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秘密,一个未曾说出口的身世之谜

最后的秘密,一个未曾说出口的身世之谜

今年的冬天尤其冷。还没到小寒,天津海河的冰面已经冻上厚厚一层。

晓倩88岁的姥爷最终没能撑过这个冬天,走了。毕竟姥爷年事已高,儿女也都尽心了,悲伤时间不久,就过去了。

晓倩在海河边出生,海河边长大,觉得生活也像这海河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单调流淌。却不曾想,姥爷的去世在家里掀出了埋藏多年的秘密。

起因是姥爷去世后,妈妈总是和晓倩唠叨:“你姥爷特别偏心小姨和你舅舅,对我一点也不好。”晓倩说:“我倒是觉得姥爷对大家一视同仁,是你自己想太多啦!再说,姥爷不在了,说这些没意义了。”

晓倩的妈妈60多岁,瘦高个,巴掌大的脸上只剩下滴溜溜地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脸上干瘦干瘦的,高高的颧骨给人一种距离感。

“你这个死丫头,我白养你这么大了,胳膊肘往外扭。你姥爷留给你小姨两套100多平米的房子,给你舅舅一套100多平米的房子,凭什么只给我一套80平米的房子,这不是明摆着偏心吗?”

“老妈,小姨住在姥爷家,为姥爷养老送终,那套自然要给小姨,舅舅是儿子,当然要给他一套大些的房子。”

晓倩姥爷去世一个月了,可妈妈还是气哼哼的,为遗产分配不均而不平。晓倩说:“明天我给你和老爸订张飞机票,你们去三亚玩玩,散散心,身体重要,别气坏了。”

晓倩在姥爷家长大,和姥爷最亲,她听不得妈妈说姥爷的不好。

说办就办,晓倩订了机票和酒店把老爸老妈前脚刚送走,后脚小姨就进了家门。

小姨个子小巧玲珑,说话细声细气,不像晓倩妈妈动不动就大嗓门。

“晓倩,你妈妈他们走了吗?”小姨进门就东张西望的,小声说着话,生怕有其他人在家里偷听似的。

“刚送走。”

“过来和你说说你姥爷,也说说房子为什么那样分配。”小姨停顿了下,有些难为情的,好不容易接着说下去“你妈妈和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晓倩好似晴天霹雳一般愣在那里。心里飞快的想着,死去的不是自己的亲姥爷,不是妈妈的亲爸爸,这么多年最疼自己的姥爷竟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你姥爷去世前把我和你舅舅叫到床前亲口对我们说的,你妈妈也不知道。你妈妈是你姥姥和你姥姥表哥的孩子。”

晓倩脑子里快速想着:好像自己小时候妈妈还带自己去看过姥姥的表哥。嘴里却说出:“怨不得我这么傻,不会是近亲的结果吧?”

小姨扑哧一声,笑了:“你这孩子,真没正形。你姥爷一点也没计较你姥姥带了一个别人的孩子,还是和她结婚,后来又生了我和你舅舅,把你妈妈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大。”

晓倩那里还在嚷着:“我哪天要去查查,我这么笨不会是近亲的结果吧,再看看不会传给我的孩子吧?对了,姥姥和她表哥出五伏了吗?”

笑归笑,晓倩是不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妈妈了,不然姥姥姥爷都去世了,她那固执的妈妈又该揪心的想那些已经带到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一个秘密,好好的隐藏了几十年,一个家庭,在懵懂中过几十年,所有的猜忌、怀疑,不是没有理由。

阳光下看似美好的一切并不如你我想象中一样,每个人身后都有着暗黑的隐私,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拿到心上晾晒一下,然后就是把它带走了。一起深深的埋下,那声叹息也随之埋了去,再也没有晾晒的机会。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