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请深爱,别把相爱熬成遗憾

如果爱请深爱,别把相爱熬成遗憾

        “我走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吻别、没有拥抱,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事实上,这边的生活对我来说没什么好留恋的。一段似乎不错的爱情,但距离远了,谁又有真的能一直走下去这个信心呢?与其等到大概率的以后分开,不如就这么分开吧。”她想着这些,心里宽慰了许多,但又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些什么现在还说不出口的东西。

        那不勒斯的阳光依旧灿烂着吧,回米兰以后真想再去看看。她的思绪飘的很远了,但她清楚这是她让自己努力不去想他的结果。

      可是那不勒斯,又是这个地方。那是他们相遇的地方啊。他说过:“人的思绪是不总被自己控制着的。”她想起上一次的吵架。吵架的内容早已忘了,他俩都是不计较的性子。但她记得他说的这句话。你说对了呢,她喃喃道。

        其实她是希望他拉住她的。最好是冲上来问她,为什么?然后紧紧的抱住她、和她吻别——像以往的那么多次分别一样。那样她就能告诉自己,还要再见呢,他和她还能再见的。

        可惜,他也是个理性的人,她也一样,何况这个决定是他们经历了所谓理性的讨论决定的。这一点她很清楚不是吗?该死。她心里咒骂一句。为什么这家伙不能在这种时候抛弃该死的理性?

        她能感受到自己心底的不舍,每一步走向机舱,不舍的念头都越来越汹涌。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的旋律传来,机场的音乐居然如此应景的换成了这首。她对这首歌太熟悉了,遇见他之前的空窗期就靠着这首歌去缅怀自己的初恋。每天都要单曲循环,即使熟悉到坐在钢琴旁就能完整的弹出来,也依旧单曲循环着。

        那时的她正陷入了一个深深的黑暗循环中,她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光了。毕竟一个对爱情期望如此之高的女子,却被以为会相守一生的人狠狠背叛。多么讽刺,如同琉璃的饰品在大理石地板上摔的粉碎。

        背叛不需要多么狗血的剧情,也没有电影小说里描写的歇斯底里的争吵、哭泣。只需要那个心离开了你的人轻轻的说一句:对不起。你便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明白了又如何呢?她终于在那个瞬间理解了那些抽烟喝酒的人。不论是吸入尼古丁的那几秒带来的飘然或是酒精在血液代谢的缓慢过程里意识变得模糊,都能让一个人暂时摆脱彻彻底底的清醒。

        老人们喜欢说难得糊涂,作为一个偏理性的人她曾经悄悄不屑过,糊涂不就意味着愚蠢,她一点也不稀罕。可那时的她多希望自己不那么明白。多希望自己读不懂那句对不起。可是她做不到,那句对不起说出口的一瞬间,她就明白一切都结束了。不论是尊严抑或是愤怒不甘都不允许她在停留在那里。

        “分手吧。”她努力很平静的说道。即使内心的许多东西在极快的崩塌,她也告诉自己他不配再拥有她的脆弱。

        初恋结束后,她消沉了很久。的确啊初恋不配再拥有她的脆弱,可是即便如此,这段在措手不及间结束的感情还是让她陷入痛苦。从习惯一个人生活变作习惯两个人一起生活,这是个不小的转变。而习惯从来是顽固的事情。

        刚分开的时候人往往是未曾那么深刻的意识到结束的。可慢慢的习惯会时刻提醒着你一切已经变了。

        买菜的时候可能会买多菜,而做饭的时候又会发现菜做多了。洗漱台变得空了一半,然而把所有的东西排列好,却也填满不了空余——毕竟设计的就是双人用的家具,当然有足够的空间放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要用的所有洗漱用品。

        无人与我共黄昏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曾经历过有人一起共着黄昏的日子。突然变回一个人,便很难不去惆怅无人与我共黄昏的孤寂了。

        好在时间的确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生活的齿轮很难因为个人情感的起伏而停止旋转。学语言、申请学校、出国一环扣一环,一步接着一步,走着走着也就慢慢恢复了自己一个人的日子。然后终于做到了只要不提,就可以当作一切安好的所谓心态平和。

        “你好!”空姐面带笑容的向她问好。“你好。”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沿着机票上的座位号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她拿出手机,下意识的就准备给他发上一句关于要出发了之类的话。然而,她突然想起来,他们已经分手了。习惯,又是习惯,她摇摇头关了机。

        飞机很快起飞了,她看着窗外的云朵出了神。以往总会觉得云朵都是一样的,因为心里还想着许多事情,譬如他在干什么云云。所以竟从来没有这么清闲般的去看过云朵了。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在心里放进另一个人的时候,就恨不得一切都要与他有关。他填满了她心底的空洞,温暖了她的心。因此她鼓起勇气,把他放进了心里。

        “为什么要把一个人放进心里啊?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你的心。多累啊?”她想起一个朋友曾经问她的话。

        “因为那种心里满满的感觉,那种确定的拥有了彼此一切的心情可以让你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真实的存在着、幸福着啊。”她记得自己的答案。

      “真实的存在着、幸福着。不,现在的自己大概是真实的存在过、幸福过吧。”她想着,一时间觉得有些愣住,自己在哪里?自己真的存在吗?

        那些比如发一首歌给另一个人不说话,他就知道你想告诉他的一切的之类的感觉她已经失去了啊......

        到了米兰已经是晚上了,她拿了行李往机场外走去。现在是冬季,温和多雨的地中海气候着实算是温柔的了。但米兰的夜里有些凉,她觉得自己应该围上围巾的。

        她有过一条长长的羊绒围巾,可以把她大半个人都裹住的那种。但那是她和他去年去罗马的时候买的。基于所谓分手的仪式感,他们约定了不再使用与对方有关的东西。

        那条围巾当然首当其冲,毕竟围巾背后那些被赋予的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含义,着实不适合他们这样已经分手了的人。

        作为一个在中国南方没见过雪的城市长大的她来说,第一次收到围巾、还是在罗马的一场雪里,的确会是相当难忘的回忆。

        毕竟我们都知道,不论是爱情也好,还是生活里的其它事情,第一次的记忆总是多少会比较深刻的。尽管你以后也许会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但是第一次就是有一种让人眷恋的魔力。

        异国他乡的一场雪里,爱人温暖的体温与赠送围巾的小心思,都让那时的她产生了恨不得让雪再下大一点、久一点的想法。

        于是她拉着他在街上走着,不许他松手,也不在意雪花融化后湿了头发。她就紧紧的牵着他的手笑着。他问她理由她也不说,只说我们再走走吧,只是笑。

        她没有告诉他的是,那时雪花落在了他们的头发上,花白了他们的头发,慢慢的在街上走着,就仿佛世界只剩下了彼此,从此一生一世共白头。

        她站在路边等车,下雨了,不大但有些雨随着风吹到了她的脸上,怪冷的。她拢了拢大衣的领子,想暖和一点。

        车很快来了,她上了车。脑子里乱乱的,她是一个在爱情方面有些迟钝的人。觉知到自己对他的喜欢慢,一点点喜欢上他也慢。而现在,分开了,那些应该有的痛彻心扉,也终于一点点的感受到了。

        她觉得很痛,不是那种摔倒后的痛,而是一种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的痛。是一种牵着你的心脏、影响你的呼吸,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痛。她环抱住自己又攒紧了手,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即使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手心、掐出了血来也没办法让她冷静一点。

        她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要哭,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就像即使自己环抱自己再紧,也没办法给自己更多的安全感一样。于是,她松开了紧攒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泪流满面。

      《大鱼》里有这样一段话——人们说当你遇上你的挚爱时,时间会暂停。真的是这样。但人们没有告诉你,当时针再度恢复转动,它会无比飞快,让人无法赶上。

        时间过的真的太快了,到米兰以后的这段时间,她总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太慢。一天又一天的日历就都在没什么印象、自己似乎什么也没来得及做的感觉里被撕下了。

      生活的残忍有时候就在于,当你以为时间终于治愈了一些你的时候,它又把一些人、一些事推到你跟前。这时,你便明白了,时间不过是类似丙泊酚的麻醉剂罢了。药效过了,人还是得醒过来。

        分手后,她把他放进了微信黑名单里,如约定的那样,删除了他的号码。这样一个时代,你会发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其实很脆弱。有时候删了这些社交软件与号码,就很容易断了。

        但,她终究是舍不得。她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悄悄点开黑名单,去他朋友圈看看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第几次想他想到疯掉的边缘了。

        她把他在的城市的天气预报放在了桌面上。下雨了,会想着他有没有伞。天晴了会想着他应该会很开心吧,他说过他喜欢晴天。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明明自己是一个写下:“其实我有时候会觉得,很年轻的时候关于爱情的事情都是小事。因为生活中的烦恼,尤其是作为一个很年轻的人,要做的选择的繁多与繁多背后于个人发展的重要性占比之大,都足够让人忙的了,哪有什么时间与精力来烦恼爱情呢?”之类文字的人,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却难于自渡呢?

        爱情重要吗?她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们的分手,真的是因为所谓理性分析、所谓前途命运的不得已吗?还是其实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怯了,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选择坚持了呢?

        其实是后者吧,倘若那个时候他们能有一个人,去选择坚持、去给对方信心,去面对心里的怯,挽起对方的手。是否结局便不会这般呢?

        她不知道,毕竟生活不是剧本,没有反复修改排练的机会。生活就是你只能硬着头皮顺着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但它公平在于甜是你的、苦也得自己咽下。

        一学期很快过去,新年伊始,她决定与自己和解。她尝试去旅行,第一站便选在了那不勒斯。

        很多人会认为分手了,一切去过的地方都变的难以触碰。唯恐触发了回忆,从而难以释怀。 可,若要一份真正的放下,唯有去面对。

        他们相遇于佛梅洛山顶,既如此,她认为自己理应再去一趟。

        一月是那不勒斯的旅游淡季,人不多。她爬到山顶,向下俯瞰。俯视下的那不勒斯有种调和鸡尾酒的特异色彩。碧空下难以捉摸的维苏威火山,如多彩积木的民居,密密麻麻停满白色舰艇的港口,远处凌乱复杂的街区,纯净如油画的白云蓝天,以及一汪湛蓝深邃的碧波都尽收眼底。

        风景这种东西,倘若足够的美丽,的确可以拯救一个人的心情。阳光灿烂、海风咸咸的吹在脸上,让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她打开相机,拍下眼前的风景,发了朋友圈。她没有配文,在不用词语思考时,她就“什么都没在想”。因为她的思想无法用语言表达,不需要词语的轮廓。非要形容那种状态的话就是——思想在脑中伫立,词语却飞走了。

        如果不知道说什么,不如选择沉默。只是这风景着实美丽,觉得有分享的必要罢了。

        成长和释然未必有仪式感,何况是逼着自己去释然呢?但往往有时候这会来自突然的顿悟。她也曾唯恐触发了回忆,但如今站在这里却发现,风景如故,倒也让心里生出了一番岁月静好的感觉。

        遗憾是不可避免的,何况还喜欢着。但开始的美好却镌刻在回忆里,亦是不可磨灭。

        她记得和他曾去看《罗密欧与朱丽叶》但话剧时,殉情之时邻座的人感叹道,他们不如不要相遇。而他俩则相视而笑,相爱是无悔的,悲惨的只是结局,而遗憾从来都是各种可能里极正常的存在。

        讨论爱情,很多人喜欢假设这样两种可能,一是从未得到过,而是得到后再失去。人们讨论着哪一种不会那么后悔。

        她知道每个人看法不同,好在他也同她一样,认为后者更能接受。

        尽管失去要承担的痛苦摆在那里,但当初他们都是勇敢者。这样想来,心里也稍微宽慰了,但一种难以言喻的落寞却也涌上心头,让她不知所措。

        “叮”提示音响起,她打开手机。那条朋友圈下面有一条留言,是一串位置信息——正是不远处圣马蒂诺修道院的位置。

      留言的人的头像有些陌生,但她却忍不住往修道院那边走去。

      穿过大门,离庭院越来愈近。她不知怎么了,似有预感一般,慢下了脚步,回过头去。

      是他!她觉得自己仿佛霎时被什么力量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是他啊,自机场一别,虽说昨夜的梦里似乎还有他,但这样不真切又真真切切的站在那里的人,的确是他。

        他看着她。

        不期而遇、不言而喻、不药而愈、久别重逢。除此以外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去形容这一切了。

        她看着他走过来,几乎是本能的张开了双手。拥抱、亲吻,无需言语。她知道,这一次,他们都不会再怯了。

        生命是如此的短暂,别等待,别把事情留到后面说。如果爱,就深爱。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