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她却被这激情彻底的摧毁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她却被这激情彻底的摧毁

张芸看看了手表三点半了该去接儿子放学了,她关掉电视拿上车钥匙出门了。从家里过去刚好半个小时,接上儿子再去楼下超市买点菜回来,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过着。而这样的生活她已经过了八年了,从儿子出生到小学二年级,她已经当家庭主妇8年了。

别人都说她命好嫁了个好老公,不用出去上班只要带好孩子做做家务。最重要的是老公宠她,工资如数上交还让她掌管家中经济大权,怕她闷坏了有时间就带她和儿子出去旅游。日子好像很圆满,却又少了点什么。比如今天闭上眼睛张芸都知道今天晚餐要做红烧肉,西红柿鸡蛋,小炒肉,这是老公和儿子爱吃的菜。洗完碗后辅导儿子做作业,老公玩他的游戏。晚上10点儿子睡后两个人要“做功课”,今天是周五是他们每周固定的“功课日”。

这样的日子让张芸觉的索然无味,以至于她现在常常躺在老公身下,却常常想着别的事情。就比如此刻老公在她身上“运动”,她在想着这周天的同学聚会,到底要不要去呢?如果去要穿那件衣服好呢?嗯,就穿今年双11新买的那款大衣,两千多呢一直没什么机会穿出去,再配上上周买的靴子....当张芸想好这些老公已经完事呼呼大睡了,张芸抓起床头的纸巾胡乱擦了一下便睡过去了。

周天一大早张芸便起来打扮化妆,老公笑着打趣说:“打扮的这么美,要不要我去当护花使者?”张芸笑笑拒绝道:“都是我们一些老同学,基本都是女生,聊孩子聊包包和化妆品,你去干嘛?”老公便不再坚持,只叮嘱张芸早点回家便自己送儿子去辅导班了。

进包间前张芸在大厅里掏出镜子照了又照,生怕哪里不得体惹的同学们笑话。一推开门满桌的人在谈笑风生,张芸有一点点拘束,离开职场后除了过年和亲戚们一起吃饭,她好些年没经历这样的场面了。好在同学们都很热情,一下打消了张芸的不自在。她刚坐下旁边一个风趣又熟悉的声音打趣道:“真是女大十八变,我们高中时的小黑妹变成大美女了。”张芸抬头一看一下愣住了,陈佳文,高中时班里的风云人物,人长的帅又打了一手好篮球,是很多女生暗恋的对象,当然张芸也是其中一个。

张芸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接话,闺蜜然然就大声怼道:“那是你也不看看芸芸的老公一个月赚多少?家里两套全款房,自己接孩子上学开的是奥迪。典型的阔太太用的护肤品都是名牌,能不变美吗?然然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一桌子的人都听到,张芸不好意思的拉了拉然然,示意她别说了。可是看到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张芸心里还是乐开了花,要知道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不是谁都能买的起房的。

那顿饭张芸吃的愉快极了,旁边的陈佳文殷勤的给她夹菜倒饮料,还时不时讲个笑话逗的自己大笑。他还是和上学时候一样会讨女孩子欢心,张芸忍不住多打量了陈佳文几眼,却发现他正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张芸的心突突的跳着,却听见然然在自己耳边嘀咕着:“你千万别理陈佳文,成天游手好闲不上班还欠了一屁股债,妻子也离婚跑了。张芸没想到班里曾经的风云人物如今却混成了这样,心里不由的觉的可惜。

如果这是一场普通的同学聚会,吃完饭后大家便会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中去,而就在陈佳文拿出手机要加张芸,张芸犹豫了一下就通过的时候,便注定了这是一场改变张芸命运的聚会。从此陈树佳开始每天发微信给她,有时是幽默的笑话,有时是日常的问候,这一切打破了张芸平静的生活,她开始每天盼望着手机响起。但是理智让张芸不得越雷池半步,她告诉自己就是一个普通朋友聊聊天而已,直到老公被外派去了别的城市几个月,她第一次单独和陈佳文见面了。

见面的地方是陈佳文订的,一个很私密的温泉酒店。见面的时候陈佳文送了一大束玫瑰花给张芸,好几年没收过花的张芸像初恋的少女般涨红了脸。因此当陈佳文的吻落下来的时候,张芸明知道自己该拒绝,却还是忍不住回吻了他。那天晚上在酒店的大床上,张芸体会到了久违的激情,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没有每天的柴米油盐和孩子,只有了单纯的快乐。

偷情就像吸毒会让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更何况还是陈佳文这种阅人无数的情场老手。他总能随便撩拨几下就让张芸在床上溃不成军,然后乖乖的听他的话。就像此刻他一边在张芸的耳边呼着热气,一边上下其手,张芸的身子软的没力气靠在他身上,想要得到更多的爱抚。完事后陈佳文又以做生意为由多次向她要钱周转,张芸虽然不情愿却还是转给他,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眼看着家里的积蓄一点点被掏空,张芸的心里又害怕又自责。直到老公听到风声赶回来把她堵在酒店的床上。亲戚朋友都知道了她的做的丑事,离婚,净身出户,孩子抚养权归爸爸,一夜之间她成了过街老鼠。

她拿起手机给陈佳文打电话,却是一个年轻女孩接起的。张芸没想到陈佳文这么快就有了新欢,而自己却落到这个下场。她找到陈佳文的出租屋想让他还回从她手里拿的四十多万,却听到他和另外一个女孩在床上做着恶心的事情。她在门外大声的砸门又哭又骂着,她恨陈佳文毁了她的一切。门吱呀一声开了,陈佳文拉着裤子的拉链抽着烟骂道:“你个老女人在这里鬼嚎什么?”“你个人面兽心的畜生还我钱来。”“还钱?那不是你自己给我的吗?”“你不要脸,你....”“我不要脸,不知道谁是不要脸的荡妇,要不要我把那小视频发你爹妈看看?看看他们养的好女儿,那叫一个浪....”“我和你拼了.....”张芸扑上前去撕打着,却被陈佳文一脚踢开,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张芸离开了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她没脸面生活在这里,她去了一个偏远的城市打工。因为多年脱离职场她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便去给别人做保姆。她看到女主人和男主人一家简单平淡的生活才明白,原来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的,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