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猫生不幸福,何不享受当下的风光

如果猫生不幸福,何不享受当下的风光
猫是曾经的猫的宝宝,曾经的猫是思妤和那个男人一起养的。那个男人离开了,老猫也不见了,只留下尚未断奶的小猫。为了照顾这只小猫思妤可谓费尽周折,她那时工资并不多,她却买来最贵的猫奶粉来喂这个小家伙,晚上也会抱着小猫先把它哄睡着,悉心照顾。我想这也是一种感情的寄托。思妤对那个男人爱得深,那个男人留下的猫没有不好好照顾的道理,对他的感情有多深对猫就有多在乎。即便是后来我的出现,也没有改变猫在家里的地位,思妤心里的“我最关心”列表中,猫的排名远高于我。

猫的名字叫江夜,曾经的猫叫江月。思妤说《春江花月夜》是她最喜欢的诗,因为那个男人曾为思妤朗诵。总之,因为这首诗的缘故,猫的名字也顺势而出,她给猫起名江月,无不包含对那个男人的爱慕。

只是后来老猫再也没有出现过,起初思妤还会每天出去找找,慢慢的时间过得久了,她也不再执着过去那只猫了。江夜和它妈妈有着一样的黄蓝异瞳和雪白的毛色,也同样是个姑娘,于是思妤专心致志照顾这只小猫,某种程度上这只猫就是曾经的猫,之前只照顾一只猫现在仍旧只有一只猫,变了的只有生活,男人不在了,两人一猫一居室的生活终于变成了一人一猫一世界的静悄悄。

看着猫和我亲昵时思妤说:“它很喜欢你,你身上有让它觉得值得亲近的东西。可能是你身上有它之前主人的相似处,猫是很高冷的动物,不会轻易和陌生人亲近。”

我笑,猫似乎是很喜欢玩我的手,每一根手指轻轻咬过后再用舌头舔舐。

对我而言,江夜——也就是这只猫,它的存在也具有奇幻的地方。在我看到猫的第一眼时便产生了这只猫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感觉,和第一次见到思妤时一样,奇异的意识剥离本体去往时间深处,建立对这只猫的一切好感。而后意识回到脑海便传递这样的消息:猫是故时物,只管照顾即可。

多一句的疑问都没办法从我口中问出,除了默认接受我没有其他出路。

“白猫异瞳没想到真的这么好看。”我说。

她说:“是吧,漂亮的小姑娘。”

“在山东这种猫很常见吧。”

“的确是多,黄眼睛一只蓝眼睛一只,应该就是山东特有的临清狮子猫。”

“之前家里养过猫,大概了解过关于猫的情况。”

“也是白猫?”

“不是,灰色花纹的狸猫,超凶的那种。”

家中那只猫是我很小时候父母买来送姐姐的礼物,养过大约两年的时间,最后送了人。那是一只领地意识极强的狸猫,小时候的我没少和它打架。因为它是爸爸妈妈的宝贝,爸爸妈妈对猫的喜欢远甚于对我的关心。猫有权利进入所有房间,我的房间也不例外,有时它钻进我的桌子下睡觉,我拖着尾巴把它拽出来,它不喜这样便挠我,我也不服气也很硬气同它打架。

于是,在我印象里猫是一种除了吃和睡之外就知道打架的动物。因为这个原因,中学时的我常对因为猫可爱而喜欢猫的女生嗤之以鼻,可这当然是我错了,猫也有温顺的,比如江夜。这姑娘可以说得上是猫中的极品,我从没见过它多折腾,每天都乖巧跟在我俩身边。它作息按时,也不挑食。

在家中所有我做的事中唯独照顾猫深得思妤满意,我想原因有二:一来是我有过类似的经历,经验颇多;而另一方面,全在当下这只猫极其乖巧,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晚饭后我常和思妤下楼散步,江夜自然同行。我们放心大胆把它放在地上,猫绳也不必挂在它身上,乖巧的它永远会跟在我们身边绝不跑远,若我们三个变作故事里的冒险小队,江夜的魅力绝不比皮卡丘或亚古兽差。

 

四下邻里都认得带着猫的思妤,思妤和猫可谓是名人风景,漂亮年轻的女子身边还有这样可爱乖巧的宠物,大多数人见了都会羡慕吧。现在,妙龄女子身边多了个小伙子,他们便也记住了我。

一天思妤加班我自己下楼散步,没带猫。常在楼下聊天的老大爷见了我,问道:“小伙子,今天没带猫?”

我受宠若惊回答说:“没呢,自己下来了,大爷你认得我?”

“记得记得,认得那猫怎么会不认得带猫的人嘛。”

“说的也是,难得的好猫。”

大爷一脸笃定点头:“对呀,可不容易遇到。小梁那个丫头没让猫受过苦,你可也得对它好点。”

我笑着附和道:“哎,知道知道。”

由此得知他们对猫的印象比对我的深,对猫的感情也不赖,他们因为猫才会和我搭话。

思妤对此并不以为意,说:“那是自然,猫在这小区待的时间可是比你长得多,不少邻居从江月在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到现在江夜长这么大,十几年的时间都有了。”

说着话的时候思妤正在给猫洗澡,江夜洗澡时也不会乱动,静静享受思妤纤细的手在它身上游走的感觉。思妤并不是一个爱打扮的人,她本身所有的气质足以和其他浓妆艳抹的女人争艳,她的化妆品也都是平常的牌子,而在装扮方面的钱几乎尽数变成了猫粮给了猫。她从来都买进口的猫粮来给猫吃,有时候自己忙的不可开交,也会抽空把猫照顾好。

她的说辞是:“毕竟是别人的猫,照顾不好是我失责。”

说是那样说,实际情况于她于我都心知肚明,不在于责任,而在于这猫是谁的猫。

在我看来,江夜的生活就像是在云端里行走般,不必费力,总有东西托着它。思妤把它看得极其重要,猫已经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就像那个男人一样。可以看出来,那个男人的某些部分完完全全附着在了在猫的身上,而猫也承载了思妤的部分思念,两者融合成猫的灵性和所有不俗的特质。

我常常想,像思妤这样只顾等待不问归期的感情,除了电影和小说里会有以外,现实中不可能会见到。关于思念这个问题,我觉得等待是一种煎熬,没有人能扛得住时间。但似乎曾经我的固执的浅见在遇到思妤后都需要重新思考——每个人都有所牵挂,但并不是只会为了所谓爱人才会等待。

感情若经得起时间的冲刷,那必定是更伟大的东西。

思妤对那个男人的怀念正是这种更加伟大的东西,当然,那个男人在我出现以后逐渐成为了过去式。即便这样,我也知道,思妤心里还会想起他,就像我有时候会想起那个叫俞婷的人一样。过去的那段时光,我们彼此身边的那个人带给我们足够美好的经历,所以在一切过去以后,我们仍会想起。或许有的是悔过自责,也或许是恋恋不舍,可是千帆过尽,江海必定重归平静。等过去的人,不如遥望将来的人,新的人到了,过去也该翻篇了。

有人会问,手里牵着一个人的手,而心里却想着另一个人,这是是对爱情不忠吧。

我觉得,不尽然如此,情感的圣光是超越人的主观控制能力的东西,没经过训练的人,没有办法能克制自己的情感,对某段往事的想起,就好像呼吸那样正常。谁都有过往,谁都有资格忘不掉。

但是,思念只是对过去某事的想起,是那些大脑记忆磁盘里删除不掉的信息,太过执着就成了病态。

既然忘不掉,就不要多去顾虑,当下在一起的两个人才是生活。

相关信息
  • 享受当下的生活,虽然平淡如水却也真实可爱

    享受当下的生活,虽然平淡如水却也真实可爱

    2018-12-24 09:46:12

    享受当下的生活,虽然平淡如水却也真实可爱“我们一起来碰个杯吧,欢迎袁瑗同学重回咱们大重庆发展!”“干杯!”这一餐是重庆的几个同学专门为我接风洗尘。我叫袁瑗,陕西汉中人,大学就读于重庆的一所普通高校。我们学校在重庆的所有高校当中还勉强处在前几位,但要是放眼全国高校排名,没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