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花,三月正开

我是邕城外十里桃花林中的一株桃花,三月正开,五月花败。

桃花林中的姐妹众多,你问如何分辨我?我可是这林间开得最盛的一株,春风拂过,我的花絮纷纷飘落,如粉色飘雪一般。邕城的姑娘们可喜欢在我的脚边跳舞了,虽然我不知道她们的舞姿好看在哪里。

你问我为何长得如此壮硕......咳,不是,是如此地大,因为我有主人喂养。我伸长枝条,就可以看见主人在案前执笔,青丝高挽,白衣依旧。

主人是邕城有名的说书先生,他倾听人们的故事,又把故事说给人们听。说故事的悲情人找他,听故事找乐子的人也找他。突然,我瞄到一位正匆匆向这边走来的女子,她与其他人不同,三月来此的游客大多一脸醉意,而她却是满目悲戚,与旁人格格不入。”

这不......又有故事听了!
十里桃花,三月正开

我微晃着枝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作洗耳恭听的模样。我见主人把她请进屋中,斟茶后两人相对而坐,香薰盘上青烟袅袅,此时女子才缓缓开口:“先生,你可害怕妖?”

城中林员外老来得子,林员外欣喜若狂,恨不得冲进产房想马上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林苗苗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抱着她的侍女却开心地换了个抱她的姿势,还一边问道:“苗苗呀苗苗,你是不是也迫不及待地想见我们的小少爷呀?”

林苗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后来几天里,林小少爷的房间来人不断,偶尔还会传出幼儿的哭声。说不好奇是假的,林苗苗在房顶上用力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趁着下人不注意,一个转身跃进小少爷的房中,她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几天的幼儿已经能睁眼,一婴一猫在不经意中对视,幼儿因为好奇而嘿嘿地咧着小嘴,而林苗苗的心头却怦然一动,仿佛她的前生万事皆黯然失色,千回百转只为等着这一次相遇。

强烈的感觉让林苗苗不由得后退一步,但无论如何都移不开眼。

林苗苗从来都不是一只有耐心的猫,但这一生她攒足了耐心,因为她陪伴着林少爷成长。

林少爷十岁的时候,林员外收了别人赠送的一条狗,这条狗体态娇小,通身白色的毛发,十分可爱。林少爷总忍不住抱着它,时常与它一起玩儿,还为它取名小爱。

看着林少爷温柔地为林小爱顺着毛发,林苗苗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没做什么,刚想走开,却见原本舒服眯着眼的林小爱正看着她,俩俩对视,林苗苗大怒:“喵!”

这哪里是普通的狗,这分明是只狗妖!

刚想扑过去的林苗苗被一旁的侍女抓住,带离了房间。林苗苗火气冲天,虽然林小爱并没有挑衅她,但是狗妖与一般的妖不同,她怎能让她留下祸害林家?

终于逮住机会拦下林小爱,林苗苗昂着头,不客气地要求道:“你给我马上离开林家!”

俩个都是林家的爱宠,林小爱可不怕她,回呛了一句,“你不离开这里,我也不会走的。”

“喵!”林苗苗纵身一跃,忍不住动起手来,她探不到林小爱的修为,本应不该轻易出手,但为着林少爷,她是恨不得当场灭了林小爱。果然林小爱也不是吃素的,转身一挡,竟然打了个平手。

俩妖对立,林苗苗冷哼一声后便走开了。

武力值相当,林苗苗并不打算就此作罢,平时逮着机会就欺负林小爱,踹了林小爱的吃食什么的是常事。林小爱是一只大度的狗,并未与林苗苗计较。两年时间在暗潮涌动的氛围中度过,日子一如平常,但林苗苗却心急得不得了,虽然她不清楚林小爱何时才会把林家的福泽之气吸收完,但是显然越早赶走林小爱越好。

修炼之路不易,是妖都懂,所以她不愿狠下杀手,林小爱如若主动离开,对大家都好。但林小爱似乎从没有离开的打算,念此,林苗苗眼眸微沉,同是妖,那就不要怪她狠心了!

林少爷十二岁时,林家再次传来喜讯——林夫人又有孕了,林员外请人卜算,得知是个女孩儿,嘴咧得都合不拢!也是,儿女双全,哪能不高兴呢?

林苗苗站在屋顶,听着屋里的欢声笑语,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九个月一晃而过,本应在家待产的林夫人执意到寺里为肚里的孩儿祈福,只因她昨晚梦到一白衣女子,白衣女子指引她一定要出门为孩儿求取上签。然而不知怎么着,半路上林夫人就直喊腹痛,在寺里就着方丈的帮助就把不足月的女孩儿生下来了。

事后方丈突然问了林家人一句:“可还寻得到与你们一齐来的白狗?”

林家人这才发现林小爱一直不见踪影,于是派人找寻,最后在寺庙后山上发现林小爱的尸体。

虚弱的林夫人忆起梦中的白衣女子,便向方丈请教,才知道那白衣女子是林小爱所化,林小爱却因为为孩儿挡劫而丢了性命。林家人一阵唏嘘,却无人注意方丈摇了摇头,轻轻吐出两个字,“孽缘。”

林苗苗留在家里不知此事,待看见林夫人回府抱着一个襁褓之后,不由得大惊,在左转右转都不见林小爱后,才从随从出府的下人口中得知林小爱的事。林苗苗满腹狐疑,就着那一抹不好的预感来到林小姐的房间,站在床边俯视着那小小的人儿。

突然,林苗苗眸光一狠,挥爪就向那娇嫩的人儿拍去,但在一瞬间反被一股力量撞到地上。林苗苗咬牙切齿,“林小爱!”

此时她的胸膛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她快要气炸了!原本她就计划附身于林小姐,现在被林小爱捷足先登了,眼睁睁看着敌人获取了这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林苗苗怎么能不愤怒!不,是暴怒!

一击不成,林苗苗想再次动手,因为林小爱抛弃自己的本体,此时正元气大伤,现在只要杀了林小姐,灭了林小爱的元神,她泄了愤,同时也能为林家的保住福泽之气!

林苗苗刚提气,就听见林小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苗苗,你别再妄想嫁给林少爷了。”

被人说破心中所想,林苗苗恼羞成怒:“凭什么!”
十里桃花,三月正开

林小爱冷笑一声,一字一句地强调道:“就凭你是妖,他是人,人妖殊途!”

林苗苗恨透了这些大道理,心里只惦记杀了林小爱和自己与林少爷的未来,刚想继续汇集妖力,林少爷就在这时走了进来,“苗苗?”

林少爷走到床边,揉了揉了呈炸毛状态的林苗苗,然后伸出双手想抱起自己的亲妹妹,却挨了林苗苗的一爪子。

林苗苗瞪着林少爷手上的猫爪痕不出声,虽然心里有着心疼和后悔,但更多的是委屈。或许是感受到林苗苗的不开心,林少爷也没有出声责怪,也不打算抱自己的亲妹妹了,而是捧起林苗苗走出房间。

享受着林少爷抚摸的林苗苗,终于平静了躁动的心,她嗅着林少爷身上淡淡的兰草香,只希望自己永远被这样抱着。

而此时静静躺在房间的林小爱握紧着小小的拳头,脸颊划过一丝清泪。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淌过,下人发现林苗苗并不像从前亲近林少爷般地亲近林小姐,也并不在意。只是,夜路走多难免撞鬼,林员外这两年仕途艰难,这次更是因为出了许差错,终是被贬。终于,林员外不愿再受这倒霉的运气,于是不知去哪儿请到了一位褐衣道士。

只见这褐衣道士拂尘一甩,踱着步子在林家转了转,最后在林家众人提着心的模样中感叹道:“贵府......妖气很重啊!”

一瞬间,林家所有人的人目光都集中在趴在凳子上的林苗苗身上,林员外更是直接抄起手边的凳子,狠狠地向林苗苗砸去。

林苗苗一惊,在地上利索地打了个滚儿就向府外逃去,耳后传来林少爷的哭腔,“爹,不是苗苗!不是苗苗啊!”林苗苗抽动着心,想掉头回去,却被躲在院中的附身于林小姐的林小爱抓住。林小爱用力一脚,就把林苗苗踢出了林家大门。

“别再回来了!”

愤恨地瞪了林小爱一眼,林苗苗见林员外马上就要追了上来,别无他法,只能连忙向人烟稀少的后山奔去。

褐衣道士满意地走了,林少爷哭晕在林夫人怀里,林小爱看着这一幕,想到此时孤苦伶仃的林苗苗,心头也一阵难过。

但是,他还不能走。

正如林小爱所想,林苗苗从未打算放弃。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林少爷更重要,自从林少爷出生,她才明白什么是日子,“只羡鸳鸯不羡仙”原来并不可笑。成妖成仙都不重要,只要能和林少爷在一起,哪怕成魔,她也甘之如饴。

林苗苗猫尾轻摇,突然,一个穿着橘色纱裙的姑娘就立在原地。只见这位姑娘长相甜美,嘴角带笑,漂亮而伶俐,特别是那双冰晶的深蓝色眼眸,含着张扬和不羁,夺人眼球。

林苗苗以前虽然很少出府,但她依旧对林少爷的习惯了如指掌。在林少爷常去的茶楼候了几日后,就见林少爷一脸无精打采地走进楼里,脸庞也清瘦了少许。林苗苗忍住心疼,款款走了过去,在两人擦肩而过时假装被撞倒在地。

“哎哟!”

听见有人唤疼,林少爷才回过神,连忙扶起被自己撞倒的人。两人在不经意间对视,林少爷因为对方那双冰晶的蓝眸而愣了神,一个柔软的小东西顿时跃入脑海,他紧握着对方的柔夷,急切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林苗苗含羞低头,刚想开口报出名字,林小爱一番“人妖殊途”的话猛地出现在她脑海里,苗苗两字在口中绕了一圈最后还是被咽了下去,“公子,奴家名叫尧尧。”

是了,她害怕了。现在这番模样定会让林少爷知道她是妖的身份,她害怕他恐惧的眼神。

“尧尧。”轻唤着这两个字,林少爷只感觉一阵失落。

两人就此相识,林少爷每隔两三天都会上街寻找林苗苗的身影,而林苗苗白天在街市逗留,晚上宿在后山的山洞里。两人似普通小情人般地快活,今日不是喝茶看戏,明日就是爬山看湖。

这样的日子的让林苗苗每天都活在飘然的感觉里,特别是林少爷还旁击侧敲询问她府上住址,似乎有上门提亲的打算,念此,林苗苗顿时欣喜若狂......只是,她也知道自己法力已经透支,无法再维持人形。

林苗苗在山洞里静心打坐了三日,然后又急忙摇身一变,变成姑娘模样。她迫不及待地跑到他们碰面的茶楼,虽未见林少爷踪影,但她也不急着走,点了几盘糕点静候在此。

“哎哎哎!你们听说了吗?那官家林府,在一夜之间被烧成废墟,一个人都没能活着出来!”一旁的食客正和同行聊着天。

同行的人不以为然,“切!那么大的事谁没听说?”

“那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何?”那人见同伴没兴趣,就抛出自认为更有趣的事情,“就因为那林员外贪得无厌,惹得贵人不高兴了,才会遭......”

后面的话林苗苗已经听不下去了,官家林府?这邕城能有几个姓林的官家人家?想到这里,林苗苗立即起身向林府宅院跑去。到了地儿,果真如那行人所说的那样,此时的林府已经是一片废墟。

林苗苗呆愣地走向前,脑子反复循环着那个食客的话——一个人都没能活着出来。林苗苗只感觉心脏被撕裂般地痛,她呢喃着“少爷”两字,缓缓走近废墟。

还未走两步,林苗苗就被弹了回来,嗅到那味道,她也顾不上白天会有人看见,纤细的手指缓缓长出尖利的黑色指甲,因为气急,冰晶的蓝眸已经变成灼目的红,“林小爱,你***出来!”她嗅到了林小爱的味道,还有一丝少爷的气息。

不久,废墟中央只是白光一闪,并未见林小爱的身影。

林苗苗连着几发攻击都被挡了回来,阴着一张脸,她恢复了妖形,再想出手时,却见废墟中隐隐飘出一缕魂魄,那张苍白的俊脸完全击溃了林苗苗的坚强,“少爷!”

林少爷面无表情,一字一句无不冷漠,“林苗苗,你走吧。”

听言,林苗苗瞪大眼睛,只觉得像被人掐着咽喉一般呼吸困难,她抖着嘴唇问道:“为什么......是因为我是妖吗?”

“是!”林少爷扭过头,似乎并不想看见林苗苗现在的模样。

林苗苗从未有过如此绝望的感受,就像她深溺在水中,看着岸上有人却无法求救,只能任凭身体沉入深水。眼泪终于忍不住脱框而出,无法抑制的难过萦绕在她心头,“凭什么?你现在是鬼啊,我都不嫌弃你,你凭什么嫌弃我!*****!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你知道的,少爷,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林苗苗边哭着边跪倒在地,最后因为太过悲伤,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林少爷忍住冲出去抱住林苗苗的冲动,他转头冷冷瞥过一旁正在打坐的妹妹,“林小爱,可以了吧!”

林小爱睁开眼睛,眼中一如既往的毫无兴澜,“可以了,我送你去轮回。”

林少爷转头看向不远处那晕倒的人儿,想把那人儿的模样深深刻在脑海里。真是他的傻苗苗啊,他怎么会嫌弃她呢?他也满心喜爱着她啊!

此时的林小爱四周渐渐亮起白光,不一会儿,白光像有意识般地包裹住林少爷。最后林少爷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拆散他和苗苗?

林小爱本不想回答,有些天意是不能告知凡人的,但他此时见林少爷眼含怨恨,便知道他心有不甘。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林小爱才道出真相,“你会害死的苗苗的,而且是亲手把她......活活烧死。”他掐算天意如此,才会出此下策。

林少爷满目震惊,心底那抹怨恨也散了去。或许今日这般才是他和苗苗最好的结局吧,哪怕是情深义重,也架不住凡人一句......人妖殊途。

“谢谢。”

白光带着林少爷的魂魄渐渐消失,只剩下一句释怀的话语留存人间。林小爱虚弱地倒在地上,所有封印在一瞬间消散,他惨白着脸,努力向林苗苗爬去,奈何所有气力都在做法中用尽,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想抱住苗苗,也希望苗苗......不要恨他。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褐衣道士闻讯来到这里,他看着眼前的废墟先是一阵唏嘘。突然,他皱着眉头嗅了嗅,才在恍惚间找到答案,“难怪林家人会遭受此灾,猫妖倒是没什么,这儿居然还有一只狗妖.......啧啧啧,被狗妖附身,上辈子积再多福泽也是无用功,当狗妖反客为主时,这家人的福气也算是到头了。”说罢,便挥甩着拂尘,慢悠悠地向前走去。

听到此,我不由得伸出枝条想从自己的身上扯下两片叶子擦擦眼泪,奈何无论怎么摸都摸不到叶子的触感,我气得抬头一看,别说是花了,一片叶子都是不存在的。

我眨巴着眼睛看向天上,蓝天白云,原来此时已是五月的气候。

无奈,我只能继续伸着树枝,观察着屋子里的动态。主人优雅地放下笔,而那女子也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许久,女子才缓缓开口道:“我感觉自己好多了。”果然,到这儿说尽往事,就没了痴,没了怨,好似一切都变成了前尘旧梦,不再遗留任何刻苦铭心的滋味。

“嗯,”主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毫不含糊地提醒道,“那就付账吧。”说吧,就见主人手一挥,整间屋子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连同我偷纸张的枝条也被挡在了外面。

我不爽地嘀咕,“小气!”

屋里,烛光随着黑暗的来到而自行亮起,女子不由得有些疑惑:“你要什么?”听闻来这人说故事是需要付账的,但具体付出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

说书人沉声道:“林苗苗的一抹精魂。”

女子一愣,她没想到这先生居然能辨识她是谁。她的故事说到了三个人,林少爷已经轮回,她最后并没有提到林苗苗和林小爱的结局,“先生好眼力。”

说书人并不在意女子的夸奖,而是继续道:“我知道你舍不得,但一抹精魄对现在的林苗苗来说根本无伤大雅,我说对吗?”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才吐出一个“对”字。林苗苗自从那次晕倒后就再也没有醒来,一只妖少了一抹精魄确实是没多大的事儿,但是她还是舍不得,“我的精魄不行吗?”

“不行。”

送走女子之后,我还是沉醉在故事情节里无法自拔,主人就在这时走了出来,见我如此,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不由得感叹一句,“林小爱好可怜!”

主人听言似乎有些愣住,“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抬头看向蓝天,便见几只麻雀轻巧地飞过,忍着心中的那抹心疼,我才道出心中所想,“林小爱大抵是深爱着林苗苗吧,不愿林苗苗被爱人活活烧死,用自己狗妖的身份保护这林苗苗,虽说害惨了林家人......但他对林苗苗的爱,却也是那样让人心疼。”

话落,我就听见主人愉悦地笑出声,刚想瞪他一眼,却被主人催着去睡觉。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每年的这时候我都要睡上一遭,睡醒时就是绿芽新抽,待花落叶败之时就要闭上眼睛,主人说这是为我好,愁绪绕上了心头,最好的做法就是把它忘记。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熟睡的时候,主人从怀中拿出一个竹筒,瞬间,一抹灰色的烟雾萦绕在我周围,最后消散不见。

主人温柔地抚摸着我,嘴角含笑着回了我刚刚的话,“怎么会呢,我的小玄女,林小爱最后能陪在林苗苗身边,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幸运了。现在,我们下凡后经历的九生九世已经听完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们真正的故事了呢?我想想,应该从哪里说起比较好......是你误闯我的浴池,偷看我沐浴的时候,还是从你百岁礼上为唬你父王说嫁我的时候呢?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让你想起我了呢,我的苗苗呀......”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