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萍一生飘摇半世,一个将好牌打烂的男人如今过得可好?

浮萍一生飘摇半世,一个将好牌打烂的男人如今过得可好?

同学阿会下午来我家店铺购物,两个老同学许久没有见面,自然有聊不完的话题。

阿会和我是一起长大,一同读小学和初中,是同学兼闺蜜的关系,后来我们各自成家后,见面的机会少了,她这些年又一直在广东打工,只有年关将近才回来。

说起她的姻缘,还真是缘份啊。二十多岁的她并不挑剔,长相也不错,却一直阴差阳错没有遇到合适的。后来嫁给她老公,是村里一位外村嫁进来的邻家大嫂做的媒,这位大嫂见阿会勤劳本份,将她介绍给自己娘家同样二十大几还没有女朋友,又沉默寡言的小舅子,想不到两人竟对上眼了,才相亲几天就订婚了。现在夫妻恩爱,孩子都快找男朋友了。

问及那位给她保媒的邻居大嫂,如今成了她大姑姐的女人现在怎么样?她摇摇头说过得不甚如意。

那位邻家大嫂,人长得漂亮,待人也热情,在婆家辛苦半辈子,几个孩子也已成年,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两人却离婚了。

邻家大哥夫妻俩在集镇做鲜鱼生意,多年前夫妻俩白手起家在集镇购买了属于自己的商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了,却因为邻家大哥迷上了赌博,一夜之间将商铺输掉了。

他还不知悔改,每次输了钱就找他老婆要钱,不给钱就往死里揍。自己赢了钱就吃香的喝辣的,不管家里人有没有吃。

有一次,邻家大嫂埋怨大哥不要到外面吃早餐,餐馆里一碗面几块钱,他一个人享受,如果他拿这几块钱买点肉回来,全家人都能吃上一顿大餐。这本是一句实在话,邻家大哥却迁怒于她,将她暴打一顿。

有时候她的孩子们上学要几块钱零用钱,也会招致他们父亲的一顿臭骂。经常是等这位脾气暴躁易怒的父亲睡着了,邻家大嫂才偷偷拿点钱给可怜的孩子。

这样的次数多了,邻家大嫂心也冷了,加上她男人动不动就骂她,有时碰上他心情不好还会遭到一顿暴打,后来邻家大嫂不堪忍受自己男人的喜怒无常又大打出手,抛下几个半大孩子,悄悄逃到广州打工去了。

原以为女人走了,男人会收敛一点,结果这个男人竟放下狠话“如果三个月之内不回来,以后就别回这个家了。”

这话起了威摄作用,过了三个月,阿会的大姑姐还是辞工回家了。可是回家来等待她的不是夫妻关系改善,而是又一顿毒打。如果说上次离家出走只是吓吓他,这一次将她的心彻底打碎了,她咬咬牙起诉到法院,毅然决然地想把婚离了。

邻家大哥原以为他老婆是闹着玩的,不会真的离婚,后来见她起诉到法院,觉得很没面子,心想一个半老女人离了婚能去哪儿,竟很爽快地答应离婚了。

阿会的大姑姐离婚后,一直在广州打工,和自己的孩子们之间只能偷偷联系,想要给孩子们寄点钱和衣物,都只能悄悄给。她回家后也不敢明目张胆去看望孩子们,只能等前夫不在家时才悄悄去看一下。如果前夫知道她给孩子们买了礼物,都会丢出来,连带着孩子们也免不了一顿责骂。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切。阿会的前姐夫心里一直记恨着妻子绝情离他而去,却不知道自己打人时下手有多狠。

随着几个孩子相继辍学出外打工,邻家大哥也开始洗心革面做人。几年时间,将欠的外债还清,又在家里建了一栋楼房。一个人忙里又忙外,俨然换了一个人。

于是有好心人想,这一对欢喜冤家离婚多年,男未婚女未嫁,何不劝他们破镜重圆。在好心人和他们几个女儿两头周旋做工作的前提下,两人都答应重新开始一起生活。

阿会的大姑姐又回到了曾经的家。最开心的莫过于几个孩子见到父母团聚了。

生活中的可是太多了,两边的亲人们还没来得及高兴,这一对分开太久的夫妻又因为琐事发生争吵,阿会的姐夫又狠揍了妻子一顿,两人还没相处一个月,又劳燕分飞了。

后来阿会大姑姐的女儿相继出嫁,这位母亲都没有来参加。

我问阿会,她大姑姐现在成家了吗?

阿会摇摇头“都快五十的人了,她都被那段婚姻吓怕了,肯定不会再找人了。哎,我大姑姐这人真是辛苦半辈子,为她们那个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人吃了亏戏又不好看。现在快过年了,前几天打电话问她回来过年不,她不愿回来,说一个没有家的女人,哪识年的滋味。”

听一个历经沧桑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让人心里还是涌起一阵悲凉。大家都盼望着春节合家团圆,而一个快年过半百的女人还如一片浮萍般四处飘泊,到底是命运不济,还是原本一付好牌被自己打烂了呢!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