐下悬挂“楞严坛”竖匾,少女看也没看朝对面的小房子有去,“寺一寺一,我回来了!”少女大喊!

“公主你回来了,担心死我了,殿下受伤了你知道嘛?”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普通样貌的男生,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灰色的布衣,朝少女跑过来。

“我知道了,我刚去看过哥哥了,你知道他怎么受伤的嘛?”少女坐在石凳上问寺一。

“哦,我听说是有几个守龙的族人不知道在哪儿弄的白酒吃醉了,恶龙冲出来他们都不知道,幸好殿下过去了,才震压住,不过殿下也被龙打伤了,龙尾的刺把殿下的肩膀都穿透了,好可怕的。”寺一讲着讲着低下了头,一脸的伤心。

少女拍拍他说:“没事的,哥哥那么厉害一定能打败恶龙,我们鸦人族还有法宝,我听我哥哥说,下次恶龙再出来就让他有去无回。”

寺一略略心安,给少女倒了一碗水喝,嘴里劝她下次不能独自出去了,我们还小不能完全化成人身,出去太危险了。

少年躺了一会,坐起身来,抱着受伤的胳膊下了床,走到窗户前望着四周的环境,天已经黑了,黑森森的树林间不远就有一盏路灯,大大小小的寺庙房间都闭了门,偶尔有一两声佛语传出来,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谁在念经。

少年起身从楼上跳下,轻轻的落地,几个掠身就到了龙王殿前,殿前左侧挂着一条长1.5米,重75公斤的长鱼,鱼身呈紫铜颜色,从远处看像真鱼一样。

少年轻轻的摸着鱼身,石鱼放佛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发出嗡的响声,少年停住手,一股股神秘的力量从石鱼的体内传出,一股脑的钻进少年的身体里。

少年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伤口也在慢慢的结痂脱皮,最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望见

这时,少年听到有人声说:“你鸦人…镇守…多年,死伤无数仍无一人…寻求外力。”

少年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也没有声音,刚刚的人声就像幻觉一样。

“如今,你…这里难道…不是…我帮你嘛!?”那个声音再次想起。

“你是谁?”少年疑惑的问道。

“我就是你手里的石鱼。”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你可以帮我?”少年反问。

“看来我找错人了,你走吧!”声音说完后嗡嗡声也停了。

少年盯着石鱼看了好久,又围着龙王殿转了几圈,再次停到石鱼面前。

“我原本只是想,我鸦族虽神通,可是终究是一方之物,那龙不知从哪儿来久存于世不灭,想一想又和人类信奉的龙族外貌相似,想必也不是独独我鸦族的力量可以压制的,那么这样一来必然还有其他力量。”少年说完,伸手再次放在石鱼身上。

石鱼这次没有动静,只是静静的挂在那里,过了一会,少年又说:“这龙现在频繁现世,我族人伤亡惨重,我们预计再几天内,他会再次冲出,到那个时候,以我族人的力量,不一定可以把他再压制得住。”

石鱼晃了晃,光芒一闪,化成了一个红衣公子,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一身红色的锦衣外面罩着一层白纱,脚光着站着石板上,脚踝处锁着两个大铁环连接在地下去了。

少年盯着他直皱眉头。

“不要那样看着本公子,虽然我一个自己美,殿下可别爱上我。”鱼,妖娆的张嘴说话了。

“不男不女的妖怪。”少年不屑道。

“哟~你不看看你自己,黑脸乌鸦。”鱼还是笑着回应道:“你要战胜那条龙还要求着我呢,你可不要惹我。”

“我就算和龙战死也不求一条鱼,人家是龙,你个鱼有什么用?”少年干脆坐在地上还嘴。

红衣公子也坐下靠过来说:“我可是南海里出来的,深受龙母喜爱,后来被王母收了养在瑶池多年,又在人间受香火祭拜多年,因为我呀生的美,那些人类都对我又喜又爱信的很。”

“所以就是被别人送来送去的东西,你能打得过龙?”少年躲开鱼枕过来的头嫌弃道。

“你不信就试试呀,求我我就帮你,你想想你的妹妹,你的族人,你死了道无所谓,你的亲人你父母的仇…”鱼说到后面估计放慢速度。

“求你了!”

“没听到你说什么?”

“求你,救救我妹妹。”少年红着眼说。

望见

“行行行,救救救,你别哭啊,不就是一条龙,要说以前我打不过他,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要杀它还不容易。”鱼慌忙答应,一本正经的吹虚自己。

“怎么杀?你都离不开这块方圆。”少年看着他脚上连着的铁链问。

鱼尴尬的呵了两声,说:“当初我也不愿意来这个地方,总想着跑,最后就成这样了。跑不了也救不了,只能看着你父母被杀。”

少年猛的转过头来:“你看到我父母是如何死的?”

鱼更尴尬了,挠挠头说:“看是看到了,没看清,只是望见。”

少年沉默着不说话,鱼等了一会说:“你这几天好好养伤,再修炼修炼,等那龙再次出来,你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引到我这里来,只要他靠近这里,我一定能杀了他。”

少年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鱼坐了坐恢复成石鱼的样子,挂了起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