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灵魂能否敌得过好看的皮囊?

有趣的灵魂能否敌得过好看的皮囊?

大树下,一个小女孩正在挖土玩,挖着挖着,铲子碰到了什么东西,女孩好奇的继续挖下去,竟然挖出了个红木匣子,她非常好奇里面会藏着些什么,却没有看到背后一道冷冷的目光正在盯着她。

“佳航,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要多注意休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听着雨菲的话,佳航心里暖暖的,可是当他抬头看到雨菲,望着她的脸,刚刚涌起的暖意彻底凉了。佳航并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但是,在这个颜值当道,无论男女都在琢磨着化妆、微整的社会,这么一张质朴的脸,实在是激荡不起佳航心中的涟漪。

“没事,我就是昨晚没睡好,今天回去早点休息就行了,就不劳你费心了”佳航回答的很冷淡,雨菲显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就没了下文。

下班后,佳航刚回到家,就收到了雨菲的微信“早点休息,做个好梦。”敷衍的回了个“嗯”,他开始思考晚上的娱乐项目,好久没去酒吧了,今天就去碰碰运气吧。

佳航换了一身衣服,约了自己的好基友阿豪,一起去了“假面”酒吧,两个人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聊天打屁就着啤酒,耍了个不亦乐乎。

等到两个人都有些醉眼朦胧的时候,酒吧也开始热闹了起来,夜猫子们纷纷登场,两人四只眼睛都盯在来来往往的异性的身上,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阿豪看了一圈,没有合适的目标,刚才喝下去的啤酒开始刺激着他的膀胱,他起身去了卫生间,而就在这时,佳航眼前一亮,一个女孩从角落的黑暗中走出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而显然她符合佳航的审美观点。

佳航只能重色轻友的没有知会阿豪就跟着女孩走出了酒吧,并且女孩好像在等着他追上来一样放慢了脚步。

“嗨,你好,我叫佳航,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离近了看,佳航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女孩的美超出了他的想象。

“嗨,你好,我是若雨,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不知为什么对面前的男孩有着莫名的亲切感,所以,还是礼貌的回答着。

佳航听到女孩的回答,心花怒放,于是穷追猛打的请若雨去吃了宵夜,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后,将女孩送上了回去的计程车。不是佳航不想趁热打铁,只是他很喜欢若雨直爽的性格和漂亮的外表,想进一步好好发展。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接触,佳航发现若雨身边有很多的“小蜜蜂”,也难怪,若雨人长得漂亮,性格也特别好,热情大方,来者不拒,对每个异性都很好,佳航甚至认为自己也只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而在公司,雨菲还是经常会约佳航一起吃午餐,关心着他的生活,不过和若雨相比,雨菲就显得比较温和,也很善解人意,典型的贤妻良母,让佳航也陷入两难境地。

佳航有时就在想,如果是若雨的外表加上雨菲的温柔体贴,那么,绝对是最完美的伴侣,可惜,温柔的不漂亮,漂亮的太惹眼,十分的纠结。

就这样彼此纠缠了半年多,佳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他想了一个笨办法,想同时约两个女孩,看看她们各自会有怎样的表现,也许能给他一些参考。

他分别给两个女孩发了微信,约她们晚上到一家日本料理吃饭,但是他等到的却只有若雨一个,雨菲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等到约会结束后回到家,才接到了雨菲抱歉的回复。

过了几天,佳航又约了一次,这次来的是雨菲,而若雨则和上次雨菲一样不接电话,最后结束后才回复。

难道她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如果一次是碰巧,两次就是巧合了,佳航决定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第三次约了两个女孩,下班后,就一路跟踪着雨菲,看着雨菲回到了家后,直到约定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也没见雨菲出来,而正当佳航准备离开赶赴约会地点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若雨从雨菲的公寓大门走出。

果然,她们两个有问题,不动声色的陪若雨吃过饭,又去K了会歌以后,佳航决定先试探一下若雨,不露痕迹的问起若雨的住处,然后得到真实的回答后,佳航故作惊讶的说道:“我们公司同事雨菲也住在那里,你们认识吗?”

“雨菲,不认识呀,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个人”若雨很自然的回答,再次让佳航感到疑惑。

“雨菲,我最近认识了一个朋友,和你住同一个公寓,她叫若雨,你认识吗?”第二天的午餐,佳航又开始试探雨菲。

“没听说过,你确定她住我那一栋吗?我平时不怎么出门,认识的也不多,可能有也说不定的”雨菲的回答同样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佳航的计划失败了。

如果不是说的实话,那就是这两个女人的演技太厉害了,一点破绽都没有找到,看来,想要破解这个谜团,还要另想办法了。

雨菲一进门,就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赤着脚走在房间的地板上,一路来到厨房,倒了一大杯水,咕咚咕咚喝干,才将自己深深的陷入了沙发之中,想着白天佳航说的事。过了一会,她从沙发里起来,回到了卧室,从卧室的衣柜里面的一个夹层中,拿出了一个红木匣子。

雨菲把匣子放在了梳妆台上,打开了匣子,望着匣子里面的东西,思绪回到了从前。

雨菲六岁那年,在姥姥家院子的大树下挖到了一个红木匣子,刚要打开,被姥姥呵斥了一顿,匣子也被姥姥拿走了。雨菲从没想到慈祥的姥姥会那样严厉,吓得不轻。

当天晚上,雨菲开始发起了高烧,胡言乱语的说了一晚上的梦话,姥姥照顾了她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烧退了才放心。后来,姥姥告诉雨菲,发高烧都不忘好奇匣子里的东西。

姥姥祖上有人会易容术,传到姥姥这里已经没有那么神乎其神的技术,可以随意变成别人的样子,只能够拥有第二张脸,而且,她不能将这些教给雨菲,唯一能做的就是帮雨菲做了一张脸,一张成年以后才能用到的,漂亮的脸蛋。

姥姥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好了雨菲的成年礼,之后,连同使用的方法和步骤放在了红木匣子里,一并给了雨菲。叮嘱雨菲不可以将这件事让任何人知道。

雨菲一直将匣子藏在自己身边,但是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用。直到20岁那年,正在上大学的她,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姥姥去世了,去世前一直在念叨着雨菲的名字。

雨菲第一次打开了匣子,按照姥姥教过的方式将她的第二张脸贴了上去,看到镜子中出现的陌生的模样,加上姥姥去世的伤心,以及平时朋友对自己容貌的调侃,所有负面情绪一股脑的冲击着,她的眼神变了。

等到雨菲再次清醒过来,那张脸已经被放回了匣子里,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唯一的记忆,就是那张脸非常的漂亮,足以让雨菲妒忌的漂亮。于是,匣子被尘封了起来。

而自从认识了佳航,雨菲深深的爱上了佳航,不过雨菲当然看得出来,佳航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在苦等了五年都没有感动佳航的情况下,她想到了匣子。而当她再次带上那张脸,她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这张脸就仿佛一个诱因,带上它就能将雨菲内心的自卑、封闭等等的各种负面情绪扩大化,甚至从雨菲的意识里分裂出了另外一个人格,也就是若雨,只有摘下那张脸,才会恢复正常。

她们就好像同一个躯壳里面的两个灵魂,随着面容的改变而交换着支配权。唯一的共同点,由于潜意识作祟,她们都和佳航有着纠缠,同时也带给了佳航困惑。

看着手中的那张脸,联想到中午佳航的话,雨菲隐隐的抓住了整件事情的头绪,她好像明白了,于是,拿出纸笔,给另一个自己写下了一些话,然后,将那张脸带了上去。

若雨看了看四周,最终将目光放在了那张纸上:

“你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另一个我,若雨,真没想到这么离奇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过,真的挺有趣的,虽然你是因为我才对佳航有了些好感,但我想,如果接触时间长了,你会发现他会是一个好的伴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也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这张脸你就一直带着吧,从今以后,再无雨菲,唯有若雨,祝你们幸福!”

雨菲失踪了,佳航问过她的第二天,就再没有人见到过雨菲,公司、家里、老家、亲戚、朋友,都问过了,报了警,立了案,一直也没有什么消息。以前基本天天见面,不觉得,突然消失了,佳航突然感觉空落落的。

若雨终于答应和佳航在一起了,这对于沉浸在雨菲失踪的失意中的佳航来说,是件好事。而自从确立了关系,若雨也再不和其他的“小蜜蜂”频繁来往了,这些看在佳航眼里,他很高兴,觉得老天对自己不薄。

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开始了同居生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佳航发现若雨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以外,基本没有什么优点了,不会做饭,不会家务,穿过的衣服乱丢,在外是光鲜亮丽的美女,家里乱的像个猪窝。

这不,若雨出去逛街了,佳航在家做着家务,收拾衣柜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个衣挂打在了柜子里侧的板子上,“咚”,这声音怎么这么空,板子挨着墙,不应该是这个声音,佳航检查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夹层。

望着红木匣子里面的信,他终于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雨菲并没有失踪,而是每天都和自己在一起,只是,被另一个身份给占用了。

 

当天晚上,佳航确定若雨睡着了以后,仔细的观察着若雨的脸,终于,找到了贴合的痕迹,用力一扯,一个普通但是非常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雨菲,雨菲,你醒醒,我是佳航呀”

“额,我应该消失了呀,怎么还会醒过来,你不是应该和若雨在一起的吗?”

“雨菲,你真傻,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所以,这张脸没什么用了。”一边说着,佳航用火点燃了那张漂亮的脸,以及那个红木匣子。望着通红的火堆,雨菲露出了微笑。

 

世人皆爱红颜美,哪知红颜多祸水。

 

外为红颜内败絮,心思不正蛇蝎毒。

 

贤妻良母实难遇,福泽深厚方得寻。

 

如若珍惜眼前人,携手相伴到永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