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找妈妈的农民工,冷冷的工地,孤独的心

极乐轩文学提供那位找妈妈的农民工,冷冷的工地,孤独的心等最激情小说大全和最好看文章,最新整理关于那位找妈妈的农民工,冷冷的工地,孤独的心优质文章精华部分推荐阅读:

那天晚上,由于混泥土车来得晚,我加班打混凝土到十二点半才下班。

我拖着一身的疲惫,及满身的混凝土浆,从工地后门出去,搭出租车回另一个工地上睡觉。

在我等出租车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位戴着黄色安全帽,身穿迷彩服,面色黑瘦的青年工人。

他向我靠近,这使我感到怪异,并心生警惕。当他离我大概有一米五远距离,我正要挪个地方的时候,他站住开口道:“帅哥,你好!”

我没理他,他的脸木讷带着讪讪的微笑道:“你看见一位50多岁,穿着蓝色衣服,这么高的女人……”

他用手僵硬的比划着,“她是我的妈妈!前段时间,有人说她在这几条街出现过,我一下班就来这附近找她……”

我还是没敢理他,总觉得这是那个恐怖片的段子。

他见我不理他,又抖抖擞擞的从衣服里拿出张纸来,打开给我看,又道:“就是她,你见过吗?只要你见到她,给我提供线索,找到她,我愿意酬谢你十万快钱……”

我冷冷的扫了一眼纸上的彩色照片,通过近距离又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人年龄不大,三十岁左右,眉头皱纹深深,但我还是恐惧的把头扭向一边道:“不好意思,我没见过她。”

听到我的回答,他先是怔了怔,又仰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突然蹲在地哭了起:“妈啊!你在哪里呀?我在这里找你好几天啦!你说过八月十五要带我回家娶媳妇,一家人就团圆了……”

在他的哀嚎声中我模模糊糊的想起前两个月正热的时候,网上一则女尸认领启示,但地方离这里有三公里路左右,启示上的照片与这农民工寻人启示是一样的。

我心里更懵了,但我相信他是好人,就过去拍拍肩安慰道:“兄弟!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妈妈!”

“啊!你见过她?”

他停止哭泣,站起来,表情愉悦眼里有了光亮地问。

“对,我知道!”

“你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把你的电话告诉我?你先回去睡觉,晚上你妈妈也去睡觉了,是找不到她的,明天我帮你去找她好吗?”

“明天?”他抓住我的手有些疑惑的问。

“对!明天,我帮你找。”我紧握他冰凉的手道,心里想哄着他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工作。

看到我肯定的点头,他既然相信了我,并依依不舍的离去……

(一)

冷寅三十岁,是位出生在小镇上的农民,父亲死得早,与母亲相依为命。冷寅很勤奋,诚实,懂事,孝顺。

父亲死了之后,冷寅替父亲承担照顾爷爷奶奶进孝至两位老人驾鹤西去的责任,所以家里比较贫困,一直未娶得上媳妇。

冷寅没有什么嗜好,白天工作,下班吃了晚饭后呆在宿舍里看看电视,聊聊QQ就是睡觉。这天晚饭后,冷寅习惯打开QQ,看到有条附近人的消息,就好奇的点进去看了看。

一位美丽的女孩,额前留着碎碎齐刘海,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白玉般的脸上镶嵌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巧挺直的鼻子下嫣红的唇瓣,惹得冷寅禁不住舔了三次屏。

女孩穿着低领白色短袖上衣,细长的脖颈与锁骨交汇处形成了白瓷碗一样可养四条小金鱼的窝。白色上衣在与身体恰到好处的隆起波峰下有四周为粉色心形图案,图案中间是尖利的五角星刺向五个方向,五角星内又是绿色,黄色相间并不规则的花。

冷寅也看不明白那是意思,也不需要看懂这些,只看到女孩的腰下是一条土黄色的裙子直把小腿遮当了一半,裙子中间竖着有四颗一元硬币大小暗红色的扣子。

一双淡绿色的凉鞋,裙子,短袖,加上匀称的身材,让人感觉青春活力,美丽朴实又不张扬,加上迷人的微笑,冷寅有着立刻想抱抱的感觉。

看了眼名字叫“潇潇”,二十六七岁。冷寅还是谨慎的发了消息:“美女好!”对方并没理会,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翻手机才看到对方回了个:“帅哥,你好!”

因为要上班,冷寅也没理会,直到中午下班吃饭,才发了消息:“美女好!在忙啥呢?”

过了一会对方回道:“吃饭啦!你呢?”

冷寅一边吃饭,一边左手画字回道:“我也吃饭。”

“嗯嗯!我们一起吃!”

这让冷寅感到一丝诧异。

“工作辛苦吧?”

这么多年工作从未有人问过“工作辛苦吗?”这让冷寅有种亲近感,赶紧回道:“还好吧。”

“不好意思啦!人家要上班了,帅哥哥,拜拜!”

“拜!”

这么快啊!冷寅意犹未尽,人家说要上班了,也不便打挠,只好恋恋不舍的也去上班,把一颗热烈的心收了起来。

冷寅控制不住自己,对女孩有了丝牵挂,渴望再次在网络里相遇。

下午一下班,冷寅就给潇潇发信息:“美女,晚上好!我下班了。”

“人家有名字啦!叫潇潇好不好!”过了十几分钟,潇潇回了信息并发了个又萌又可爱的嗔怪撒娇表情。

“潇潇妹妹好!”冷寅赶紧改口道。

“如果你以后再乱叫,我就不理你了!”

冷寅心里吓了一跳,赶紧回道:“好妹妹,我保证以后不乱叫!”

“嗯嗯!”对方停了一会问:“哥哥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冷寅有些自卑,想说谎又怕以后人家知道了工作状况说自己不诚实,犹豫了一下道:“我是搞建筑的木工。”

“木工啊!听说工资挺高的呀!”

“一般般,一般般。”冷寅谦虚的说

“比我好多啦,我在超市里工作,普通员工,唉!”

潇潇无奈的一声叹息,让冷寅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彼此好感又增近一分。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了起来,虽然没有及时回答对方的信息,但都能体谅对方在工作,这就让冷寅郁闷的生活豁然开朗,有了希望。他吃了晚饭后,不在窝在宿舍,洗漱干净,到村子里买了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帅帅的。

(二)

有天下大雨,不能上楼安装模板,冷寅躺在床上发了消息道:“今天好无聊!潇妹妹忙啥呢?”

“哥哥没上班吗?”

没想到对方立刻回了信息。

“下雨,上不了班!”

“呃!正好我休假,哥哥可不可以请我吃火啊?”潇潇欣喜而又小心的问。

“可以呀!”冷寅高兴差点跳起来,又有点担心问:“你住在哪里?”

“我在老甘家寨村的西边租房住,你呢?”

“那地方我熟悉,我住在东姜村呢!”

“不远呀!坐半小时公交就到。”

“那我来找你!加上走路等公交车大约要四五十分钟到,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嗯嗯!我在家里玩游戏等你!”

潇潇打了萌萌的女生表情。

冷寅起床收拾打扮一番,自觉得还可以才打了把紫色雨伞出了门……

冷寅自己长得不赖,一米七五的个头,干净整洁衣妆。潇潇虽然没穿QQ上传的那套衣服,但她穿了一件绿色,带有鸡蛋大小红黄相间圆圈的连衣长裙,腰上巴掌宽紫色腰带束出了迷人的身体,头上长发剪成齐耳短发,更显得青春靓丽。

潇潇对冷寅印象也不错,所以在吃火锅的时间,潇潇被冷寅幽默搞怪的说话动作逗得忍禁不住,哈哈笑。冷寅也被潇潇银铃般的笑声,迷得魂飞魄散,时不时脑子里跳出念头:这是和潇潇结婚的夜晚多好!马上就可以抱她,亲她,脱光她的衣服……

两人吃好喝好之后,打着雨伞去游乐场,潇潇小鸟依人般的偎在冷寅的伞下,让冷寅感受到电视剧里和喜欢的人在雨中漫步的浪漫。

两人在游乐场玩了一通后,又去商场闲逛。冷寅给潇潇挑选好些贵的小吃,杏仁,腰果,进口碧根果什么的……,潇潇拒绝了,说是太浪费钱,最后只选7块钱一斤的果冻,8块钱一斤的散装糖果,各买了半斤……这让冷寅觉得潇潇是个不物质懂事的女孩。

从此以后,冷寅和潇潇开始了交往。冷寅一有空就搭车去见潇潇。潇潇有空,或者下班早也会搭车来见冷寅,吃了晚饭,玩一下,冷寅又把潇潇送回去。

冷寅为了给潇潇惊喜,到超市去买了最贵的衣服送给潇潇。潇潇很生气,把衣服扔地上,要求冷寅把衣服退了,让冷寅好一阵哄劝,保证以后不能买贵衣服才免强收了。

潇潇也给冷寅送一些礼物,比如一套较浅的带着调羹的白瓷杯子。开始冷寅也不明白,这些自用不上啊!

有一次闲聊潇潇无意中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到早上八点钟煮一小碗,放了白糖的鸡蛋醪糟汤喝!冷寅才明白送那套白瓷杯子的意义。

在如今这个购房大潮下,一位美丽的姑娘想要在城里边有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再正常不过了。当然,只要房子不是太贵的,冷寅相信只要自己努力赚钱,还是有能力买套房子的。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冷寅和潇潇认识就快一年了。潇潇除了让冷寅拥抱,抚摸,亲嘴,但拒绝上床。

潇潇说她是个保守的人,她希望把她的初夜完整的在洞房之夜奉献给她一生最爱的人。这惹得年轻气盛的冷寅心火一愣一愣的,暗暗发誓,一定也要在洞房花烛夜给潇潇最好的礼物,一套房子。

冷寅在工地因检查停工的空闲,也把潇潇带回老家见了妈妈!

潇潇见了冷寅的妈妈,一口甜甜的阿姨,阿姨的叫个不停,还主动抢着切菜煮饭,炒菜像自己家里一样。冷寅手足无措的站着帮不上忙,让冷寅妈妈一个劲骂冷寅这么大了还不懂事,骂归骂,心里却对未来的儿媳妇很满意。

后来,只要有空,潇潇都会粘着冷寅买些礼物回老家看望妈妈!

(三)

这天,冷寅和潇潇又一次约会坐在公园长条椅上玩,过来三位美女推销房子。

“帅哥美女好!看看房子呀?”一位高个美女A拿一张广告单递给潇潇。

“不看,不看,也不买,还没哪个啥……!”潇潇尴尬的笑笑停住没往下说,把广告单推开。

另外两位美女D和C转向冷寅递上广告单,C道:“帅哥,看看嘛!地铁一号线上,交通方便,户型也好,南北通透,还有幼儿园,小学校,一万一千块一个平方,每户带公摊面积99.8个平方,只需首付四十万,月供二千,就可买房子哦!”

冷寅心动看着广告单上的房子,又扭头看了下潇潇,只见那两汪汪的大眼睛,填满了期待的眼神,但毕竟一百万啦,迟疑没搭话。

D美女道:“帅哥,是这样的,一万一千块钱每平米是拎包入住,不用装修。我们公司正在搞活动,如果你在四天之内,能交齐定金十万呢,我们可以给你打九点五折。如果你能在三天内交齐定金,我们可以给你打九折。如果你能在两天内交齐定金,我们给你打八点五折……”

“八点五折,你可要省十七万块钱哦!”C美女打断D美女的话道。

“去我们项目看看吧!帅哥!”C美女伸拉住冷寅的手撒娇央求道。

省十七万块,冷寅砰然心动了,为了潇潇迟早都要买房的,只是自己只有十二万的存款,还差三十万,冷寅有些惴惴不安的道:“好吧!去看看也好。”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联系看房车来接,帅哥美女请稍等。”

潇潇把冷寅拉到一边道:“你这样做,太仓促了点,还是缓缓吧!咱们还年轻也不着急在这一时。”

“没事!我会努力的,你放心吧!”

潇潇的举动更让冷寅感到体贴暖心,心里想靠亲戚借指望不大,反正买了房子都要做城里人了,不如把镇上的房子卖了,把妈妈接到城里来住,也好有个照应,岂不更好。

这时,看房的车来了,是辆中型面包车。冷寅和潇潇在三位美女带领下上了车。车里挺宽敞的,司机是位男的,把车开得很快,摇来晃去的把人弄得东倒西歪,加上车窗密闭,空气不畅,冷寅头晕乎乎,就差点儿,要吐了。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看房车停在一个离十字路口大约五十米的地方,冷寅和潇潇跟随三位美女进了十字路口一个豪华大厅里,并穿过长长的走廊再搭电梯上了二十一楼,进入一间很大的售楼展示厅。

A和C美女离去,D美女领着冷寅跟潇潇参观模型,潇潇一边看了会儿谨慎的问:“你们的五证是否齐全?”

D美女道:“齐的呢!请转身看墙上。”

潇潇转身看到墙上,还拿出手机拍照,冷寅也随着潇潇的眼光方向看到:《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心里莫名的踏实了些,感觉潇潇真细心。D美女见冷寅看得差不多了,送上两杯水道:“帅哥,美女,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没?”

“什么时候收房入住呢?”潇潇问。

“再有四个月交房,业主就可以入住。”

对方流利的回答,潇潇也问不出啥,自然问冷寅,冷寅头还有些晕乎乎,也不知道问啥就说没什么可问的。

“那帅哥,你现在就把定金交了吧?”D美女催促的问,两张脸笑得快甜死人。

“我,我考虑下,明天决定交定金怎么样?”

“哦!那好吧!我们派车先送两位回去,明天等你们消息。”

冷寅牵着潇潇的手回到看房车上。突然要花这么多钱,冷寅有顾虑,他并不是没主见的妈宝男,他担心万一妈妈想不通卖房怎么办?总不能为了自己急于结婚逼迫妈妈,甚至反目成仇吧!实在不行,就缓缓买房,另想办法。

当两人从看房车下来,见看房车一溜烟远去,冷寅紧紧的抱住潇潇道:“对不起!……”

潇潇一下子吻住冷寅还要说话嘴,好一会儿才道:“没事!好好跟阿姨勾通就是了。”

见潇潇一点没责怪自己,才拿手机拨通妈妈的电话。

冷寅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才道:“妈!”

“呃!儿子……”

“阿姨好!”潇潇凑过去赶紧向冷寅妈妈问好。

“潇潇好!潇潇好!”

“妈!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啊?儿子。”

“我想和潇潇结婚!”

“哦!人家姑娘同意吗?”

“阿姨,我愿意!”潇潇用清脆悦耳的声音答道。

“妈!你听到了吗?潇潇她愿意!”

“听到了!听到了!可不能亏待了人家姑娘。”

“妈!我知道,所以我想买套房子。我们把房子都看好了,在地铁线上,交通方便,还有幼儿园,学校,更重要的在有四个月就交房,我和潇潇决定收房子后就结婚……”

“那,那要多少钱啊?”

“首付四十万,我卡里有十二万,留两万块做生活费,还差三十万。”

“要这么多钱?哪儿去弄啊!”

“妈!你看,只要我们付了首付款,四个月后,就可以拎包入住,你就搬到城里来住,我和潇潇养活你就是,不如,不如把老家房子卖了……”

“你让我想想,想想……”

“阿姨!你不要生气,你不要着急,要不,我们另想办法。”潇潇安慰冷寅妈妈。

良久,冷寅妈妈道:“儿子,你年龄也大了,又三代单传;潇潇是个好姑娘,你不能在错过了;你父亲死得,当妈的也没什么本事,也只能只这样帮你了;我明天就去打广告卖房……”

“谢谢妈,谢谢妈!……”冷寅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谢谢阿姨成全!”

(四)

到晚上的工地上要求各木工班组上班!冷寅不由叹了口气道:“又要少挣四百多块钱。”

潇潇犹豫一下道:“要不,你把卡给我,我明天有空,我到售楼部交钱的时候,你把密码给我,我交了款,拿了发票,收据,再送过来给你,你看行不行?”

“这样也好!”

第二天早上八点,潇潇在公交车站拍了个上公交车的视频,发给冷寅;过了一个小时又发了个售楼部的视,表示已经到达。

冷寅一边干活一边随时注意联系潇潇,直到密码发过去,把定金交了才松了一口气。潇潇又发了个离开售楼部的视频,。在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冷寅接到潇潇的电话,说已经到了工地上大门口。

冷寅兴奋的冲到门口,潇潇拿出一张银联单子,一张盖有红彤彤章印的收据交给冷寅,还拿出一份购房合同让冷寅签。

“售楼部的人说,这份合同只有你本人签字才能生效!你签好了还要复印一份,送回售楼部呢!”

就这样冷寅把定金交了,只等四个月时间把首付款一交,房子接收就可以住新楼房了。想想就是高兴。

过两周时间,冷寅妈妈把老家房子卖掉了。由于老家房子地理位置好,冷寅妈妈卖了三十七万之多。也就是说再把首付款补上三十万之后还剩七万可以为冷寅结婚风风光光办酒席。

冷寅把妈妈接到城里,在离工地最近的村子租房子住,潇潇也常常过来陪冷寅妈妈聊天。在冷寅上班冷寅妈妈无聊的时候,潇潇就带冷寅妈妈去逛公园,溜动物园……把冷寅妈妈乐得眉开眼笑,合不拢嘴。

有一天,冷寅下班回来,只见妈妈在屋里倒处翻找。

“妈!你在找啥?”

“咱们那张银行卡怎么不见了!”冷寅妈妈使劲皱着眉头道。

“哪张?”

“就是有三十七万那张邮政卡。前几天,和潇潇坐在公园里长椅上休息,闻了一个头戴遮阳帽的老头抽的烟,到现在头一直昏昏沉沉的,不知卡放哪里去了?”冷寅妈妈揉着头说。

冷寅心里格噔一响,赶紧拔打潇潇的电话,手机语音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冷寅转身出了屋子,冲到村口,搭了岀租车到潇潇的住处,潇潇已人去楼空。房东说半个月前潇潇就退房走了。

冷寅顿感四肢无力,瘫坐在地上几近崩溃。良久冷寅回过神,拿起手机,报了警。警察赶来了解了情况说:“这样的案件已发生三起,冷寅受害是最大的一起。他们用的车牌号是假,司机带了防霾口罩,看不清面目。明天给你那个项目及四个女孩的信息,尽快破案。”

冷寅软塌塌的回到出租房,这一晚对他来说真的是度日如年。

第二天中午,警察打来电话说:“售楼部项目管理人员说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冷寅的收据购房合同都是伪造的。另外各个车站路口都调起监控录像看了,未见四个姑娘离开,可是市区内也未见出现,如石沉大海……”

警察顿了顿说:“有一种可能,包括司机,五个嫌疑犯已经坐私家车逃出市区了。”

“那什么时候能破案?”冷寅迫不及待的问。

“如果逃出本市或者省了,这个,这个……破案就有点难唉……”

冷寅妈妈知道自己丢了房款,受了刺激,精神就开始晃晃悠悠,加上对城里不熟,后来在冷寅上班不在家,一个人出去转,就转丢了。

冷妈妈气急伤肝,体质极其虚弱,又是夏天,没有饭吃水喝,就中暑而死。

冷寅虽然安葬了妈妈,但他后悔自己有眼无珠,在情志抑郁,极端想念妈妈的时候,产生了梦游现象……

相关信息
  •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2019-01-03 10:27:03

    1、寒冬的凌晨五点,天还没亮,到处一片被大雾笼罩的朦胧。路边的早餐摊冒着热气腾腾的白烟,大街上的人零零星星,大多数都还没起。几个环卫工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围在一起,匆匆吃了几口手上的包子,便拿着工具开始一天的工作。“老张,现在是你负责那条公路了吧,可得当心啊,这大冬天的,可千万别恍神!”环卫工人...

  • 经侦悬疑微小说《错爱》小海是谁的儿子

    经侦悬疑微小说《错爱》小海是谁的儿子

    2018-12-29 11:13:07

    1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几个醉得昏天暗地的男人,为了庆祝意大利捧起大力神杯,嚎叫一般地唱着《The Time of Our Lives》。王进财看着三轮车上卖得所剩不多的水果,不由露出满足的微笑。他转过头看看抱着孩子的妻子,她正将切好的苹果细细碾碎成浆,搅成粘稠的苹果羹,小心翼翼地一勺勺喂入刚满周岁的小天天嘴里。&l...

  • 校园悬疑微小说《叶小林死之谜》赏析

    校园悬疑微小说《叶小林死之谜》赏析

    2018-12-26 13:06:11

    校园悬疑微小说《叶小林死之谜》赏析谁是凶手?1应该死在一个晴天,阳光铺洒全身,几丝头发在微风里轻轻拂着地面,干燥坚硬的水泥地正如一直期待的怀抱,那样安稳,值得依靠,而且永远不会把你一把推出去。叶小林说到做到,外面的天气果然很好,明亮温暖的下午,看起来并不像有死亡要发生。在轻快流淌的每分每秒,这世界的出...

  • 惊悚悬疑短篇推荐《粮库三人杀人案》

    惊悚悬疑短篇推荐《粮库三人杀人案》

    2018-11-08 09:21:18

    这案子发生在60年代我们这个城市的郊村,虽是村子,但国家有一个厂在这里,所以形成了一个不小的镇子,我爷爷是这个村子所在公社的公安! 这案子离奇之处在于,它是一个双重密室,既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