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互异,太善良的人如今落得怎样的结果

人性互异,太善良的人如今落得怎样的结果

古时候,京城有个叫客常来客栈,掌柜的叫王善仁,和他的名字一样,他是个善良仁慈的人。

他店里的饭菜都比别的饭馆实惠,所以,甭管你多大饭量,来此你就能吃饱肚子,

尤其是外地来的人,王善仁更是厚待他们,因此,他的口碑很好,生意兴隆。

有一天,客栈住进来一个少年,此人穿着虽然破旧不堪,但模样却是眉清目秀,眉目间有些灵气,

他进客栈只要了一碗阳春面,狼吞虎咽的吃完就去下房躺下了,过了一会,他起来很是彬彬有礼的向王善仁讨借针线要缝补衣服,

王善仁赶紧借给他。第二天天刚亮,那个少年就起床了,没有吃东西就离开客栈,

中午时分,那个少年忽然满脸通红,满身大汗的急匆匆的又回来,大家都以为他要吃饭,

可是没想到,他从破旧不堪的包袱里掏出昨晚借的针线,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早上走的仓促,忘了把针线交还,

你就为了这个顶着热辣辣的太阳,又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回来,王善仁问他,

是的,他老实的回答,王善仁赞许的望着他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啊?

小的叫史郎,今年十七岁,父母双亡,只剩自己一人,本是来京城投奔亲戚的,

可是找到此,却听邻居说亲戚已搬家到别处,他们也不知道搬往何处,

他包袱里所剩盘缠不多了,他还在继续寻找着,听了他的诉说,王善仁想了想,问他愿不愿意在此做工,

史郎听了,大喜过望,赶紧起身拜谢,从此,史郎做了店里小二,

他手脚麻利、勤快,对客人很是热情招待,人们都对他评价很好,王善仁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他暗暗想着,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出嫁,只剩小女儿在闺中待嫁,如今也芳龄十五,

自己没有儿子,再过两三年,他打算招史郎入赘,再好好教他做生意,就打算把客栈交于他打理,自己老了,也该歇歇了。他欣慰的想着,

一年后,在王善仁的敦敦教导下,史郎算盘打得很精了,对客栈的一切都已经很是熟悉。

王善仁对他很是满意,就让他不再跑堂,而是当了账房先生,史郎受宠若惊,

很是感激涕零,他当下跪在王善仁脚下,咚咚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举手发誓,一定好好的干,决不辜负王善仁的苦心栽培,从此以后,史郎管账非常认真,每次对账都丝毫不差,

而且他还对王善仁特别尊重,孝敬,经常用自己的俸禄给王善仁买些燕窝啥的补品,

自己亲自做好给他,而且还经常给他捶腰,按摩,王善仁很是欣慰,心里想着他和小女成婚后的日子,脸上笑成一朵花。

又过了一年,有一天,王善仁出外会友两天回来,心情愉悦,进到客栈没有看到史郎,

就询问跑堂的张三,张三说你出去一阵子他就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我们也纳闷呢?众伙计们也都纷纷说,王善仁说:他应该是太闷了,出去透透气了,

也好,让他散散心吧,说完进里间休息片刻就开始招呼客人,天渐渐黑了,史郎还是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阵子已经子时了,要打烊了,可他还是没有回来,王善仁吩咐出去寻找的伙计们回来了,却都连连摇头,

王善仁隐隐约约觉得不好,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进到账房,颤抖着手打开钱柜,忽然哎呀一声栽倒在地,

伙计听了赶紧围拢过来,手忙脚乱的把他搀扶起来,有人掐人中,有人端来水,屋子里忙作一团,

不大会,随着一声我的娘啊!王善仁苏醒过来,他双目痴呆,老泪纵横,嘴里喃喃自语:没想到,没想到啊!

伙计看着他的样子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到他哭够了,

听他述说才知道,那个史郎把王善仁多年的积蓄全部卷走了,伙计们都义愤填膺,恨得牙齿咯嘣咯嘣直响,自告奋勇的去报官,

可是事情过去五天了,官府却没有一丝消息,王善仁整日浑浑噩噩的,

终于有一天决定自己出去找那个畜牲,他不顾伙计们苦苦相劝,执意的出走了,临走前吩咐张三在家看管好客栈,

他离开京城后,也不知道自己去往何处寻找那个史郎,只好先去他之前所说的那个叫虎山沟他出生的地方,

可是他风尘仆仆的赶到那里时,却是希望而来,失望离去,那个地方的人说他早就开开此地数年,一直没有回来过,

他叹口气又盲目的踏上茫茫寻找路程,有一天,他来到一个小镇,天快黑了,他又累又饿,来到一个客栈打算在此过夜,

客栈里有很多客人,此店掌柜的大慨五十来岁,长的很是慈眉善目,对客人很是热情周到,

而且还极慷慨大方,对待客人不但热情,而且还给回头客添加一碗酒,因此,他的口碑很好,来这吃饭的客人争相传扬,

因此,来客栈的人很多,生意很是兴隆,客人总是爆满,客栈里人声沸腾,很是热闹,

王善仁见了,心情有点好了,他为了自己点了两个小菜,又为自己要了一壶老酒,慢悠悠的边吃喝,边听着客人的各种感兴趣的议论,

快要吃完的时候,进来一个和尚,那和尚铮亮的光头,长的膀大腰圆,他坐下后,要了一碗面和两盘素菜,不大会面和菜就被笑容满面的店小二端上来。

因他坐在王善仁对面,王善仁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几眼,忽然,他看到和尚夹菜时素菜里面竟然有块肥肉,

王善仁心里一紧,不由为客栈掌柜的捏把汗,出家人都吃素,这不是惹事吗。

可令他大吃一惊的是那和尚偷偷的看看四周似乎无人注意他,忽然很快把肉放进嘴里,美滋滋的嚼咽下去,

把王善仁看的目瞪口呆,心里拔凉,他又心情郁闷的扔下筷子,闷闷不乐的进客房躺下,

回忆着刚才的情景,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心里烦躁不安,直到丑时,起身去茅房方便,

因为怕惊动其他客人休息,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下楼,来到一楼,他忽然惊奇的发现有一个客房竟然还有昏暗灯光透出,而且里面有轻微声音传出,

好奇心促使他悄悄过去,用手指在嘴里沾下吐沫,把窗户纸捅个小眼,脸贴近窗子,眼前的一幕让他呆若木鸡,

只见那个客栈掌柜正在小心翼翼的用瓢把缸里的水倒向酒坛子里,他竟然往酒里兑水!突然心里特别的堵,

看着那个掌柜的娴熟的动作,想着自己在此处喝的酒,想着在客栈里的客人对掌柜极好的评价,心里五味俱全!感慨万分。

他又想起那个和尚吃肉的镜头,然心生愤恨!也罢,也罢!天地之大,人性各异,好坏杂混,做好本质,方才心安。第二天,天方蒙蒙亮,起身出店,决然走出,忽觉心静如水,一身轻的走向归途。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