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成喜,还好等到你


 天空很蓝,掺杂着丝丝绵白,晨曦映透落地窗,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大好时光里,苏月眸端着一杯果汁,凝视淡淡蓝空,咂吧着小嘴。
    座机响起。她捏起话筒:“喂?”
    一如既往的清脆声音。
    “今晚七点,我回国。”那头低沉的笑声,苏月眸为之一愣:“阿夜,你回国了?不是说去六年吗?”
    “怎么,想你了还不能回?”慵懒地靠在机舱上的洛夜承,沙哑的嗓音更添魅惑:“嗯,不要太挂念我,拜拜。”
    电话啪的一声挂断。
    苏月眸摇摇头,唇角勾起无奈的微笑。
    摸着手中从枕头下抽出的信封,她微微出神,像是想起什么年少时光。
    阿夜,你终于回来了,我可不可以,有机会可以和你说出那长达七年埋在我心底的三个字?…
    ……
    两天后,国际机场。
    苏月眸撑着太阳伞,迈着碎步;看到不远处的洛夜承,细细的粉唇绽开一个微笑。
    “阿…”
    “阿夜——你现在才回来到?害我白等那么久…”
    身边有一阵风划过,一抹高挑身影跑了过去,蹭住了洛夜承的手臂,话语的尾调都在撒着娇,两人站在一起,像是亲密无间的情侣。
    那个身影…是他的绯闻未婚妻…世界名模季阑珊。
    苏月眸的笑僵在了唇角。
    无视掉后面的场景,她转身大步离开。
    回家简单洗了个澡,电话又响起。
    来电显示:阿夜。
    她不想接,电话像是和她作对,响个不停,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接了起来。
    “喂?阿夜?”
    “是月眸吗?”对面甜美的女声清嫩,是季阑珊:“抱歉哦,阿夜在洗澡,今晚你有时间吗?我们想约你吃个饭,毕竟阿夜刚回国。”
    “可以。”她道,电话边的女声笑得更加欢悦:“那就好,8点在Sk酒店,我们等你。”
    电话被挂断,她垂下眼眸,掩去忧伤。看了看落地窗,表指向7点半。简单整理好装容,她关上门,走出去。
    夜晚很凉,下起了小雨,她撑着伞走着,不知是不是被季阑珊的话刺激到了,苏月眸觉得后背有点凉。
    一条有着不明物体的布条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唔…”她挣扎着,慢慢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清醒,仿佛过了好久,旁边传来窃语声:“抓到她了?”
    “抓到了,小姐,您要处置她吗?这些交给我们就好。”一道怯怯的女声出口。
    “不用了,这次我是想让她知道一下…窥探我的夜…是怎么死的,呵呵…”苏月眸听到这个声音,骤然睁大双眼!
    是…季阑珊!
    季阑珊喜欢阿夜的程度…她是知道的。曾经有个女孩子暗恋阿夜,在一个晚上偷偷潜入他的宿舍,当天晚上,那个女孩子就被发现溺死在卫生间里。
    没人敢去追究季阑珊的过错,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女孩是自己死的。
    但只有她知道,因为她目睹了一切。
    现在季阑珊也想对她动手了?今天在机场,她是…看见了自己?
    她…还不能死…还没有和阿夜说出那三个字…苏月眸试着挪动手臂,被绑得很死,没有人解,挣不开。
    “啧…我们的苏月眸大小姐醒了?”季阑珊如天鹅般高贵的走进来,盛装宛若公主。
    “穿白色裙子,真适合你。准备祝贺自己要死了?”苏月眸强装镇定,回击过去。
    “你…!”季阑珊气得跳脚,转眼又恢复下来,“也罢,一会你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给你多骂我几句,也无妨不可。”
    说完,她指使着旁边的人,连接绳索,把苏月眸吊到半空。
    季阑珊脸上是无比的快意,两巴掌挥到苏月眸的脸上,高肿起来:“这两巴掌,是你窥探我家夜的下场!”
    巴掌如雨点落下,苏月眸摇摇欲坠,眼泪划过脸颊。
    阿夜,对不起…我不能等到说那三个字的夏季了。
    愿你余生安好,再也别遇见我。
    她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彻底失去了意识。
    ……………
    再顾,是三个月之后。
    苏月眸躺在病床上,嘴唇是淡淡的嫩粉,如蔷薇般美艳,头发也已经及腰。
    洛夜承看着她,笑意浮起。
    思绪连起,月眸…你为什么还不醒来…你要的蝉鸣夏季已经来了啊。
    ——
    像是听到呼唤,睫毛轻轻微动,苏月眸睁开双眼。
    过了多久了…?她这是在医院?
    目光触及到洛夜承,她愣了一下,手指拂过他睡着的面容,轻声喃喃:“阿夜…能不能我现在醒来,我们就结婚?…”
    “我喜欢你。”
     这是她不敢言的秘密,也只有在这时…才能对他说。
    “正好,我也喜欢你。”
     睡着的人直起身,洛夜承妖孽般的眸子轻眯,笑着回答。
     “你…”苏月眸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我也喜欢你,苏月眸,你没听错,我想和你在一起。”
    “季阑珊已经入狱了,绑架罪,我救的你,所以,你不同意,也要以身相许。”
    “你要我等你,我就等了你,所以,你愿意么?”洛夜承取出口袋里的戒指,闪动的睫毛更添风华。
    “我愿意。”
     她的纤纤玉手,在阳光下忽明。
     七年了,我等的你,正好也喜欢我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