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待嫁几时忧,婚后的女人生活状态岂是天翻地转

春闺待嫁几时忧,婚后的女人生活状态岂是天翻地转

“再过几日,便是你的大喜之日”

瑶玉侧身而坐,粉黛绢衣纸折扇,倚栏听雀鸣,脑子里转来转去的,却总是早上听到的这句。

前些日子,她便从丫头小琴那里听说有媒人来过家里,却终究没有想过会这么急,这么快。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只能在红盖头揭起的那一刻,才会知道未来郎君的模样。

唉~

玉唇微张,那声愁,便随着香风一同散开在这竹林小院。

本是阳光正媚的日子,楼外的池塘里湖水清绿,春末夏初,荷叶已绿,瑶玉却无法像往年那般看出几分喜悦。

不自觉的,便想起了女师跟她讲过的,女师情郎作的诗

春绿荷塘早,雨打竹叶俏

笑谈鱼儿肥,人比荷花娇

想必女师初次听到这诗的时候,定是喜笑颜开的吧?即便现在,瑶玉也能记得女师眼里,溢散的柔情。

她的那个他,也会为瑶玉作诗吗?

瑶玉念着自己的小心思

应该会的吧,她之前悄悄让小琴去瞧了,回来报时说:

“虽没瞧着正面,但瞅着老爷的笑容,再有看背影,也当是俊俏少年郎。”

“还有还有,回来的时候听着人说,未来姑爷读书那是极好,准是状元之才,小姐您定会喜欢!”

“呀!你这碎嘴,瞧我不撕了它!”

瑶玉想起她当时追打着侍女,却被小琴绕着桌子躲着,一边碎碎念

“小姐好生无理,明明是小姐让我去看,现在羞了,却找丫鬟的麻烦。”

噗呲

瑶玉一时憋不住,笑出声来。

立刻展开折扇,遮住半个俏脸,回头看看,担心被人瞧见了这份不雅。

直到确认无人在旁才又放下折扇,回头再望着窗外的美景,淡去笑容,眼底又是新忧。

他该是什么样子?

望着望着,便有了灵感,瑶玉赶到书桌前,研磨提笔

那轻巧的字,和她一样的秀丽

‘青竹小楼锁春愁’

突然的,她升起一丝惶恐

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她背过了三从四德之后,偏偏又喜欢上了那词赋里字字句句的巧妙。

也幸得女师暗中相助,才有机会学了些诗韵,独自一人时,偷偷喜悦。

他会不会嫌弃自己?

看着宣纸上的黑白分明,没有来的烦躁,几下子缩成一团扔出,任由它滚动着,停在墙角。

瑶玉合上折扇,让扇面上的水墨画隐藏,竖起来支着下巴,看着铜镜中的倒影。

扇子是她向女师求了好久好久,才肯偷偷给她带进来的。

上面画着的是几枝梅花——家里不让她出门,她只在诗里听过,甚是惦念,便哀求着女师帮她带进闺房,当然还有一枝真的藏在袖里,让她珍藏了很久

直到现在看着镜子,她也还能记得,戴在长发上时的,那般花香

他以后会对她好的吧

瑶玉痴痴的想

她想起小琴给她梳头时曾说

“小姐这头发啊,以后该是姑爷来梳了呢。”

想着想着,黑亮的眼又有了灵光

‘春闺锁红妆,将为何人念’

呀!

最后一笔写完,便是一声轻轻尖叫,慌乱着将纸涂抹扔掉

瑶玉拍拍脸颊,觉着面庞甚是发烫。

再看铜镜之中

不知是刚刚秀手用的力气过大,还是心里的那份羞涩泛出已经将脸颊染得红透。

忙捧着脸转过身去,便一眼望见了外边挂摆着红绸灯笼

不知又想到什么,瑶玉眼神忽闪着向下低垂,那份灵动再度淡去

唉~~


古代的时候,结婚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成婚之前男女双方不能有任何见面,纯粹靠媒人双方游说,偶然想了几个场景,靠猜测写了上文。

是的,纯猜测,不知简陋的文笔能否描绘出那种猜想的,春闺待嫁时期待、忧愁、羞涩与一份俏皮混杂的景象。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