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的篝火,燃不尽久扰的孤独情感

香格里拉的篝火,燃不尽久扰的孤独情感
     
 
她裹着浴袍,眼光透过宾馆的落地窗,望着停车场上的他正打开车门。当车渐行渐远,她的心底有一股隐隐地痛,一如在多年前她初次遇见他的那个秋日的午后。。。
 
 
        他叫夏风,她叫秋雨。
 
 
        他是一个商人,为了利益别离相轻;她是一个教师,总是踩着重复的脚步过同样的日子。
 
 
        他急匆匆地来,因为他下面总有别的安排,时间就是金钱,永远这把度量衡的尺子帮他计算着未来;然而他在这个秋日的午后,没有经过盘算便坐在了她的对面。
 
 
        她有着绯红的面颊,弯月的眉眼和搅拌咖啡时闲闲淡淡的表情,他问你好,她就只有一个好,再没有二字。
 
 
        她不像他曾经勾搭的女孩,他知道怎么逗她笑怎么可以拿捏到她的手。而秋雨淡然的表情一下就让他不知如何下手,也不再急匆匆按时间表去安排行程。
 
 
        他们静静地坐着,象两个老熟人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夏风很健谈,毕竟生意人,见多识广,再加上名校毕业,自然谈吐不凡。秋雨是外语专业的。曾经有过一段不堪提起的过往。但这个她自然不会拿来对他说。她就只听,谈话不痛不痒、无关风月。
 
 
        她只慢慢地搅着expresso,间或喝上一口。
 
 
      他们是通过约友APP认识的。
 
 
      秋雨在约友APP上约法三章:不问过往、不问将来、只约周末。
 
 
        然后夏风很绅士的问了句:可以一起去开个房吗?秋雨菲红着脸,依然只有一个字:‘’嗯‘’。
 
 
        一个接一个的周末,夏风总是有会。他的妻子感觉到他似乎有些变化,但又说不清道不明。
 
 
        周日,她看到他斜靠在落地窗前,双手抱臂,双眼失焦,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室内安安静静,窗外正下着细雨,淅淅沥沥。
 
 
        他原先很少这么沉默,总是不停地安排各种各样的活动。她知道自己先生有多帅,而且也知道他肯定还有别的女人。但她是个聪明人,她不问。她享受夏风带给她的宁静,她不愿打破这个宁静。
 
 
        但就这样她还是觉得他变了,为什么?她轻摇了一下头,把盯着失神夏风的眼神挪向窗外,楼下细雨中,苍翠的绿郁郁葱葱。
 
 
        夏风是在想秋雨,这样的女人,不同于他把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没有钱物要求,知性、寡语。每次他们缱绻过后,她都背对着他。
 
 
        他靠着床头吸着烟,另一只手在她的背部逡巡,她依然是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夏风心里总有一些不明白,他们之间已有肌肤相亲,为什么自已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冲动呢?浅尝辄止不是更让人意味悠然吗?
 
 
        他抖了抖手里的香烟灰,才发现只剩烟头了,便掐灭在床头的烟盅里。些许无奈的他开始起身穿衣。
 
 
        秋雨裸身俯卧着,背后的夏风已经抽走了爱抚她后背的手。为什么最近总在一番床第之欢后,她心里会空落落的,是有些不舍吗?难道这一种朦胧的境致,不正是她要的吗?门在背后轻轻地合上,她知道夏风已经离开。
 
 
        秋雨转身看见夏风留在床头的便签,按每次的约定,上面应该写着下次的约会时间。
 
 
        但,这次,上面除了时间,还有一串号码。应该是夏风的手机号了吧?
 
 
        这么两年来,她从没有和夏风交换过联系方式,她不喜欢夏风,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再喜欢上任何一个男子。
 
 
        她盯着夏风留的便签,点燃了一支香烟,第一口便将自己呛了一下。她咳着,视线糢糊里,看到了便签燃起的火光正如第一次进入她生命的那个男子在香格里拉为她燃起的篝火,浓烈温暖!
 
        房间里放着王菲的歌:《只爱陌生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