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其实早已注定,所有后来的选择只不过是你必走的弯路

人的一生其实早已注定,所有后来的选择只不过是你必走的弯路

1.

这是一座美丽的山水城市,她在她家楼房对面的山脚下,开垦了一块儿小菜园,菜园里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她弯腰在菜园里浇菜,六十多岁的她脑后还梳了一条小细辫儿,自己做的薄薄的黑底小红花棉袄,紧紧箍住她肥胖的身躯,脚下油绿色的棉鞋粘满泥土。

她曾经是一名公务员,如今退休工资每月五千块。她本可以悠闲自在,享受这退休的美好时光,可是人啊,选择什么样的人生,就注定要过什么样的人生。

她叫江遇歌,一儿一女都已三十多岁,女儿嫁到外市,儿子三口跟她一起生活在这座小城。

她四十多岁时离婚,前夫是一名科室干部,如今退休工资也有六千多块。

每天清晨,她迎着晨曦去公园跳广场舞,有时跟着老年队唱歌,她的嗓音嘹亮悦耳,常常引来无数人的驻足围观。

跳完广场舞,送孙子去幼儿园,生活本可以波澜不惊。

然而,婆媳关系却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儿,两人针尖儿对麦芒,互不相让。儿子挠头心发慌,扛起鱼竿溜向鱼塘。

儿子结婚时,儿媳妇贤惠的姐姐曾悄悄对她说:“我这个妹妹很难搞定,在家里说一不二,个性极强,你们以后相处不易啊!”

儿媳妇小巧玲珑,说话甜甜蜜蜜。却没想到她像个小钢炮,脾气极有爆发力。

生活像一团麻,它总有解不开的小疙瘩。

她听说前夫黄坚强跟她离婚后,跟一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小媳妇儿住在一起啦。

前夫性格慢吞吞,走路慢,说话慢,动作慢,连大脑的网速也慢,半天连不上网,性急的遇歌恨不得替他说。他每说一个字就要思考下一个字该怎么说,每个字与字之间要停顿一秒。他跟你说话时,眼睛直直地盯着你,好像若有所思在思考问题,大脑的网速跟他的语速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像大脑在中央一套,他的语速在中央九套。

黄坚强和遇歌离婚后还带着家门钥匙,常常自己开门就进家。

“离婚了你还来干啥?跟你那年轻的老婆好好过去!”遇歌瞪起圆溜溜的大眼珠挡在门口。

“我-的-家,买-房-我-也-掏-钱-了-呀,我-咋-不-能-进-来-呢?”黄坚强侧着身挤进来,嘴里慢吞吞地说着。他有时蹭顿饭,有时坐一会儿就走。

他总是喝得东倒西歪,烂醉如泥,每月六千块的退休金花得干干净净。是他那新找的老婆搜刮干净了呢,还是他喝酒喝完了,谁也不知道。遇歌猜想他们离婚前,他就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儿子能说什么呢?那是他的亲爸呀!

2.

出生在五十年代的遇歌,年轻时身材苗条,两条长辫垂至腰际,她能歌善舞,是单位宣传队骨干。

丈夫年轻时也是风流倜傥,有良好前途的青年。

二人结婚不久,儿子,女儿相继出生。三十岁时,两人突然天天吵架,不知是谁背叛了谁呢?儿子小小年纪就偷偷学会抽烟,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丈夫单位有一位漂亮的少妇,因为工作关系,他们时常接触。

有一次遇歌到丈夫单位,发现二人离得很近,正在谈事。高门亮嗓性情泼辣的遇歌怀疑二人有染,指着少妇的脸骂她不要脸,同时指着丈夫的鼻子破口大骂。说时迟那时快,遇歌伸手去抓挠那少妇的脸,少妇岂能善罢甘休!她羞红了脸,两个人撕扯着衣服,拽着头发,黄坚强怎么也拉不开二人。

单位的同事们闻声都跑过来,有人劝,有人看,有人向领导去“报案”。

“看你们像什么话!在单位打打闹闹,成何体统!住手!”领导来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们,一声怒喝,二人停止了打闹。两个女人一个似孙二娘,一个像扈三娘,一个比一个厉害。众目睽睽之下,头发披散,衣服凌乱,脸上红一道儿白一道儿。

领导把黄坚强叫到了办公室。

那小媳妇又羞又恼,“哇”一声委屈地趴在桌上哭起来,而遇歌瞪着一双溜圆的眼睛,旁若无人,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从那以后,单位的同事都知道,黄坚强有一个漂亮厉害的老婆,女同事对他都敬而远之。而那个小媳妇夫妻俩,因为这件事在单位里羞于见人,他们调离到别的城市,专门儿负责转业军人的安置工作。

遇歌从那以后,经常到丈夫单位去暗暗监督丈夫。而丈夫从那次事情以后,更加爱喝酒了。

生活像一杯酒,是苦是涩是辣是甜只有自己体会。

两人吵架已成家常便饭,黄坚强准备跟遇歌离婚。

黄坚强单位新来了一位转业军人李玉龙,仪表堂堂,已跟妻子离婚。他在单位放射科工作。

有一天遇歌到丈夫单位医院去体检,李玉龙一见漂亮苗条的遇歌,就对她一见钟情。(简书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他对遇歌前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对她的性格毫不了解,但遇歌却触动了他的心弦,她对遇歌动了真情。

而遇歌想着丈夫要跟她离婚,对英俊潇洒的李医生,遇歌也心有所动。她想在离婚前找好自己的归宿,她感觉李医生就是命运给她的最好安排。遇歌把孩子送到老家让母亲帮忙照顾 ,她居然真的跟着李医生双宿双栖了一个星期。

丈夫最终发现了妻子的外遇,他们夫妻大吵大闹,婚姻已名存实亡。

当失去的已经失去,当精美的瓷器已经破碎,再完美的修复已难挽回曾经的裂痕。

3.

他们天天吵着说离婚,但吵了十年,还是在一起。

黄坚强已变成一个十足的酒徒,常常邀几个朋友同事去喝酒,都是他掏腰包。

他已是空囊袋,立不起。

黄坚强看人的眼神总是直勾勾的,尤其是看女人。在遇歌眼里,丈夫始终是个好色之徒。

遇歌是个能干的女人,她利用业余时间,去卖小商品,去卖氢气球。那时的钱很好赚,她为家里赚了一台大彩电,赚了房子的首付和存款。

为了赚钱,遇歌从一个皮肤细腻的苗条少妇,变成一个泼辣能干,能言善辩的中年妇女。她不顾容颜,穿着随便,哪里像一个城市知识女性,完全是一个农村妇女形象。

为了卖小商品,氢气球,她天天在她那个紫外线极强的城市暴晒着,喊着叫着,她的脸晒得又黑又胖。长期的夫妻感情不和,让她早早得了更年期,四十二岁就停经了,生理周期的紊乱,让她的身体突然开始发胖,从一百二十斤,变成一个一百五十多斤的胖大婶。

她的生活没有诗意,更没有远方,有的只是眼前的辛苦和苟且。

令人喷血的是,当她辛辛苦苦顾不上吃饭,喝水,喊叫着,卖着小商品和氢气球时,她的丈夫却在那条风景秀丽的大河,陪一位少妇游泳嬉闹。

一次,一个城管来抓小商小贩儿,抢夺遇歌手里的氢气球,并用打火机点燃了氢气球,氢气球里边的氢气燃烧起来,把遇歌的整个脸都熏黑了,轻微烫伤。

泼辣能干,能言善辩的遇歌,写了很多的告状信,直接到市里相关部门去告了城管,最终她胜利了,他们赔偿了她的损失。

生活总是这样跟人开着大大的玩笑,几人辛苦几人闲,几人欢喜几人忧。

很多年前,拿破仑.希尔就说过,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种巨大的力量:那就是选择的力量。选择的权利只在于你自己。

在遇歌四十多岁时,她丈夫天天在家闹离婚,有一次吵完架居然拿刀砍门。

遇歌同意离婚,但条件是丈夫净身出户。

他们整整吵闹了二十年,在他们人到中年的尾声 ,最终还是以离婚而收场。

4.

遇歌退休以后,又在家里办了小学生小饭桌,天天一个人忙里忙外,从未休闲,而他已成家的儿子总需要她贴钱。

转眼遇歌六十岁了,她的前夫黄坚强像个游魂似的荡来荡去。酒精麻醉了他那曾经风流倜傥的青年时光,麻醉了他的壮年,麻醉了他整个人生。酒精麻醉了他的灵魂,他在酒精里沉睡,他在酒精里清醒。

一场因酒精引起的爆炸彻底毁了他的人生!

“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啊!他家出事了,煤气罐爆炸了!你快去看看!”一位跳广场舞认识的大姐,是前夫的邻居,她打电话告诉了遇歌。

“活该,喝死他!咋不烧死他呢?!”遇歌淡漠地说。

她打电话告诉了儿子和女儿,毕竟那是他们的父亲。

“救哇!卖房子也要救啊,那是我爸。”儿子火速赶回,跟母亲一起赶到前夫租住的地方。(遇歌的女儿也匆忙从外市赶来,正在路上。)

眼前的情景让他们母子二人惊呆了!

只见前夫全身衣服已燃烧殆尽,头发已烧焦完了,从脸到脚,整个身体完全变成一片黑色!他蜷缩在地下,奄奄一息。整个屋里黑黑魆魆一片。

他们火速叫上120把前夫送往医院。

虽然前夫有养老保险,可以报销90%,但那是在治疗后期才能慢慢报销。当时立马要拿出现金二十万元,她自己只能拿出几万。遇歌向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借钱。

所有亲朋好友对她的前夫既往不咎,救人于危难,第一时间通过银行汇款,筹齐了20万。

看着前夫如此惨不忍睹,遇歌的心软了。她不分白天黑夜,24小时在医院守护着伺候着前夫。她前夫除了一双眼睛,其它地方全身缠满纱布。

而她前夫的那个女人呢?杳无踪迹。

在生死攸关时刻,方显人性和真情。

治疗一个月以后,黄坚强的身体有所好转,他身体的创伤和疤痕,将要用一生的时间去修复。

遇歌和子女问黄坚强,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煤气罐儿爆炸?

前夫慢吞吞地讲述了那天事发经过。

原来,黄坚强头天下午刚刚灌好了满满一罐煤气。夜里和一群人喝酒,他喝得茗酊大醉,最后被那朋友扶回家。

第二天早晨,仍然是满身酒味儿的黄坚强想抽支烟,可是他一摸兜没有火机,于是他叼着烟卷儿来到厨房,打开了气灶。

当他低下头在气灶引火时,火焰“腾”一下燃起来!火焰首先引燃了他的头发和面部。他情急之下根本就忘了关煤气罐的阀门儿,更没有关掉燃气灶的开关,他拼命地拍打,并喊着“救命啊!”在他拍打喊叫的时候,煤气继续往外泄露,整个房间渐渐弥漫了煤气,火焰在继续燃烧……

后来他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最后是邻居听见“砰”的一声爆炸响,发现后才打电话给遇歌。

他找的那个女人,听说在街上摆摊儿做小生意,有一个儿子,黄坚强所有的退休金,除了喝酒,全部给了那个女人。他没有一分钱的存款。

黄坚强讲完这些,泪流满面向前妻忏悔:“我这么多年对不起你呀,你受苦了,对不起!这时候才知道还是你对我好。”

“你现在知道了哇,可是已经晚了。那个女人呢?”遇歌有点儿生气。

“看我这样子,人家早跑啦。”王建强惭愧地说。

在医院治疗几个月后,遇歌和儿子把前夫带回了家。

黄坚强可以走路了,但是他的手已经蜷缩在一起,只能靠左手握着勺子吃饭,他已经不能拿筷子了。

当遇歌扶着黄坚强在外面散步的时候,邻居们知道他们夫妻原来的情况,都投来异样的眼神。黄坚强因自惭形愧而自卑,好在他还有那六千块的退休工资,不然他的结局又会怎样呢?

半年后,黄健强的身体渐渐恢复。

当遇歌带着黄建强回到她老家时,看着黄建强如今的惨样,她的兄弟姊妹心情复杂。

黄坚强再也离不开他的前妻,因为他需要前妻的照顾,否则他无法生活。遇歌走哪儿都带着前夫,她不在意别人的眼神。

最后,遇歌和前夫复婚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