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秘密:结婚前夕,我却撞到未婚夫和他的表姐抱在一起

陌生人的秘密:结婚前夕,我却撞到未婚夫和他的表姐抱在一起

一、婚纱店里的熟悉声音

我叫小米,今年23岁,在一个四线城市的小公司上班。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和我的未婚夫小辉结婚了。

下午六点下班,小辉发微信给我说,今晚公司加班,就不陪我看新上映的电影了,下次补上。

我想,这部电影必须要情侣一起看,才有意思,那我就等小辉下次有空,再一起观看。

本来想直接回家,没成想接到婚纱店工作人员的电话,说店里有新的婚纱到了,让我去看看,是否有喜欢的款式。没想到,我这一去,逐渐揭开了我未婚夫掩藏已久的一个秘密。

婚纱店隔我上班的地方不是很远,走路不到半小时就能到。我到了店里,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挑选了三件新款的婚纱,准备试穿。

进了试衣间,我忽然听到隔壁传来耳熟的男生声音:月月,你选的这套婚纱,简直太符合你的气质了。

这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有点像小辉的声音。我转念一想,小辉不是正在加班吗?因此,我就没有细想,继续在店员的帮助下,试穿婚纱。

试穿婚纱的效果不错,我跟店员聊了一些细节,便打算打道回府了。

说起小辉,他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奉行距离产生美,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是独自居住。即使我上次建议,订婚以后两人一块儿住,小辉都不答应,说结婚了一起住,才名正言顺。所以现在还是遵守周末有空的时候,再一起厮守。

我闺蜜吐槽我:你不看紧点,小心小辉出墙哟。

我还打趣我闺蜜:小辉老实巴交的,不会有歪心思的。

从婚纱店出来,脑袋里无意识的想起刚刚那个熟悉的声音,我突然决定:小辉加班一般到十点结束,我今晚就去他那里,给他准备夜宵吧。

二、见过三面的“陌生”女人

带着愉快的心情,我打车到了他所在小区的楼下。到了他的家门口,我才想起,我忘记带钥匙了,真是马大哈一个。我赶紧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四十了,小辉应该快回来了,我就不打电话给他,等他到了,给他一个惊喜吧。于是,我就在他房门口的窗户边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等他回来。

没想到,一等就等了一个小时。正当我忍不住要打电话给小辉的时候,小辉的门开了。而门里的一幕,让我的下巴都惊得合不上了。

竟然,竟然,小辉和一个我认识的女人搂抱在一起。那个女人是他所谓的“表姐”。

那个女人,我是认识的。

一年以前,我和小辉通过相亲认识。当时我就被小辉俊秀的外表、温柔的性格所吸引。顺理成章的,我跟小辉成了男女朋友。也就是那时候,小辉说,他老家偏远的很,在县城里有个老家那边的表姐过来公司上班,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希望带着我见见她。

那是我第一次见那个女人。约30岁的年纪,身材苗条,简朴的穿着之下还带着农村人特有的羞涩的笑容。我大方热情面对,毕竟,她是小辉带我见的第一个亲人。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我和小辉的订婚仪式上。小辉说,家里农活忙,父母抽不开身,他那边就只有表姐代表长辈参加订婚仪式。我家里父母开明,没有多追问。我当时还怀着一身敬意看着她,感谢她参与了我和小辉这么重要的订婚仪式。

没想到,第三次见面,竟然是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小辉和他“表姐”搂抱着一起下楼,隐约听到小辉说,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他们太投入,竟然没有发现站在窗边的我。

回过神来,他们不见了踪影。我赶紧跑到另一个楼梯口的阴影处,以防他发现我来过。

我的心很乱,当初有多么的信任小辉,现在的心,就有多么的痛苦。

我不由得想起,我和小辉相处以来的点点滴滴,细思极恐。

小辉奉行的“距离产生美”,可能只是为了方便他与“表姐”亲亲我我;小辉至今没有跟我有过亲密接触,可能只是因为不爱我,而不愿意碰我;小辉大部分时间不喜欢跟我视频,我撒娇也不行,可能就是因为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三、寻找真相

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要搞清楚,小辉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就算是“死”,我也要搞得清楚明白。

第一步,我开始确认“表姐”的工作环境。

记得小辉说过他表姐在城西的一家装修公司做前台,因为我家在城东,我几乎没有去过城西。我下班后,特意跑去城西一趟,发现小辉的“表姐”确实在装修公司做前台。等到她下班后,我说我过来办事儿,刚好约她一起吃个晚饭。一起吃饭,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她老是让我多担待点小辉,说小辉脾气急,让我多包容。我笑着点头:你这表面功夫做的还挺到位的。

第二步,我开始有意无意经过小辉的公司接他下班。

接连三天,我们都一起吃晚饭,他再送我回家。在这个过程中,我试探着问他:今晚去你那边吧,我爸妈这三天都出差,我不回去,他们也不会知道的。他找借口推辞了,反而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想,我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他都无动于衷,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我。

那么,我更加疑惑了:那他到底娶我干嘛?

既然这样,我必须得使出杀手锏了。

小辉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负责做销售这一块。他们公司的产品比较畅销,因此,买家想要拿到货,就会惯性的“打点关系”,小辉还给我抱怨过,他很讨厌这样的行为。可是,时间久了,小辉的意志力也就没那么坚固了。

恰好,我的闺蜜是个人精,在小辉的企业里有个关系不错的哥们。不到一个星期,小辉近两年的所有收支,包括有几笔来源不明的收入,都在我手里了。

我把小辉约出来了,很正式的邀约。

小辉看到我手里的复印件,他的脸色变了又变。

小米,这是什么意思?

小辉,我只想知道你和你“表姐”的真实情况。

小辉听我说完,脸色惨白。他告诉了我他和他“表姐”的故事。

“表姐”叫晓月,今年33岁了,真实身份不是小辉的“表姐”,而是小辉谈了5年的情人。

晓月跟小辉确实是一个村的,比小辉大8岁,读完高中就外出打工。晓月跟小辉关系很好,小辉学习好,但是家里贫穷,所以晓月愿意资助小辉读书的部分用度。到大学的时候,小辉考到晓月所在的城市。一来二去的,小辉与晓月恋爱了。大学毕业之后,小辉带着晓月回家乡,小辉父母感谢晓月对小辉的资助,可是要是谈婚论嫁,小辉父母觉得晓月比小辉大八岁,学历方面也有差距,不是很同意。

后来,小辉到县城上班,晓月也找了份装修公司前台的工作,本来以为小辉父母会同意二人的姻缘,可是小辉父母就是不放手,说除非小辉找不到对象了,才会同意。

所以,小辉就和晓月商量出先找一人结婚,离婚了再跟晓月结婚。这样,小辉算是再婚,小辉父母也不好再挑理。

我明白了。

原来自己就是他们选中的“牺牲品”。

四、尾声

后来,我对父母说,跟小辉性格不合,分手了。

听说,小辉带着晓月离开县城,去了省会城市。

我想,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如果是以牺牲别人的幸福作为垫脚石,未免太自私了点。

小辉的父母固然有他们的坚持与固执,可是作为子女的也要有自己的坚持与底线。

或许,小辉和晓月确实是真爱,小辉的父母看到自己孩子幸福,可能也不会反对了吧。

希望小辉和晓月能够明白这个道理,过上幸福的生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