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婚姻只剩下争吵,信任危机一次就足够扼杀永生幸福

如果婚姻只剩下争吵,信任危机一次就足够扼杀永生幸福

陈逸和方玲玲结婚已经十五年了,女儿都已经上初二了。夫妻俩平日里经营着一家餐馆和小区楼下的超市,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

说起自己的老公,方玲玲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结婚这么多年俩人从来没有红过脸,更别说吵架打架了。

陈逸哪都好就一点不好,就是爱赌钱,平时小赌也不碍事,可是一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方玲玲就不得不盯紧他,毕竟他曾经在过年那几天输掉了十几万块钱。

方玲玲盯得紧,陈逸也就不敢玩大的,所以这几年两个人也攒了一大笔钱。最近方玲玲在学驾照,她准备买辆小轿车,平时接送女儿上学也方便不少。

因为买车这件事,方玲玲和陈逸也争执了一会儿,陈逸说买suv比较好,空间大,偶尔也能去进货,方玲玲觉得小轿车更适合自己,平时超市餐馆进货也是有货车的。当然,最后陈逸妥协了,谁叫财政大权掌握在自己老婆手上呢。

方玲玲平时就一个人在楼下超市里看店,靠着ipad里面的韩剧打发着无聊。陈逸在市里开的餐馆里帮忙,上午没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也会去隔壁的麻将室打几圈麻将。遇到餐馆忙不过来的时候,方玲玲也会过去帮帮忙。

最近,陈逸在打麻将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巧不巧竟然是他读初中的时候悄悄暗恋着的同桌。

两个人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了,算起来差不多也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再一次见面,当年的毛头小子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一家餐馆的老板,而当年那个文静的女孩子也变成了一个略显丰腴的已婚妇女了。

两个人打麻将时相视一笑,陈逸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他对面的罗晓,因为罗晓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那两个标志性的小酒窝,年少时的陈逸就爱偷看她笑起来的模样。

“那谁!罗晓是吧!”陈逸一边摸着牌一边惊呼起来。

罗晓在她的脑海里仔细的搜索着有关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所有信息。愣了一会儿,她终于想了起来陈逸,这才惊讶道:“哎呦!你是陈逸对吧!”

“是啊,咱俩那时上初中的那会儿,不是还当过同桌嘛。”

“对啊,那时候你高高瘦瘦的,上课老喜欢找我讲话。”说到这里,罗晓笑了起来,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少女才有的娇羞。

“是哦,害得你经常跟我被老师点名骂。”两个人打了一圈麻将后,就互相加上了微信。

陈逸也是才得知罗晓也是最近才搬到这边小区来给她儿子陪读的,罗晓的儿子是在本市的重点高中读高一。两个人打完麻将后唠了好一会儿家常才各自回去。

陈逸对这次老同学的重逢似乎格外高兴,晚上回家的时候嘴里还哼着小调儿。方玲玲看到老公这么高兴的样子,忍不住打趣的问道,“你回来的时候是路上捡到钱了吗?这么开心。”

“嘿嘿,不是捡到钱哦,比捡到钱更高兴的是我今天竟然遇到了二十多年没见的一个老同学。”

“男的女的呀。”方玲玲靠在客厅沙发上不停地抹平她脸上因为说话而变得皱巴巴的补水美白面膜。

“男的,当年跟我还是同桌呢,他儿子在市一中读高一。”

“能考进市一中那孩子是了不起啊。”

夫妻俩就这样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陈逸自打和罗晓在麻将室见过一面后,他那颗沉睡了很多年的心似乎又被激活了过来。他最近也不去打麻将了,开始天天盯着手机跟罗晓在微信里聊的热火朝天,从回忆初中校园生活聊到现在两个人各自家庭的情况。

罗晓的微信头像是一匹骏马,她的微信昵称叫“浪迹天涯”,陈逸没有给她改备注,但是他总会每次和罗晓聊完天就删除他们俩的聊天记录。

方玲玲最近也开始察觉到陈逸似乎有点变化了,以前他早上出门从来不会擦皮鞋,现在他每天早上出门都要把皮鞋擦的蹭亮。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有点怀疑,陈逸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怀疑总归是怀疑,方玲玲也不敢贸然去跟陈逸闹,毕竟现在陈逸也没有露出什么蛛丝马迹。她给超市请了两个店员,自己去餐馆给陈逸帮忙去,顺带盯紧他。

陈逸也不傻,他知道方玲玲是怀疑起他来了,嘴巴上说来给他帮忙,实际上不过是来监视他罢了。不过陈逸也不怕方玲玲来查他的岗,毕竟他和罗晓也不过是在微信上聊聊天罢了,也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

方玲玲在餐馆帮忙的这段时间里,陈逸表现的和往常并没有哪里不同,甚至方玲玲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了。

为了确定自己的怀疑究竟是否正确,方玲玲晚上趁陈逸睡着用他的指纹解锁了他自己的手机,方玲玲打开了陈逸的微信,一翻好友列表,两千多好友呢,里面有很多都是是店里的顾客。

如果挨个翻好友,估计翻到天亮也翻不出什么名堂,方玲玲心里想道。她随手翻了下聊天界面,都是正常的聊天,也没看到有什么比较出格的话。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吗?方玲玲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时,一个网名“浪迹天涯”的人发来了一条微信。

“明天上午八点去开房吧,下午两点我要去儿子学校开家长会。”这句话的末尾还有一个亲亲的表情。

方玲玲看到了这条微信后,心里好像被重重的插上了一刀,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咱们八点在格林豪泰酒店见面吧。”她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回复了“浪迹天涯”的微信。

“不是在联达吗,怎么又改成格林豪泰那么远了呢?”

“我老婆最近盯我盯的紧,去格林豪泰安全一点。”

“嗯嗯,好的,明天见咯。”

“嗯嗯,好的。”

方玲玲删除了和“浪迹天涯”的所有的聊天记录。这一晚,她一夜无眠,可身旁躺着的陈逸却鼾声如雷。

第二天一大早,方玲玲就起床准备去会会那个“浪迹天涯”了,她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因为平时保养得当,虽然她已经四十三岁了,但是看上去却顶多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陈逸并没有发现方玲玲的异常,只是觉得她今天的妆容还挺迷人的,所以他也一反常态的在出门的时候亲了方玲玲一口。

等陈逸前脚出门,方玲玲就后脚打着出租车赶往格林豪泰酒店。果然在酒店大厅里,方玲玲看到了一个四十岁左右微胖的女人往门口张望着。

方玲玲径直地走到了罗晓的面前不等她先开口就说道,“等陈逸是嘛?”

罗晓愣住了,这时她攥在手里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显示陈逸给她打来了一个微信电话。

“接呀。就说你在格林豪泰酒店等他。”方玲玲冷笑了起来。

罗晓没有接陈逸给她打来的微信电话,她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方玲玲。她的脑海里突然跑出来一些她曾在网上看过的原配暴打小三的画面。

见罗晓不吱声,方玲玲心里想着这个狐狸精胆子也不大嘛。

“大家都是有家庭的人,也有儿女了,你说你干的什么事?一个有夫之妇还出来跟别的有妇之夫开房。这么饥渴你去做鸡呀!”方玲玲在酒店大厅对着罗晓破口大骂起来,一边骂一边用手机录视频。见罗晓想走,方玲玲一只手拽住罗晓的领口不放。

“要点脸,都几十岁的人了,不要学人家电视里搞出轨。你出轨能有什么好下场呢?离婚跟陈逸?我告诉你,陈逸要是跟我离婚,你是一分钱都捞不着的,家里所有的钱都在我的手里。”方玲玲的骂声引来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此刻的罗晓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我今天第一次抓到你,我给你面子。不要有下回了,玩火自焚听过吗?”方玲玲停止了谩骂,也松开了手,罗晓的衣领被拽的变形了,她懊恼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低着头跑出了酒店门口。

处理完了罗晓,想到了陈逸,方玲玲也是怒火中烧,但是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方玲玲强忍着怒气打了个电话借口家里来了他的一个朋友把陈逸骗回家了。

陈逸一回家看到方玲玲怒火冲天的样子,还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老婆?不是说我朋友来了吗?”陈逸在客厅四周张望着。

“哼。”方玲玲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自己好好看看吧。”方玲玲把手机里她在格林豪泰酒店里录的视频打开了。

陈逸一看到罗晓就知道他的事情败露了。但是他自以为自己做的是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被方玲玲发现了。

“既然你发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是的,我本来是想和罗晓约一炮,毕竟她可是我曾经中学时代的暗恋对象。”

“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不对,毕竟彼此都已经成家了也有了孩子。”

“老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我从你这个语气没有听出来你是在认错。”方玲玲愠怒道。

“那你要我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是也被你及时阻止了。也算是悬崖勒马了吧。”

“陈逸,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四十多岁的人了,别给我整什么幺蛾子出来。跟我离婚的下场就是净身出户。我看你要是一分钱都没有,你的老同学还跟不跟你开房!”方玲玲越说越气,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陈逸扔了过去。

陈逸也没有躲,看到朝自己飞过来的烟灰缸,这一刻,他突然醒悟了过来。

拥有一个貌美如花还勤快的妻子和一个听话懂事的女儿这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气吧,自己怎么还能想着去出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