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_纯肉小黄文污到你湿透

污到你下面湿透的小黄文,我得同桌赵雅欣


  赵雅欣,她是我的女朋友。
  
  她是一个很乖的女孩,至少在追到她之前是如此没错。不过,交往之后,我才发现,她是个外表清纯内心荡漾的女孩,至少在我面前是荡漾的。可荡漾规荡漾,她却从来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搞的我现在还是处男之身,他是不是处女之身,我不清楚。
  
  喔!忘了说明,我是个标准的高中生,今年二年级。赵雅欣跟我是班对,是我辛苦一年才追到的女孩。在同学的眼里,赵雅欣很乖,真的很乖,还有一点呆。
  
  所以我还要强调一次,她很清纯。
  
  她家离我家很近,可是离学校却很远。所以我们都是早上约在公车站前,一起做公车上学。故事的开始,就是在公车站牌前。
  
  今天阳光不大,空气不冷,是个适合出游的日子,我和赵雅欣在公车站牌前等车,可惜我们不是出游,而是上学。赵雅欣今天穿着学校标准的半透明水手服,裙子则是他特别剪裁过的,高过膝盖约五公分。绑着马尾,一框女孩带了都会很呆的眼镜,配着他的阳光笑容,标准的清纯样,可是他刚刚拿给我的东西,却不怎么清纯。
  
  「嘿,祥,这东西给你保管,等等你玩玩看。」赵雅欣露出可爱的笑容,递了一个类似汽车呼叫器的东西给我,上面有四段开关,分别是强中弱以及off.「这……这是什么?」接过赵雅欣给我的诡异东西,我发出了疑问。
  
  「呵,你开开看就知道了。」赵雅欣高深莫测的回答我。
  
  「呃……又是什么怪东西。」看到他的表情,我咪着眼睛向他。看了看手上的东西,我将开关条到指标弱上面。
  
  「没怎样阿,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有点怒气问。
  
  「嗯……我……有拉……先……先把他……关……关掉。」赵雅欣脸上明显的变红了。
  
  看她的表情不对劲,我赶紧将指标调到off上面。
  
  「呼……看来这真有趣。」赵雅欣喘了一口气后,将嘴巴靠近我耳朵,敲声道:「别跟别人说喔,我今天把跳跳塞近那里内喔。」
  
  说着,她讲制服往上拉,露出了挂在裙子上的接收器:「跳跳的遥控器就在你手上呢。」「不会吧?」我惊讶。
  
  「哼,给你玩一整天你还不要呀,那还我。」赵雅欣俏皮的伸出手来。
  
  「我哪有不要,只是……这样真的没关系吗?」看着手上的遥控器,再看看他的裙子,我发出了疑问。
  
  「我都没关系了,你尽量玩拉。」赵雅欣面对我露出了一个大微笑。
  
  「车来了,先上车再说吧。」我牵着赵雅欣的手,步上公车,当然,我把遥控器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车上的人并不多,后面双人座刚好有个位置。我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赵雅欣理所当然的坐在我旁边。他先用手将后面的裙子往前拨之后,再缓缓坐下,而裙子因为弯曲的缘故,褪到大腿上,白皙的肌肤霎时露了出来。
  
  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右手有伸进口袋悄悄地将跳跳的开关条到弱。
  
  「嗯……祥,你……你好……坏。」赵雅欣身子软了下来,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没说话,脸看着窗外,不理赵雅欣。赵雅欣将书包放在腿上,想降低跳跳的嗡嗡声,不过我想她想太多了,坐在后面,公车的引擎声已经遮蔽了跳跳微弱的嗡嗡声。
  
  「嗯……喔……嗯……阿……」赵雅欣不断的发出微弱的哼哼声。

  
  前面的学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回头用轻视的眼神看了看我们,我想她一定以为我们在做些什么事情吧?
  
  听到赵雅欣微弱的哼哼声,我也忍不住转头,一片霞红已经佈满赵雅欣的脸庞,赵雅欣的眼睛也微闭,嘴唇时咬使放,似乎在享受跳跳带来的刺激。
  
  我岂能让赵雅欣这么享受呢?伸出右手,迅速的将遥控器调到off上面。
  
  跳跳被关掉后,那里的震动,也随之消失,赵雅欣带着不满的眼神,看向我。
  
  「哼,讨厌,人家正在享受呢。」赵雅欣象徵性的拍了拍我的胸膛。
  
  「呵呵,你想享受的话,等等上课我会让你尽情的享受的。」我故意放大声音,给前面的学妹听。
  
  「吼,算了,快到学校了,我们下车吧。」赵雅欣撇过头,算是表达他的不满。「哈哈,走吧。」牵起他的手,在学妹的注视下,我引着她走下公车。
  
  今天第一节课是英文课,而我的英文很差,可是小考成绩却很好,想知道诀窍吗?
  
  很简单,因为赵雅欣是英文小老师,专门负责小考的分数,每次分数都在七八十以上吧,毕竟太高会被发现的。
  
  赵雅欣很乖的坐在第一牌,看着赵雅欣认真的抄写着黑板上重点的表情,我想很难联想到赵雅欣递给我遥控器时荡漾的表情吧?
  
  「赵雅欣,你把早上考试的答案写在黑板上吧。」老师吩咐。
  
  「嗯,好。」赵雅欣乖巧的回应。
  
  赵雅欣缓缓走上台,左手拿着自己的考卷,右手拿着粉笔,将答案写在黑板上。
  
  由於第一题要写在黑板比较高的地方,所以赵雅欣垫着脚努力举高右手,写着第一题,而制服也因为右手的拉扯,脱离了裙子的束缚。靠,这个笨蛋,跳跳的接收器露出来了啦,从接收器连着一条线,进入裙子里面,天哪,被人发现怎么办。一个想法,突然从脑中冒出,我突然想看他被发现是个荡漾女孩的样子。
  
  我右手伸入了裤子里,将遥控器的开关,调到弱之后,赵雅欣垫起的双脚突然软了下来,而字迹也变得歪七扭八,赵雅欣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求助且害羞的表情。
  
  哈哈,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过他,我再接再厉,将开关又调到了中。
  
  在全班的注视下,赵雅欣的手已经拿不稳粉笔了,双脚也紧闭且发抖,老师看了赵雅欣的不对劲,出声关心了一下。
  
  「赵雅欣,你没事吧,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嗯……我没有……事……嗯……」赵雅欣双脸泛红,声音颤抖的回答着。因为小考的考卷是同学互相检查答案改分数的,所以老师已经走下讲台,巡走於学生之间,看有没有学生偷天换日。
  
  「既然没事的话就继续写吧。同学还等着要对答案呢。」看来老师也没有注意到赵雅欣的制服的异样,因为快要下课了急忙催促着。一讲完话就又去看着同学的考卷了。
  
  这时候赵雅欣的姿势是很怪异的,好像要忍住便意,双脚紧紧靠在一起,两个脚尖内八似的夹紧碰在一起,虽然右手还拿着粉笔在黑板上,但是根本没有在写字,反而像是靠在黑板上,左手更是扶着后面的裙子,但是根本不敢拉更不敢去碰那阵阵传来快感的那里。毕竟在教室里面,在全班同学的面前。模范生的形象怎么可能去摸那里呢。这时候虽然我看不到赵雅欣的正面,但是他一定是咬着嘴巴,因为还可以听到他口中发出的「嗯…嗯…」含糊的的声音。
  
  可是看得出来赵雅欣已经快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几乎全身都在用力,而维持住一个很诡异的姿势。其实我也怕如果老师同学发现了赵雅欣的那里塞了一个摇控跳跳,而且遥控器在我手里,那连我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我把遥控器的开关调到OFF,赵雅欣马上放松了下来,只见他稍微动了动身体,以为没有人发现似的继续将剩下的答案写在黑板上。
  
  赵雅欣写完答案后回过头要走下讲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脸上满佈着红韵,明显是动了性欲了,我敢保证这小妮子底下的底裤一定是湿答答的,连老师都看得出来「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感冒?……」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怪异和複杂,不知道是怪我没有继续让跳跳震动还是震动得太久让他受不了。反正这个遥控器是他自己要交给我的,那就随我的意思了。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赵雅欣要将摇控器给我呢?她难道单纯到不知道我会怎么做吗?可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单纯,就应该不会知道世界上有无线遥控跳跳这回事了,不管了,我只知道我在操控赵雅欣的过程中,底下的丁丁一直是维持高度勃起的状况,硬到都有一点痛痛的,每次我对赵雅欣想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总会推三阻四的,害我每次都翘得老高的丁丁一整天,结果沦落到回家看A片泄欲的下场。这次好不容易赵雅欣自己送上门来的肥肉,我一定要好好的折腾她不可,让她知道欲望无法发泄的痛苦。
  
  赵雅欣回到座位上之后,我又开始将开关调到弱,这次赵雅欣的表现就没有那么明显,只见她左右动了一下调整了身体,就定住不动,可是一会儿就又扭了一下腰,一会儿又拉了一下裙子,一会儿手放到膝盖上,一会儿手又紧握住椅边不动,跟平常的赵雅欣安安静静的听讲的样子有天壤之别。我们的导师,也是我们的英文老师,是个四十岁年纪,头顶有点微秃的男老师,脸上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因为那个中间稀少的发际,我们在他背后总是偷偷叫他“地中海”后来怕被听到就简称“地海”。地海对待班上成绩好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总是和颜悦色,对男同学尤其是成绩较一般的,总是板着一副狗眼看人低的眼神,动不动就要骂人。
  
  赵雅欣在班上的成绩向来总是名列前矛,再加上赵雅欣长相可爱,对外表现又是乖乖女、情纯无比的形象,每个老师都对他关爱有加,尤其是英文老师,上课总是爱叫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如果今天心情好,就会叫那些成绩好的、长相可爱的、或是长相英俊的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可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叫起来回答的就总是那些成绩差的、或是长相较一般的同学,而且就算答对了也都得不到好脸色可看。
  
  看起来今天地海心情不错,站起来回答问题的都是班上前十大俊男美女,接下来一题,就叫到赵雅欣起来回答问题了。
  
  「翻译一下这句子。」只见赵雅欣有点缓慢的动了动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因为赵雅欣身高并不高,只有155公分左右,所以坐在第一排,我身高则有175公分,就坐在赵雅欣隔壁排的最后一个位置,从我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脸,可是声音可是清清楚楚:「彼德先生不顾他妻子的反对,决定……啊……」在赵雅欣开始翻译的同时,摇控跳跳也被调到中的强度,赵雅欣大概是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刺激,叫了一声出来,不过这妮子也很稳得住气,马上就继续翻译下去:「决定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嗯……和两个仆人……啊……搭乘火车……朝向中部的大城……底特律前进……啊……嗯」到最后一句话,我已经是将跳跳调到强的程度。地海和班上同学都抬起头来看着这位模范生,觉得奇怪,为什么赵雅欣的声音和语调都和平常的赵雅欣不一样。
  
  「是不是有点感冒,声音怪怪的。嗯……奇怪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嗡嗡嗡的」地海本来站在教室的后方,听到跳跳的声音开始边听着声音边往赵雅欣的方向走,我赶快调到弱的开关。「还是我听错了,好像没有声音了;赵雅欣,如果不舒服的话要跟老师说」地海已经站在赵雅欣的面前,左右晃晃头脑,好像想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似的,仔细听着四周的声音。

  
  这时候赵雅欣已经坐下来,靠着裙子和大腿的夹紧,跳跳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小声听不到,可是刺激却因为腿夹紧而更加厉害,那小小的跳跳正像个顽皮的小孩拼命震动着,钻着那敏感的那里和豆豆,谁能想像一个学校中的模范生、乖乖女裙子底下却有一个摇控跳跳呢?「前两天有一点感冒……嗯,不过还好……嗯」赵雅欣也真能掰,再加上脸上的红韵,虽然话中还有一些微微的颤抖,还是让地海相信是感冒的关系。终於下课了,在下课前的十几分钟,我将跳跳的强度不断的改变,一下子强一下子弱,一旦我觉得赵雅欣快要受不了了或者是太享受了,我就会关掉,这是我享受的时候,不是赵雅欣享受的时候,所以我一定要吊足他胃口,不让她太舒服。
  
  结果一下课,赵雅欣就往厕所跑,我却因为今天是值日生,只好乖乖的负责擦黑板,不过我还是打开口袋中跳跳的遥控开关调到中,我知道这种无线的产品都有一定的有效距离,如果距离太远就没有遥控的功能。我只要注意看赵雅欣的表情就会知道有效距离有多远。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听到“啊”一声。我回头看发现赵雅欣在隔壁教室的走廊上突然双脚失掉力气似的稍微蹲了下来,果然没错,有效距离大概有十五公尺左右。我关掉开关,将板擦拿到走廊上拍掉白粉笔灰,赵雅欣已经慢慢的站起身来跟他的姐妹淘说话:「我没事,只是一下子没力气,可能是早上时间太赶没吃早餐的关系吧。」
  
  「赵雅欣,你是不是那个来啊?我跟你说,我也会这样,来的时候全身无力,而且肚子好像有虫在爬,又痛又闷的。我妈跟我说这时候就要吃些热的黑糖水……还有啊……」说话的是赵雅欣的死党,杏娟。虽然人不错,很讲义气,但是就是有点多嘴,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了。
  
  不过他也是唯一知道我跟赵雅欣是男女朋友关系的人,幸好不该多嘴的时候闭的蛮紧的,不然的话我早就被一些苍蝇学生和学校盯上了。也因为这样,我们两个人在学校还会故意互相疏远,免得惹上麻烦,而要约会时也常会需要杏娟当电灯泡作掩护。赵雅欣看了我一眼,眼睛中带着几分迷濛,表情却带着一抹微笑,甚至有一点小朋友恶作剧似的笑容,好像是在说“怎么就只有这样啊,再来啊。”我看着赵雅欣可爱的脸庞,两边脸颊还有着未退的红韵,那可爱的小嘴唇和乌溜溜的大眼睛,我心中突然起了不舍之心,总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会让她在大家面前出洋相,如果被人发现,他的模范生形象会不会毁於一旦。
  
  上课铃响了,大家纷纷进入教室,我趁着整理板擦的机会慢一点走回教室,走在赵雅欣的后面小声的说:“这样好吗?我可以再继续吗?还是把遥控器还你。”
  
  「我玩得正高兴,正兴奋,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我还不过瘾呢,最好是能把我变得荡漾一点。这样好了,如果你继续陪我玩,我就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要不要?」没想到赵雅欣的回答竟然是这样,我心中的天使和恶魔根本不用比,天使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任何事都可以”这句话让我心中的欲望又重新
  
  ————————————
  
  这里有一段找不到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
  
  一下。那个谁……谁……就是你,你叫什么祥的是不是,问问看今天值日生是谁,陪赵雅欣去保健室」
  
  真是可恶,竟然不记得我的名字,眼中只有漂亮女学生而已。
  
  「老师,我就是今天的值日生」这时候上课钟响了,地海看着手錶,很急的说:「好吧就是你了,陪同学去保健室,这节课你不必上了,我会帮你跟国文课老师请假,我也要赶快去上课了,真是的,这堂课要发考卷,要赶快去,下课我再去保健室看看」
  
  就这样我光明正大的扶着赵雅欣走去保健室,当然跳跳的开关还是开着的。
  
  赵雅欣则是瞇着眼睛有点半靠着我的肩膀一边举步维艰的走着,嘴巴里还是不断的发出“啊……嗯……有点受不了了”的声音,我听到赵雅欣的呢喃声,我也快受不了了。
  
  好不容易走到保健室,却发现门上贴着一张纸:「护士阿姨本节课有课,请入内等候或下节课再来,若有急事请CALL09xxxxx」
  
  我关掉遥控跳跳开关,问了问赵雅欣:「要下一节课再来吗」

  
  「笨蛋,当然是先进去再说啊,我又滴下去了啦」看着赵雅欣的裙子之间又滴下了几滴的无色透明液体,这妮子真是敏感啊。
  
  我们进到保健室,其实摆设很简单,两三张桌子和药车,柜子上有一些人体模型,旁边的房间则是有两张病床。其实护士阿姨人很好,有的时候我不想上课,就会佯称生病,跑到保健室来,跟阿姨聊上一节课,又躺在病床上睡一节课。阿姨总是说:「你们是大人了,不想上课,我不会强迫你们一定要坐在教室里,但是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把赵雅欣扶到病床上,让她躺好,然后又悄悄的按下了跳跳的开关……
  
  「啊……真好……我可以出声音了……啊……真舒服」保健室位於学校的最边边,跟体育用具室在一起,有什么声响都不会被听到,所以才会是我补眠的好场所。
  
  赵雅欣说着说着,右手就伸进去裙子里面了,也不管旁边还有我瞪着眼睛看着,左手也没闲着,隔着衣服就开始抓着自己的胸部了。
  
  「啊……真棒……好好……啊啊……」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在面前自摸,这样的画面,我当然也忍不住了,伸出鹹猪手就往胸部摸。
  
  「不行,手走开,不可以摸我。」手还被打了两下,每次就是这样,只要手不规矩,就会讨一顿骂,有时还会被打。可是今天看到这种场面,自己都啊啊叫了,还不准别人摸,真是没天理,我越想越生气,想说怎么教训这个外表单纯内心荡漾的小妮子。
  
  等一下,赵雅欣说愿意答应我一件事,我本来是想叫赵雅欣跟我来一炮,抛弃处男身的。可是这口气我嚥不下,现在我可以派上用场了。我关掉跳跳的开关,赵雅欣的两只手却动得更厉害了,彷彿是要以手取代消失的震动快感「赵雅欣,你说过要答应我一件事。」
  
  「是啊,不管什么事都可以,啊嗯……真舒服」
  
  「好,我要你今天都不能用你的手碰到你自己的身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一样,完全不能碰到。」赵雅欣听到之后就愣住了,睁开本来闭着很享受的眼睛,好像无法置信的样子。
  
  「我自己的手不能碰到我自己?」我心中涌起无限的快感,虽然失去打炮的机会,可是看到赵雅欣一脸惊讶的表情,不由得开始佩服我自己,我真是天才。
  
  「没错,而且为了预防你作弊,用手拿的碰到的东西也不能碰到身体。」我是预防赵雅欣拿着跳跳或隔着衣服,这样就失去我的用意了,我才不让你只有自己爽而已。
  
  「好,我答应你。」隔了一下子,赵雅欣才迸出这一句话,而且慢慢的把手从裙子里拿出来。「如果你犯规的话呢?」
  
  「如果我犯规的话,每犯一次,就再额外答应你一件事,而且原先的事情继续照旧。」「好,那我就放心了。」说完就又打开跳跳的开关调到弱的强度。
  
  嗡嗡嗡的声音一出现,赵雅欣的表情就又陷入迷矇之中,喉咙发出不清不楚的声音,两手不自觉的又要往裙子方向移动,不过一移动就想起我的命令,只好紧紧抓着两边的床单,两腿拼命的夹紧,同时不断的挪动身体。我见机不可失,右手就往赵雅欣的胸前一把摸下去。赵雅欣的反射动作就是打我的手臂,而且打的特别大力,好像是要报复我的命令一样。很痛,可是我却没有一点不高兴,「很好,我又有多一件事情可以叫你做了。我说过,你的手碰到的所有东西都不能碰到你的身体,你打我的手,我的手放在你身上,就等於你碰到自己的身体。」「哪有这样的……啊……嗯……不公平……啊」
  
  「哪有什么公不公平的,你刚才都亲口答应了,所有的条件都讲的很清楚,是你自己没有注意到。」说完我就开始打开赵雅欣制服前面的两颗釦子,露出粉红色的胸罩。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赵雅欣的贴身衣物,胸罩有蕾丝边装饰着,很可爱的样式,很适合像赵雅欣这样可爱的女生,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内衣是属於前扣式的,跟赵雅欣内在荡漾的本性真是绝配。
  
  赵雅欣下意识的伸出手要遮住胸部和推开我的手,可是一想到再碰又要再多做一件事,她可不敢想像我又会想出什么花招整她,手硬生生的就停在空中不敢再动。可是底下的跳跳还在继续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身体不自觉的扭动着,构成了一幅很美丽的画面。
  
  看到赵雅欣这样辛苦的画面,却让我更加性欲高涨,心中有一股凌虐的本能逐渐的升起,我要更加倍欺负我眼前的这个身材姣好,天使脸孔的荡漾女。我伸出双手轻轻的打开了前扣,沉甸甸的胸部就蹦出来了,赵雅欣的身高不高,许多同学都以为身材一定没有什么看头,其实不然,赵雅欣的腰身很细,只有二十三吋,虽然只有CCUP,可是却有D的视觉效果出现,而且屁股又翘,整个人从侧面看就像是S型一样凹凸有致,只是赵雅欣刻意穿大一号的制服,将姣好的身材遮掩起来。现在当然不能遮了。也许是因为平时很少晒到太阳,胸部又白又嫩,而且彷彿随时会滴出水来。
  
  看着赵雅欣坚挺的胸部和淡粉红色的乳晕,真是极品,当然不客气了,一手一个,抓住开始品味。
  
  嗯,好软的手感,好像棉花糖,又好像热热的馒头,真舒服的触感,我稍微用力的抓着,让手指头陷到胸部里,就看着胸部就像麻糬一样在我的手里改变形状,真的是太棒太舒服的触感了。我轻轻碰着尖端的葡萄乾,发现还有些硬度,而且耸立了起来,跟我的完全不一样,真神奇,我轻轻的揉着小葡萄,让我的掌心,手指头滑过小葡萄,就听到一阵哼哼声“啊……那里不要啊……不要碰啊……”原来这里是敏感区,那就不要客气了。
  
  我故意先关掉跳跳,双唇印上赵雅欣的双唇开始亲吻,双手则是进攻双峰,不断的揉捏白嫩嫩的胸部,好像要搾出水来的样子,赵雅欣的嘴巴因为被我堵住了没法出声,只能从喉咙冒出“呜……啊啊……”的声音。之前我跟赵雅欣的亲吻都是浅浅的吻,虽然只是这样,我还是很享受赵雅欣的嘴唇。
  
  我轻轻的伸出舌头,没想到赵雅欣竟然也把舌头伸出来,我们就这样彼此交换唾液似地深吻了起来,原来这小妮子以前只是本性尚未被发掘而已,听着赵雅欣的哼哼声,手上满满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触感,裤子早就被撑得半天高,真是恨不得马上提枪上阵。
  
  「打开开关嘛!我底下很痒啊,别吊我的胃口嘛,你是坏人,赶快给我嘛。」底下的跳跳迟迟不动作,只有胸部被刺激着,不上不下的,又不能自己用手来,这小荡妇开始受不了了。如果班上的同学听到这样的话语从平常有点呆呆样的,长相甜美的赵雅欣的嘴巴里讲出来,一定以为自己在作梦。
  
  「你倒好了,有跳跳震动,那我呢?谁来安慰我坚挺的丁丁?」
  
  「可是……如果你摸着我的胸部,我就不能用手帮你了。」刚刚才被罚了一次,赵雅欣还蛮聪明的,不敢再犯。
  
  「除了手以外,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帮我啊!」我终於可以抛弃我十七年来的处男之身了。只见赵雅欣偏着头想了一下下,原本就已经是红苹果的双颊,突然变成了红关公。
  
  「你真是坏人,那你先别摸了……」没想到赵雅欣突然拉下我的裤子拉炼,伸手进去我的石门水库里,把已经雄纠纠气昂昂的丁丁拉了出来,黑黑的丁丁上早就已经因为分泌物的滋润而呈现出淫靡的味道,赵雅欣竟然一口就吞了进去。
  
  我愣了一下,霎时间,我感觉到有热热的温度传到我的老二上,软软的触感从最前端慢慢移动到侧边上,然后整个丁丁就被温暖的触感包围住,好像泡在温暖的热水里面,同时有几百只小软虫按摩吸着我的丁丁。这就是口交吗?怎么会有这么舒服的事,我觉得我的丁丁好像要融化了一样,我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啊……真棒……真舒服”
  
  「我也要,赶快打开开关啊,底下好痒啊!快来摸我的胸部啊,快捏它。」赵雅欣把双手伸到背后,只用嘴巴快速吞吐我的丁丁,不清不楚的说着。
  
  虽然这跟我的预想不同,但是……管他的,我赶紧打开跳跳的开关调到弱的强度。双手又回到赵雅欣的胸部上,而且更用力的戳揉着。

  
  「啊啊……就是这样……嗯嗯……好爽好舒服」现在我们两个人的姿势说有多淫靡就有多淫靡,赵雅欣的身体跪在我两腿之间,两手背在后面,只用肩膀靠在我的大腿上,胸部垂下露出於只打开两三个钮扣的制服外面,脖子快速移动着,只用嘴巴吞吐着丁丁,底下的那里里则是有一个不断震动的跳跳;我则是一手捏着赵雅欣的胸部,一手扶着赵雅欣的头发前后运动着,看着我的丁丁不断的出现消失在赵雅欣的嘴巴里面,赵雅欣的表情有些痛苦又有些愉悦。看着赵雅欣可爱的脸庞,柔软的嘴唇却在吞吐着丑陋的丁丁,这种不协调的视觉刺激真是太棒了,再加上从手、丁丁传来无比的快感,我觉得在赵雅欣喉咙里的丁丁胀得更大了,我从来就没想到我的丁丁可以胀大到这么大,原来性是这么舒服的事啊!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从下半身传来的快感,那种感觉比自己用手要好上一万倍,柔软潮湿的口腔,再加上舌头表面有点粗糙的味蕾刮过丁丁带来的存在感,嘴唇在吐出丁丁时收缩成O型刮过丁丁边缘最敏感的一圈,更让我越来越有快感。
  
  就这样维持了三五分钟,越来越舒服,越来越有快感的时候,却感觉到赵雅欣吞吐的速度有些慢了下来,应该是嘴巴也累了吧。赵雅欣也微微的张开了眼睛,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求助的眼神。看着赵雅欣那无助又无辜的表情,心中却升起了要更加蹂躏赵雅欣的想法。
  
  我把跳跳调到中的强度,并且让赵雅欣跪坐在床上,让丁丁还维持在嘴巴里的状态,我实在舍不得离开赵雅欣温暖的口腔,就这样站了起来,赵雅欣用有点疑惑的表情看着我。
  
  「累了吧,那就让我来吧。」我两手都放在赵雅欣的头发上,开始摆动我的腰,让丁丁又开始在赵雅欣的嘴巴出出入入着,真爽,男人还是比较喜欢有主导权的感觉。
  
  「我在干赵雅欣的嘴巴,知道吗?」没想到这样的字语会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可是发现说出来更让我有快感,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真是一个“爽”字。而且赵雅欣的嘴巴好像更紧了,丁丁要退出来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一股吸力吸着丁丁不放,更舒服了,我开始觉得好像有东西想要从身体里面射出来了。
  
  我向下看着吞吐着我的丁丁的赵雅欣。
  
  「我想要射了!」我开始更用力更大幅度的摆动着腰,每一下都进到赵雅欣的喉咙的最深处再退出来,双手紧紧抓着赵雅欣的头不让她后退,赵雅欣的喉咙开始发出声响:「啊啊啊……我……也要……啊……到了……啊……到了……到了啊」赵雅欣全身都紧紧缩在一起,不断的颤动着。我突然间觉得那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我爆发了,在赵雅欣的嘴巴里喷出一阵又一阵的黏稠物,这是我喷最多量的一次,连我自己都觉得怎么会喷这么多啊。真的是超棒的超讚的舒服啊。
  
  我确定已经喷完了的时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赵雅欣的嘴巴,我颓坐在床上,关掉跳跳,看着赵雅欣的表情也慢慢地松懈了下来。
  
  终於赵雅欣张开了眼睛,看着我,有着一种很複杂的表情,不是生气或难过,但是也不是高兴的样子。我看着赵雅欣,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我想赵雅欣是以什么样的角度和心情看待刚刚我们两个发生的事情呢?
  
  然后我突然发现赵雅欣一直没出声,才看到她的嘴巴鼓鼓的,原来我的液体都还在赵雅欣的嘴巴里面呢。我连忙看着四周围是否有卫生纸或毛巾之类的东西,就在此时,广播器里传来下课钟响。下课了,我们在保健室里玩了一节课了,这就是所谓的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的道理吗?
  
  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保健室门口传来了:「李赵雅欣同学,你在吗?你还好吗?」是地海,这个死老头竟然提早下课跑来看赵雅欣,色鬼,要是男同学生病看你会这么关心才有鬼?这下糟了,我跟赵雅欣都还服装不整,要是被发现,赵雅欣的形象名声就完蛋了。
  
  「奇怪,怎么没人在,会不会在里面休息室?」声音越来越近,事情大条了。只见赵雅欣突然躺了下来,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身边,我会意过来,赶忙拉过棉被盖住我们两个人的身体,我紧紧靠着赵雅欣的身体,假装只有赵雅欣一个人。
  
  「李赵雅欣,你有在里面吗?我要进去了。」地海已经在休息室门口了,我突然想到,我们两个人的鞋子都还在床边,我的鞋子要是被看到就穿帮了,可是也没时间让我再藏鞋子了。就在这时候,又传来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陈老师,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是护士阿姨,也许有救了。
  
  「张护士,有没有看到我班上的李赵雅欣同学来这里,她身体不太舒服,我请班上另外一个同学陪她来这里看看。」
  
  「我刚刚上完护理课回来,他们可能会在里面的休息室吧!」就这么短的时间,我马上下床将鞋子推到床头柜子底下,又回到原来位置,我一辈子做事没这么有效率过。就在我刚盖好被子,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果然在这里,李同学好像睡着了。脸红红的,我摸看看有没有发烧。嗯……额头和脸热热的,我拿个温度计量量看好了,这样的话就要先叫醒李同学了,李赵雅欣,李赵雅欣同学。醒醒……」一阵小晃动后,听到赵雅欣含糊的回答着:「嗯……」我突然想到,液体都还在赵雅欣的嘴巴里,还来不及清理吐掉,难怪含含糊糊的声音。
  
  「李同学,我要帮你量体温,你要量口温还是腋下。」
  
  「帮他量腋温好了,温度计也不知道有没有消毒乾净。」死地海,应该是要看有没有机会眼睛吃冰淇淋吧。讲得那么好听。不过要是量腋温,棉被一打开,我跟赵雅欣就见光死了,要知道赵雅欣现在两个大胸部还在制服外面乘凉呢。
  
  「陈老师,客气一点,我这边的器械是最讲究消毒和卫生的,没有经过完全的消毒我是不会用在学生身上的。」
  
  「张护士,对不起,我是无心的,我只是想说……这个……这个,小心一点总是比较好的嘛,你说对不对啊……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死地海,活该。护士阿姨不理他,迳自问赵雅欣:「我都尊重同学的意见,李同学,你要量哪一边。」我靠在赵雅欣的身边,为了不被看出来,我的头就贴在胸部旁边,我确定我有听到一声“咕噜”然后就听到赵雅欣的声音:「谢谢护士阿姨,我量口温好了,听说口温会比较准确。」赵雅欣的发音还是那么字正腔圆,等等,满嘴巴的液体怎么可能说话那么清楚,那也就是说,赵雅欣把我的液体都完全吞下去了,一想到这里,我的丁丁又不争气的再次起立。
  
  「好,嘴巴张开,好,含着不要动三分钟。对了,陈老师,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同学陪她来吗?」
  
  「没关系啦,看李赵雅欣的状况比较要紧。」地海重女轻男的观念彻底表现出来。就这样护士阿姨跟地海开始有一撘没一搭的聊着。
  
  既然危机已经解除,难得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我的手慢慢的爬上了赵雅欣的胸部,又开始揉捏了起来,手感超好,不过葡萄乾倒是软软的,不像刚刚那么坚挺。怕被发现,所以手的动作不敢太大,我轻轻的慢慢的划圆,化弧,从周围一直到中心点,一寸一吋像是要确认似的抚摸着肌肤,在从中心点慢慢的再抚摸到周围,渐渐的我发现葡萄乾又开始尖挺竖立起来了,於是我专攻中心点。我用指腹和手心,轻轻的滑过碰触小葡萄,从指尖滑到手心,再用手心左右移动似的轻轻的滑动碰触那凸出物。一下子用两只手指头轻轻转动,一下子用食指指腹把小葡萄推来推去,像是在推不倒翁一样,好玩极了,我享受着这方寸之间的游戏。
  
  「啊……嗯」赵雅欣忍不住地轻轻叫了出来。就听到护士阿姨的声音:「怎么了,不舒服吗,对了,一聊起天来就忘记时间了,你是要提醒我三分钟到了是不是。好好,我看看,恩,还好没有发烧。奇怪脸跟额头还是觉得有点热热的。」
  
  「陈老师,我想还是再让李同学再多躺休息一节课好了。上课钟要响了,下一节课老师那边要麻烦你说一下了,我这一堂课空堂,我会在这边照顾她。」
  
  「也好,那我要先去上课了,一个星期就今天课最多,真辛苦。哪我先走了。」
  
  地海走了没多久,上课钟也响了,却听到广播:“保健室张护士,保健室张护士,请马上到学生事务处来,谢谢。”基本上学校很少在上课钟响后再广播的,都会尽量在下课时间广播,以免干扰上课,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护士阿姨,你去没关系,我先再睡一会儿,没事的。」
  
  「真是乖巧的同学,我快去快回,你先休息一下吧。」
  
  「护士阿姨走了,赶快出来免得被发现了。」确定护士阿姨离开保健室之后,赵雅欣赶快掀开棉被,叫我出来。因为棉被里面确实是很闷的,我就赶快出来,顺便也把跳跳关掉了,结果回头看到赵雅欣的样子,两颗漂亮白嫩的胸部还露在外面,上面还有几条抓痕。我的小丁丁当然立刻起立致敬。
  
  「看什么,赶快整理一下,阿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我只好把又已经勃起的丁丁硬塞进裤裆,制服稍微整理一下,裤带重新系上。结果回头一看,发现赵雅欣只是把棉被又裹在身上,并没有整理衣服。
  
  「不是你叫我赶快整理的吗?你怎么都没动作?」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说我今天手都不能碰到我自己,叫我怎么整理衣服。还不赶快过来。」没想到我无意中的一个命令,却要让我有享不尽的好处了,我一定是个天才,哈哈哈。「好好好,原来小赵雅欣赵雅欣不会穿衣服,叔叔过来帮你穿了,来、乖,把棉被拉下来了。」赵雅欣虽然很无奈,但是也只好乖乖的慢慢的把棉被掀开让我帮她穿衣服了。看着赵雅欣胸前的两个白白嫩嫩的大胸部,当然还是先偷偷的摸了几把。赵雅欣的表情很奇怪,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害羞,还有几分我看不出来的表情。我把赵雅欣的胸罩的前扣扣上,制服的钮扣也都扣上了,然后就站在旁边,没想到赵雅欣扭了一扭身体,才很小声的说。「这样就算好了?」
  
  「对啊,不然呢?」
  
  「你不知道女生胸罩扣好之后,身体要前倾,再要把胸部拨一拨,才算OK吗?不然的话会感觉不舒服而且容易下垂有副乳耶。」天啊,真麻烦。於是我只好又打开赵雅欣的制服,开始用手去拨胸部。
  
  「手要再进去后面一点往前推,啊…你别老是碰我的小葡萄啊…嗯…好了就赶快伸出来啦…」因为有胸罩的限制,我的手夹在两者之间,本来软软的触感变成另外一种坚实的手感。而且因为姿势的关系,我的手几乎整个包住胸部,小葡萄就在我的掌根地方摩擦。小葡萄好像是赵雅欣很敏感的地方,一碰到赵雅欣就会开始扭动身体,不自觉的哼哼,而且小葡萄也慢慢的起立了。我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要天天帮赵雅欣穿内衣好了。
  
  我发现我的心里有些转变,之前赵雅欣的成绩比我好,家里也比我有钱。而在两个人相处上,赵雅欣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不让我做的我就不去做。杏娟都说我太宠赵雅欣了,没有男子气概。(虽然我总觉得她千方百计要挑我毛病,任何我所做的一切都有问题)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潜意识里我总觉得我配不上赵雅欣,所以我希望满足她对我的任何要求,好让赵雅欣愿意继续留在我身边。但是在经历过刚刚的一切,我可以只手控制赵雅欣的快感,可以决定赵雅欣能不能有高潮,甚至摸过抓过了赵雅欣的胸部,还让赵雅欣帮我口交,还将我的液体喷在赵雅欣的嘴巴里,让她吞了下去。
  
  我的心理生出一种无可比拟的成就感、操控感。我眼前的这个年轻小女生是属於我的,我可以爱对她怎样就怎样。那是一种专属於男人的征服感,我享受着那种征服感,而且那也将推着我向着更远的地方去。
相关信息
  • 污到极致的黄文,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bl

    污到极致的黄文,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bl

    2018-12-06 10:18:20

    污到极致的黄文,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bl
    1. 摸出女人的年龄(女孩勿进,暴笑) 某美女, 决定下重金, 让自己整容瘦身. 花十几万元以后,她觉得非常满意! 回家路上, 在报摊, 买了份报纸, 找钱的时候, 她问老板:“不好意思, 你猜我几岁?” 老板说:32。 她好高兴:47啦! 接着,她去卖当劳.问柜台的小姐同样的问题...

  •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他们都看十八禁小黄文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他们都看十八禁小黄文

    2018-12-02 13:18:29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他们都看十八禁小黄文
    我们班的男生真“绝”下课时的教室照例是吵闹的,但总能轻易地辨认出混杂在当中的一阵歌声,响亮又突兀,没错!一定又是某位胡同学在一展歌喉了。歌是好歌,音准也在线,可胡同学却总是成为同学之间的笑点,为什么呢?理由倒也不可怪,在他不断尝试挑战各种曲风之后,他...

  • 宝贝你好多水让我摸摸_湿透你内内的长篇小黄文

    宝贝你好多水让我摸摸_湿透你内内的长篇小黄文

    2018-11-26 16:05:07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是是个人都懂的道理,但还有那么多魔爪往人屁股上伸。究其原因,什么性骚扰不性骚扰的,在性别理论里兜兜圈圈饶了那么久,其实分明就是个欺软怕硬看你好欺负所以摸你屁股的道理。 按照性别理论喜欢的控诉文的路数我是不是还应该写我自己今天穿得一点儿都不暴露,没化妆也没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