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红酒绿惹人醉,十里相思赋予谁

灯红酒绿惹人醉,十里相思赋予谁

        苏家的小姐没了,听到的人都是摇摇头,何苦呢?

      北平的苏家,特别的有钱,也特别没权,苏老爷低调做生意,不参和旁的事儿,清朝没了,民国初始,很多女子也开始从闺阁解放,新衣裳新发饰,可是苏家老爷骨子里甚是传统,不论多宠爱女儿,都不允许她到新学堂里读书,到大街上买东西抛头露面。

        苏小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家里也请了先生,不对,现在是叫老师,是一个洋人女子教导她洋文,她和老师用洋文说话,老师叫她的时候,是“Su”,她用听成“素”,不过也没办法,听得懂就是了,苏老爷不喜欢外面的新式社会,新式关系,更不许府里的人谈这些,她和洋人老师谈话用洋文,知道很多外面的事情,外面的女子可以和男子一样上学,甚至工作,还有老师也有一个境况和她相似的学生,叫付洁,是个男子。老师还鼓励她多了解实事,积极走向外面的世界。

这天的课讲完了,老师在下个月要离开了,回去她的故乡叫法国的地方,还说,将来如果苏小姐要来法国的话,她会好好招待的。丫鬟蓝儿很向往外面的世界,知道很多,时常和她讲起,法国是要坐很久很久的船才能能到的地方,苏小姐沉默的点了点头,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可是她离不开这里,也去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啊。

元宵的灯会很热闹,穿着新式衣服的女子不少,洋溢着喜悦,自在的和男子说话,苏小姐心里是羡慕的,多自由啊!蓝儿也说,“小姐,以后我也好想……”话没说完就停下了,这可是小姐啊,小姐待她再好,她也只是个丫鬟,僭越了本分!未完的话,苏小姐也知道,谁不想要自由呢?

还有一家卖衣服的店在众多的花灯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都是时下最新的衣裳,露胳膊露腿的,伙计看苏小姐衣服料子,得了,来了个有钱的。赶紧招呼,“小姐,这些都是最新的衣裳,您看看这花纹,这料子,再看看这裁剪,最适合您的身材,又好看,又喜庆!”伙计的话,让苏小姐愣住了,确实很好看……也可以穿……的吧?

看完衣服,无暇看花灯的苏小姐往约好的地方走,老师说想走之前和学生聚一下,苏小姐第一次来到了咖啡馆,老师熟练的点咖啡,反倒是苏小姐穿着的衣裳和这咖啡馆倒有些格格不入,蓝儿显得很拘束,兴奋又好奇的看着咖啡馆。

老师的另一个学生,付洁,翩翩公子,老师说的绅士。不同于经商的苏家,付家是书香门第,也有自己的私塾,不允族人去新式学堂上课,长辈说,男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

模仿起家族长辈的样子,“…成何体统!”逗乐在场的人,缓解了苏小姐心里的尴尬,元宵喜乐,这场饯别,没有多少悲伤,老师说,我们肯定可以再见的,毕竟生命那么长,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来到这里,等待再会!

老师太兴奋了,说着说着就和学生说起了洋文,学生也用洋文答了,可惜时间不短了,在苏老爷说的归府时间前要回到,所以苏小姐只能告辞了!

匆匆一面的过客而已,春时三月,苏老爷准备给苏小姐说亲,苏小姐一直都婉拒了,等到次年的七月,在苏府的后院,站着对望的付洁和苏小姐、跪在地上的蓝儿,被叫到把守后院的仆役,震怒的苏老爷,堵不住的消息散出去了,付洁被付老爷用藤条打得很狠,苏小姐被苏老爷怒斥,“女儿家的清白你都不要了吗?学洋文,你学了个不知廉耻!”

付老爷和苏老爷本来说好要来提亲的,可是不知什么差错,付洁又被打了一次,又不来了,渐渐的流言蜚语皆是付家薄情。

拖到了轻轻冷冷的时节,苏小姐没了。

大家只知道没了,不知道怎么没了的。

局势不太平,察觉到不对的付家已经离开避难说是去上海,苏老爷也不傻,举家南下。

苏小姐的丫鬟蓝儿在随行的马车里,脸色苍白,大家都说她被吓坏了。

蓝儿不懂,事情和想象的不一样。

从小就是苏家的仆人,跟着小姐身边,后来苏府里的老人在说外面变了,她就多了解外面的事。

女子可以上学,女子可以工作,女子可以自由恋爱。人人平等。

蓝儿知道这些,心里想了很多,为什么我就要当仆人呢?苏老爷不许苏小姐去学堂,请了老师,为什么我不可以去学堂呢?

那天,苏小姐去咖啡馆赴约,谈吐落落大方,蓝儿一直想,如果是我,可以做得更好的!

尤其是……面对他,看到付洁的时候,蓝儿鼓励自己,不是僭越,是自由,平等。她也识字,给付洁的信还有相思扣都是她的,可是被小姐发现的时候,她还是害怕了——

夜色苍茫,苏小姐温柔的脸庞第一次有了生气的样子,“蓝儿,你怎么能私会外男呢?还是在苏家,”转身又向付洁道,“付先生,你也请自重,外人来访,不知会主人,是为私闯,就算把你送官,付家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蓝儿跪在地上,重重的磕头,“小姐不要,蓝儿的错,是蓝儿的错。蓝儿以为现在都是平等了,可以自由恋爱,才……蓝儿知道错了。”

付洁脸特别红,“我确实很喜欢蓝儿,现在是自由平等的时代,可是我也做错了,该罚。”

冷笑看着付洁的苏小姐,“读过圣贤书,喝过洋墨水的付先生就一句喜欢一句做错该罚了事吗?你喜欢蓝儿,你应该登门拜访告诉我父亲,告诉他,你喜欢蓝儿,你要和她在一起,自由平等,是你该把该给都给蓝儿,让她堂堂正正的和你在一起,大大方方的上门拜访,而不是私闯幽会。”

面对讨饶的蓝儿苏小姐也没留情,“蓝儿,既然自由平等在你心里是做事的标准,你也要爱惜自己,他爱你,绝不会让你为难。你爱他,更应该自爱!”

苏小姐的训斥句句占理,只是没料到苏老爷会来,会误会付洁和苏小姐有私情。

蓝儿想到这就歉疚,本以为付洁会上门提亲,小姐嫁给他,自己……当小,事情也可以解决,谁知付洁没来

更没料到安身的药也被苏老爷发现,当天夜里苏小姐就没了。蓝儿拜托了熟识的远亲落了身。

不得休养,又要南下,蓝儿落泪了,到底得到了什么呢?

付家去往上海,付老爷知道苏老爷南下才特意避开的,付洁被打的那一晚,想到苏老爷说的苏小姐有孕在身,也该下聘,付洁抓着付老爷的手里的藤条,“爹,我保证,苏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我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认。”

付老爷知道自己的孩子,该认的错认,不是他的错,付府的颜面更不能丢,所以很直接的告诉苏老爷,商户人家不要用这么龌龊的手段,妄想嫁入付府,还是去找孩子真的爹吧。

本来事情都结束了,结果,付洁嚷嚷着要娶一个丫鬟,把付老爷气到了,借故搬迁。

十里洋场灯红酒绿,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旁边不缺人。

“这相思扣很好看啊,少爷,不知是哪家姑娘拴了你的心呢?”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