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离去繁华落尽,最是张扬年华留不住

若我离去繁华落尽,最是张扬年华留不住

在那段美其名曰青春实则张扬跋扈的年岁里,饮冰觉得她遇到了最好的幸运与最大的不幸。曾经,打抱不平也好,意气风发也罢,总会有个怀抱接纳她,到最后,她再也没有了她的爱和爱她的,累累伤痕的她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一,不打不相识

“饮冰,不要过去了好不好,我怕,求你了!”看着衡柔在一旁梨花带雨的样子,饮冰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行,你别管,不用拉我,敢欺负我的人,我非给他点颜色看看!”饮冰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随手抓了个小胖子:“快,让你们班陈嘉轩滚出来!” “谁找我啊?呦,我以为是哪个美女,原来是一个粗野丫头。”陈嘉轩满脸痞气,身后还跟着几个小跟屁虫,饮冰虽然气到极点,心里却有点打鼓,毕竟,她面前的可是学校的大魔王,打架,抽烟,喝酒,欺负同学,身边女生来来去去,初三一班的陈嘉轩似乎与她们这些初中生格格不入,满满的社会气,谁会不害怕他呢?但是没办法,他居然欺负我的好朋友!饮冰心想,这可不能算了!饮冰扬起小脑袋:“你是不是抢了衡柔的零食和钱,还,还骂她是胖猪!”“衡柔是谁啊?”“就是,就是那个有点胖的小女生。”“哈哈,你看,你不也说她胖了么,还说我,我看啊,她不应该叫衡柔,应该叫横肉,满身的横肉!”“哈哈哈”身旁的口哨声嘲笑声不断!“你,你”“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小丫头,我就是抢了,能怎样?”“你!”饮冰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红的很难看。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走到陈嘉轩面前,狠狠蹬了他一眼,朝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顿时饮冰觉得自己的口中有浓浓的血腥味。疼痛让陈嘉轩忍不住抬手,饮冰觉得自己凶多吉少,紧闭双眼,但陈嘉轩的手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只说了句:“我怕你了,你叫什么名字?”“饮冰”怯怯道。“好,我记住你了!”饮冰以为这下完了,陈嘉轩一定会报复自己,没想到,报复没等来,等来的却是惊喜!

二,我是女王,你是跟班

大名鼎鼎的陈嘉轩被一个初一年级的小丫头打败了,这件事不出几天就传遍了学校,饮冰也因此成了敢于同恶势力斗争的风云人物,对比,好多人崇拜饮冰,但也有陈嘉轩的一众追随者深表不屑。只有饮冰自己知道,陈嘉轩是让了自己。 “饮冰,陈嘉轩派人把我的钱包送回来了,还给我买了一大堆零食,还有这包零食是给你的!”衡柔嚷嚷着,“饮冰,你太厉害了,居然能把陈嘉轩搞定!” “哈哈,没事,以后谁再欺负你告诉我!”饮冰一副大姐大风范。 放学路上,饮冰突然觉得后面有人,回头一看,陈嘉轩正慢慢骑着自行车跟着她。饮冰不理,“干嘛啊,丫头,你没听到大家说的嘛,说我被你打败了,你把我一世英明都毁了,说吧,要怎么补偿我?”“谁要补偿你!”“要不,你给我做媳妇儿补偿我吧!”“你!”“哈哈,我就喜欢看你脸红的样子!”“滚开,我不想理你!”饮冰落荒而逃。 第二天上学,饮冰被一群女生围到角落,她认识这群女生,为首的是陈嘉轩的所谓的女朋友,果然,女生发话:“你是饮冰吧,我告诉你,你咬了陈嘉轩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现在你居然敢和陈嘉轩说话,是不是要勾引他啊,我告诉你,你这个野丫头别做梦,敢伤我瑞姐的男人,姐妹们,给她点颜色看看!”不及饮冰说话,防备,众人开始把她推搡在地,眼看女生的脚要贴到自己的身上,饮冰不知道怎么办了!

“住手!你给我住手!”是陈嘉轩,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愤怒的猛兽,红着双眼,手中紧紧撰着那个自称瑞姐的女生的手腕!“嘉轩,你疯了?我是瑞儿啊!”“我不管你是谁,谁敢动她一下,我要你的命。我们没关系了!你快滚吧,以后再为难她一次,别怪我不客气!”“你没事吧?”一瞬间,饮冰竟恍惚极了,前面这个又愤怒又心疼的眼神真的来自于那个大恶霸陈嘉轩吗?“没,没事!”“那你就快给我起来,省得有人说我欺负女生!”好吧,真是帅不过三秒,我确定他是没人性的陈嘉轩了。饮冰心想。但没想到的是,从这天以后,陈嘉轩竟主动变成了饮冰的护花使者。有了陈嘉轩罩着,饮冰也变得肆无忌惮,因为她知道,不管怎样,有陈嘉轩在! 就这样,饮冰晕晕乎乎地成了女王,陈嘉轩手下的兄弟对她都十分客气,谁也不敢惹她,她也没心没肺十分乐意这样的日子,从此,好打抱不平的野丫头摇身变女王,让人忌惮的问题少年变成了女王身边的小厮。这样的日子整整维持了三年。

三,那山,那海,那少年

在陈嘉轩的保驾护航之下,饮冰度过了初中三年时光。尽管这三年中,父母多次禁止她和陈嘉轩那样的问题少年厮混在一起,可架不住聪明的饮冰在学习上没有一点影响,父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三年中,饮冰和陈嘉轩上演着兄弟情深,其实,大大咧咧如饮冰也能看出来陈嘉轩对她的意思,只是她不愿承认。起初,饮冰对他的确也有些别样的情愫,可这时间一久,饮冰觉得只当哥们而已,更重要的是饮冰知道衡柔悄悄喜欢着陈嘉轩,讲义气的她,又怎么会夺人所爱呢?三个人似乎都知道彼此的想法却又装作不知道,日子就那样平安无事。

今天是饮冰去重点高中报道的日子,三年前,初三毕业陈嘉轩就辍学四处打工,与其说打工,倒不如说混日子,却也自在。而衡柔没考上重点,去了一个普通高中,三个人大肆疯了一个假期,各自生活也都步入正轨。饮冰以为,她的未来可能和陈嘉轩,衡柔密不可分的时候,一个少年的出现打破了她内心所想。这少年,有着如画一般的面庞,如诗一般的名字,他是饮冰的同班同学,顾潇。 “完了,衡柔,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不会是陈嘉轩吧”衡柔满眼难过。 “你怎么就知道陈嘉轩,好像世界就他一个男生似的,我怎么会喜欢他,我喜欢的那个男生比他好一百倍!”饮冰春风得意。 衡柔好像立刻放心了很多,又觉得自己喜欢的嘉轩男神被如此贬低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那,你和陈嘉轩说了么?” “和他说干嘛,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替我保密,还有,要帮我追到他哦。”其实饮冰知道,她自己是不敢告诉陈嘉轩,这几年,一有男生接近饮冰,就会被陈嘉轩警告,他的心,饮冰怎么会不懂,可是她不愿接受。以前没有遇到喜欢的男生也就随他胡闹了,现在她遇到了激起心里涟漪的少年。 陈嘉轩早有察觉,饮冰最近对自己越来越冷淡,问到衡柔也是支支吾吾,从前不施粉黛的她越来越迷上了打扮,情场老手的陈嘉轩当然懂,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自己捧在手里的女神在努力讨好另一个男生的时候,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继续以前的招数,在学校堵住顾潇,以陈嘉轩的混混人脉,调查一个人不是难事,让陈嘉轩感到惊讶的是,眼前这个瘦弱的男生并没有向以前的男生一样,一副谄媚求饶的嘴脸,反而异常平静:“喜欢我是饮冰一个人的事,和你无关!”眼里的寒意让人害怕。 “谁让你去找顾潇了!你给我听着,我的事情和你无关!我不喜欢你,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喜欢别人!”饮冰歇斯底里,再不回头! 陈嘉轩知道,饮冰是真的爱上这个男生了,他就要失去她了。是啊,他有什么权利阻止她喜欢别人呢,他是她的谁呢?陈嘉轩多希望那个眼神倔强的姑娘是属于自己的! 顾潇向来冷漠,对饮冰的明示暗示不为所动,但饮冰就是痴痴的喜欢,这少年,远胜过那山,那水!

但是这天开始,顾潇对饮冰的态度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让饮冰惊喜不已,尽管心里有些犯嘀咕,但是还是欣然接受,在她看来,是顾潇这个大冰块被自己的不懈努力所感动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顾潇!”饮冰迫不及待向众人炫耀,她等这一刻已经好久,顾潇生冷的态度让她只能远远观望,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顾潇,如今终于可以大方宣布原来顾潇也是属于她的!顾潇依旧话少,这点饮冰向来了解,她从不奢望顾潇可以关心她多少,只是让她守着这个少年就好,只是这一次,她在顾潇眼中发现了一丝异样! “饮冰”顾潇温暖的嗓音。以前都是饮冰主动凑到顾潇面前,自从二人真的确定了关系,顾潇每天都接送饮冰回家,说实话,饮冰是很满意这种状态的,尽管她还是有时候不知道顾潇在忧虑什么,但是也会陪着他沉默。偶尔饮冰也会想起陈嘉轩,自从上次吵架,两人至此生疏,饮冰才不想找他,陈嘉轩也像心灰意冷似的再没找过饮冰,也再没找过顾潇的麻烦。听说,他又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一个又一个女朋友,身上多了打架留下的一个又一个伤口,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饮冰心想,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隐隐地疼。不过,她最近要努力学习,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她得把时间用在学习上,尽管成绩说的过去,但和顾潇比还是差了一大截,顾潇说过他要去北京,饮冰发誓自己一定和他一起考上。顾潇,顾潇,饮冰如今眼里心里只有顾潇,再装不下别人!

四,初晓已是暮色,初爱已是收稍

一年多的时间,饮冰又变得美艳了,今天是饮冰十八岁的生日,也还有三天高考,饮冰每天陪着顾潇学习,辛苦异常,但是一想到以后可以一直守着顾潇,就什么都值得。 以往饮冰的生日都有陈嘉轩在,他会变着法儿的给饮冰各种惊喜,还有衡柔在旁边。如今,他们都不在。还好有顾潇,顾潇这天显得很开心,平日他从不屑于和饮冰那些朋友出去玩,更别说去他讨厌的歌厅了,但是今天却不一样,饮冰开心极了,酒杯流转,饮冰觉得有些头昏脑涨,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她的王子,少年顾潇将她搂在怀里,笑意莹莹地和其他人说:“没关系,你们先回去吧,有我送饮冰回家。”顿时饮冰觉得自己很幸福,顾潇虽是冷淡多于热情,但是她愈加发现他还是很爱自己的,她把头埋在顾潇怀中,沉沉睡去。

后背的冰冷让饮冰逐渐苏醒,可是她浑身没有丝毫力气,恍惚中,她看到五六个中年男人在扒着她的衣服,脏乱的衣服,满是烟渍的牙齿,嘴里充斥着污言秽语,恐惧让饮冰惊醒,她当然知道自己在面临着什么,“救命!救命!”饮冰拼尽全力也毫无用处。当身体撕裂般的疼痛传入大脑,直抵心脏,她知道自己完了!“呦,还是个处儿,真好,小顾,这次可多亏了你啊!”小顾?眼前顾潇冷笑,站在一旁,满是嫌弃鄙夷,原来是他!饮冰早已没了力气,呆呆望着地上一片殷红……

她似乎听见陈嘉轩的声音,看见陈嘉轩拼命冲向自己,大喊:“饮冰饮冰,傻丫头!”不知是幻觉还是现实! 当饮冰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和父母满是泪渍的脸让她在此回想到那场不堪。当真相大白之时,她猛然发觉,原来她的爱从一开始就是结束!饮冰有着让人羡慕的家世,她的父亲是市里高官,这点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可是关于顾潇,却鲜少有人了解,只知道他三年前才搬来,只有他自己。顾潇从未和任何人提及他的家人,饮冰也从来不敢去问,原来他竟是顾长明的儿子。顾长明,和饮冰的父亲有过几次交情,不过只是为了生意上的打点,原来关系还算可以,可后来因为顾长明办事实在太过耿直,因此饮冰的父亲对他有些不满。顾家是做房产生意的,但因为母亲身体不好,顾潇和母亲一直在老家生活,顾长明一个人在外打拼,虽说势力不大,但是几年中也赚了不少的钱,五年前,顾长明用人不淑,导致建筑用料严重不合格,致人死亡受伤。饮冰的父亲一手处理此事,因为早先对顾长明不满,便过于严肃的处理了此事,导致顾家一落千丈,再难翻身!此时,顾潇的妈妈病情加重,加之打击,不久离世,顾潇的父亲又在狱中,顾潇把满满的愤怒都归咎到饮冰父亲的身上!当少年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就已不再是妈妈口中轻唤的潇儿了。他搬到该市的目的的确是为了伺机寻仇,可是如何做他并不知晓。突然,有个少女走入他的心间,这个姑娘并不十分漂亮,可是热情爱笑的她似乎将顾潇本冰冷的心渐渐融暖,没错,她就是饮冰。可是彼时的顾潇深知,自己已不复从前的单纯,他不敢要爱,不敢言她,只好克制自己的情绪,直到偶然间知晓饮冰就是他视若仇人的女儿,曾经的复杂心情纷纷化为愤怒,他找来曾经父亲的朋友兄弟,他们也因为饮冰父亲断了财路,愤愤潦倒。然后,毁了饮冰,毁了她们一家!原来饮冰以为的爱不过是他的计划,他要的就是在饮冰高考前,十八岁生日那天,毁了她的人生,污了她的身体,影响她的求学和事业,这打击,于她于她的父亲,都已足够! 饮冰以为的一见钟情,以为的此间少年,竟是对她如此残忍的恶魔,饮冰以为的宠爱自己的父亲,原来竟也逃不开官场黑暗。从公主变为无灵魂的枯镐,如此猝不及防!

五,庭院深深深几许

父母带饮冰搬了家,在一个乡下的庭院中,饮冰渐渐恢复,她以为这已是全部,却不只,还有太多她想不到的事情! 父母对于顾潇一行人最后的结局缄口不言,她渐渐也不想追究,因为实在无力触碰那段过往。她在乡下已经三个多月,最近,她异常的思念陈嘉轩,那个口口声声保护她的热血少年,那个知道看到她为护顾潇叛离多年情意而悲痛欲绝的痴情少年,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时间倒回饮冰最不愿意面对的那天,陈嘉轩为饮冰过生日,守护她直到睡去已成了习惯,到这次不同,饮冰身边似乎不需要他了,可是他总是担心饮冰,顾潇阴冷的目光让陈嘉轩觉得可怕,他不希望深爱的姑娘受到委屈,所以,他还是想去找饮冰,陪她过生日,哪怕只能远远看着她。所以,当他听到饮冰呼救的时候,他奋不顾身的冲进去,以命相搏,对方两人被陈嘉轩用在地上捡起的利器所杀,而陈嘉轩自己也躺在血泊之下。这是陈嘉轩离世三个月之后,饮冰才听衡柔说的,饮冰总是梦到陈嘉轩浑身是血冲向自己,原来那不是梦,正如那天不是幻觉一样!“我们都不想告诉你,怕你更受打击,可是饮冰,我忍不住,我不得不说,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让你知道,那对你,对嘉轩太不公平!”衡柔早已泪流满面,“饮冰,你知道吗?嘉轩他有多爱你,他最后被送到医院时,依然在说,饮冰丫头,不怕!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可以让陈嘉轩这样爱你,你和顾潇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都偷偷跟着你,守着你,他说,他看见他骄傲的公主在别人面前扮演受委屈的灰姑娘,他真的太心疼!他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的生日礼物,却不敢给你,因为那是一对戒指,他早就说要在你18岁的时候做你真正的男朋友,可是出现了顾潇!他说他要一生守护你,他做到了!” 不等衡柔说完,饮冰已经冲出去,她要去看看陈嘉轩,陈嘉轩因她而死,她却在三个月后知晓,多大的讽刺?恍惚间,她似乎又回到了曾经,陈嘉轩一脸不容置疑:“我会保护你!”还有他打架后,嬉皮笑脸:“没关系,我抗打,伤口是男子汉的象征!”可是陈嘉轩,你怎么保护了一半就不保护了?可是陈嘉轩,你那么抗打,你倒是站起来啊?可是陈嘉轩,你为何把这最大的伤口留到了我的心上!

迎着余晖,饮冰痴痴看着远方,她不想说话,只想在庭院中,一遍遍写着: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陈嘉轩仅会的几首诗,她教的,也是最喜欢的,只因,他和她,都生于桃花最艳之时,饮冰总觉太过悲凉,原来冥冥中,已是注定!曾经差了3年时光出生,用了12年时光相遇,6年时间共赴深情凉薄,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含泪怀念……

后记

案子仍有疑点,警察接到报警电话,赶到现场,发现饮冰昏迷不醒,陈嘉轩倒在血泊中,两个施暴者已经死亡,其余人都未来得及逃跑,周围并无目击者,报警的人是谁呢?顾潇站在狱中,向着曾经饮冰家中的方向,他不后悔把自己把其他人送进狱中,也不后悔为父母报仇,只是他后悔遇到饮冰,若有如果,她还会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吧!当爱夹杂了其他,他只能深深咽下,唇齿起合,念及饮冰,道句珍重! ​​​

相关信息
  • 若我离去繁华落尽,许我一世和她遥遥相望

    若我离去繁华落尽,许我一世和她遥遥相望

    2018-12-23 10:13:48

    若我离去繁华落尽,许我一世和她遥遥相望一一梦方醒,窗外机械运转的轰鸣声隆隆驰来,喧闹嘈杂。睁眼时,入目的白炽灯恍然在我眼底烫下一个疤痕。生活变成可怜的安逸,尝一尝,尽是苟且的味道。记忆里太多事已日渐显现出不真切的况味,随着年岁渐长,听见曾经的自己挣扎在浪潮里的呼声遥遥,只好抽身出来,独坐在断崖边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