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越来越缅怀往事,才发现流的泪全部化作酒水

当越来越缅怀往事,才发现流的泪全部化作酒水

"大牛,跟你说点事"

"说呗,我也没拦着你"

"把你瓶里的酒给我倒满",于是我给他把酒倒满了。

"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但这件事一直藏在我心里,我觉得对不起她"

"她是谁呀,我认识么?"

"你不认识,高二我分手了,当时对我打击 挺大的,这你知道。没过多久把我甩了的她又找了一个新男朋友,当时觉得面子过不去,很苦恼,那一年我过的怎么样你知道,我根本没有心思学习,但还要坚持,就是想让那个女人后悔。"

"你那时确实挺苦的,何必那,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不都挺好的么",我打趣道。

"那时不看见她还好,看见她和那个我不喜欢的人站在一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甚至想打他一顿,后来你劝我让我静心,努力将功课撵上去,应对来年高考,我当时听你的了,很用力了,只是偶尔还会心痛,直到遇到小a。"

"行额你,看不出来呀,当时那么紧张奋斗的时候你还有功夫认识其他女生那,深藏不漏呀你。"

"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不和你说了,大牛。"

"别介呀,我不说还不行么"

"那你别说话,听着。她是我们学校的同班同学,我们之前在一次镇里组织的篮球比赛上就认识了,她是女队队员。一次回家坐了一趟车,深聊了几句,有一次她给我发短信问我有没有时间,让我从镇上送她回家,我没说什么就答应了,也是赶上那时候心情不好。我骑着摩托载着她,马路两旁的庄稼已经成熟,不用几日就可以收,她放学回来的比较晚,送她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傍晚了,夕阳的余晖洒在庄稼对面的大坝的斜坡上。我不知道还要开多久摩托才能到她家,赶上尿急,就停下来解了把手。回来的时候看见她坐在摩托上,散着发,夕阳映红了她的脸,慢慢的滑落在她白色T恤的胸脯前,我望了出神,有那么一刻我希望小a就是她。可惜她不是,但我还是上去亲了她。她挣扎了几下,最后推开我,问我她给我的印象是不是太随便了,当时这话真的把我心问疼了。"

刚打算打断他,想说点什么,后来我决定不说,听他把故事讲完。

"我知道自己轻浮了,赶紧跟她道歉,她倒是没说什么,然后我把她送回了家,门口她爸在等她,让我进去没脸进去,转身打个招呼骑摩托走了。到家不久,她发短信过来,后来我们成了男女朋友关系,只是我知道我内心没有那么喜欢她,只是有那么一瞬需要有她这么一个人而已。我知道我很自私,也挺混蛋的,当时我确实如此。

虽然我答应她以男女朋友关系交往,但我从来没有在同学面前公开过,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她对这些并没有多说什么,我想她以为时间长了我接受她了,也就不必这样遮遮掩掩的了。过完年回来后不久我就病了,阑尾炎,按理说并不是什么大病,可是身体恢复的特别慢,高三课程又紧张,大伙都在忙活着复习冲刺高考,但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下了自习之后还是拿着东西来医院看我,那时她也来了,只是没有往同学前面挤,躲在了人群后面,我俩眼神碰了一下并没有说话,同学走了她也跟着回去了。只不过她跟同学撒了一个小慌,说东西落病房了,她就又跑了回来。我看她回来,当时惊讶了一下,问她为何没有跟同学一起走,她说想在跟我多呆一会,我告诉她没事,明天就出院了,还是把她给打发走了。

出院之后,不知道为何身体一直有些虚弱,恢复的特别差,可能跟自己熬夜看书追拉下的课程有关系,再加上自己给自己的目标,压力比较大,所以头火一直很大,病根也就落下了,一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回去上课后,身体里还是有炎症,我还是需要每天去医院打点滴。有一天,我下午打点滴回来上晚自习,看见书桌里塞了吃的和喝的,我知道是她放的,没有动,可能当时学习压力大,心里挺烦的,当时对她也不是特别上心。第二天晚上她给我留了字条,显然是因为我没有碰她给我买的东西有些生气了,晚上下自习没有着急动地方,等人走了我俩才动。

她过来跟我说让我送她回家,我说好,那天刚下完大雪,晚上星光特别明亮,她先下的楼,去校园外的超市等我。我背着单肩包到超市找她,我俩就那么顺着道路走着,各想各的,上次在雪天漫步的时候还在半个月前,我们还没有这么多想法,或者说我还没有这么多想法。那一次天空雪下的正紧,周末我俩用半天假的时间去购物,吃了点好吃的,晚上漫步在雪花里,她手冻得很凉,我把她揣进自己的兜里,她心疼的问我身体什么时候能好呀,我没法回答她。因为父母对我期望很高,上一次的月考成绩也不是很理想,母亲明显对此不是很满意,且距离高考只有166天了,我还要坚持去医院打点滴检查,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还要撵课程,心里已经萌发跟她先淡一淡感情的事。

跟上次一样,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突然她打开了一罐啤酒,独自喝了一口,被我抢了下来,她接着又打开了一罐,我索性把她手里的东西都扔了,当时路面人已经很少,月光照在雪地上格外明亮。映在她的脸睱上,流出了泪水反衬着月色,我心里不是滋味,可在不是滋味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的事,我劝她振作点,她很生气挣开我,我俩就这样一前一后继续往前走着,早就过了她家的小区。

手机响了,是妈妈给我打的电话问我为何这么晚还没有回家,我说有些事情就挂了,我转过头看看她,她还没有释怀的样子。我犹豫了,真的犹豫了,当时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梦想而耽误她对未来的憧憬,我抱了抱她,还是说出了那句话,我说我俩这段时间不要太在意交往的事情,把全部身心都用在功课上,高考结束之后我们在一起,那个时候也不会有这么多阻力。她靠在我的肩上,哭的很大声,转而使劲咬了咬我,我没有说话,一直在等她给我回复。

过了一会,我感觉到她抽咽的气息平缓了许多,她问我是不是真的不嫌弃她之前的过往,我明确告诉她不嫌弃,也谈不上嫌弃。她停止了哭泣,告诉我:那我等你。

我拉着她的手往回走,路上只有我俩,笔直的马路,路灯下的身影被不断拉长,很冷,但没有寒风,我们走到楼下脸都冻的通红,我说我得回去了,她不放心的拉了拉我的手,又问了我一遍你真的不嫌弃我么?我说真的,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复习功课,争取我俩考到一个城市,她笑了笑点头,告诉我加油!我心舒畅了许多。

从她家到我家还有一段距离,我一路小跑,不想让妈妈担心,更不想让她问我去哪了,到家已经晚上11点多了,妈妈已经躺下。没说什么,让我睡觉,说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我答应一声就睡了。只是第二天母亲下班回来,看见正在做作业的我跟我说,让我复读一年,今年就算了,让我专心治病,我不甘心,没有答应她,只是更加用功了,当然身体依旧没有什么好转。没过几天,小a给了我一张纸条夹在了我的书里,告诉我不要跟别人说我俩好过。然后第二天我就看见她和我们班的同学在教室里你浓我侬的样子,心里谈不上有多难受,但当时确实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我没说什么,字条也没回,索性把事情烂在了肚子里。他们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并没有影响到我,反倒促进了我的学习动力和激情,成绩距离目标还有差距,但已经有所提升,本科也是没有问题,当然了这也都是后话了。

从那之后她没有找过我,我也没再和她说过话,甚至大学她去了哪,怎么样也没有再打听过,因为她的成绩不是很好,那位同学跟她也差不多。只是在大学快毕业时,看见她在高中群里说话,网名改成了"一个好姑娘",看到这心里还是很难受,我自责,是不是那个晚上本不应该有眼泪的,或许我没有表现的更好,演技太差,她识破了我只是在哄她而已,但当她落泪的瞬间我的心真的在疼,只是很多事情并不能十全十美,我怪我自己在失恋的阴影中没有走出来去放肆的招惹她,我怪我自己不能平衡好感情和学习的时间,没有问,但我想他俩应该不会处太长时间。因为都是男生,我听得到他们是如何说她的难听话,还告诫她男朋友不要搞怀孕就好,真的听不下去,但也有鄙视,更让我奇怪的是当时的自己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是到后来才会对过去的种种遗憾惭愧。

又是一年冬季,如今我已成家立业,不知她过得是否安好,真希望她幸福,可能这份祝福来得太迟,也有些卑微。"

"我真觉得你没有资格说这话,也没必要说这话,这么久的事了,你还提它干什么?"

"大牛,你不懂,我高考完之后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她,一想到她都是满满的愧疚。"

"你把人家怎么了?不会你也把人家睡了吧"

"那个冬天本来可以没有眼泪的"

"那个冬天已经过去了,但我可以保证这个冬天没有眼泪,老板再来一提啤酒,来,我俩在喝点。"

那晚我俩喝了好久,我想我们都是在不会爱不懂爱的年纪爱的很用力,导致很多年再也找不到之前的那份激情,凭着内心的那一点良知缅怀着往事,最终都成了城市一隅无聊时的下酒菜。真的爱,就不要让她流眼泪,流了泪,就不要再成为酒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