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二林第二春来了,他给儿子娶了一个温暖的后妈

崔二林第二春来了,他给儿子娶了一个温暖的后妈
001

炎炎夏日,知了聒噪,集镇上行人寥寥,崔二平急得挠汗湿的头发,时不时赶赶面前的苍蝇。

崔二平的熟食摊前,来买他熟食的客人越来越少,天热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崔二平一想到,心脏就隐隐做痛!

他口干舌燥,左顾右盼,今天才卖了半斤酱牛肉,大伏天,熟食卖不出去,第二天就会变味,想到这,他眉毛勾在了一起。

突然路口蹿出来五个油头滑脑的年轻人,带头的是个满头红发,尖嘴猴腮的混混。

“老板,还记我吧!”

崔二平拘谨地笑笑:“记得,记得,您是老主顾,我怎么会不记得。”

红头发脸色一凛,凑近了身子,扯着嗓子喊:“你这熟食不干净,昨天我妈吃了你酱牛肉,上吐下泻,人到现在还在医院!”

崔二平吸了口凉气,身子抖了抖,此时马路对面的李勇没心没肺地笑着,还大声喧哗,拉人看热闹。

红头发见崔二林耷拉着脑袋不吱声,越发放肆起来,直接把手伸到了崔二林装钱的铁罐子里:“就这几个臭钱!还不够我妈一天医药费!”

崔二林急了,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凶神恶煞,红头发拿完钱,还不算完,开始大声嚷嚷。

“这家店熟食有毒,有毒,吃了进医院,进医院!”

过路行人纷纷驻足观望,交头接耳,对崔二林指指点点,崔二林又气又急,讹钱就算了,还坏他名声。

此时摊位前走来一个身姿曼妙,踩着银色细高跟的女人。

“大热天的嚷嚷什么?我经常在这买熟食,我昨天也吃了,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你们这叫诽谤!这样吧,别走,我报警,让警察来检测检测这熟食到底有没有毒!”

女人眨着锋利的丹凤眼,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按下了110,一伙人纷纷逃窜,崔二林感激地看了女人一眼,他记得她,确实是他老主顾。

平时两人也没多说什么话,但是崔二林总觉得她很亲切,甚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崔二林缓过神时,女人已经走了。

晚上收了摊,崔二林疲惫地走在路上,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有人闹事了,他知道人是李勇找来的,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李勇就是想让他做不成生意,把他逼走,毕竟有些老主顾还是认崔二林家熟食。

崔二林独自在家喝闷酒,吃着卖不出去的酱牛肉,看着空荡荡的家,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几个月前,家里还不是这光景。

崔二林今年三十一岁,内向寡言,相貌平平,脸上还有道两指宽的疤。

从父亲开始家里就是做酱牛肉的,后来父亲把手艺传给了他,这熟食摊已经摆了二十年,回头客特别多。

崔二林媳妇叫刘琴,刘琴跟崔二林过了两年,越发觉得崔二林木讷,嘴笨,且没生意经,让他多开几家摊,他说分了心,牛肉就做不好。

刘琴跟崔二林吵架,崔二林也就笑笑,然后弓着腰做家务,刘琴生性泼辣,越发觉得跟沉闷的崔二林合不来。

离婚后,刘琴跟了李勇,还带走了崔二林做酱牛肉的配方!

李勇相貌好,衣品好,且油嘴滑舌,能说会道,给刘琴买玫瑰花,带她去舞厅跳舞,去镇上唯一的西餐厅吃牛排。

刘琴跟李勇结婚后,发现已经怀了崔二林孩子,悄悄去了镇上医院,医生说她凝血功能不好,打胎可能会引发大出血。

事情瞒不住后,李勇大发雷霆,可是已经办了酒席,领了证,只能认命,至少刘琴把崔二林做酱牛肉的秘方给带了过来。

刘琴也留了一个心眼,秘方她没有告诉过李勇,卤汁都是自己调好。

因为口味好,卤菜店生意很红火,李勇一口气搞了五个摊位,其中一个就只跟崔二林摊位隔了一条马路,还跟崔二林打起了价格战。

崔二林很快就败下阵来,他恨刘琴,可是事已至此,恨又有什么用呢?

002

崔二林做了个决定不卖熟菜了,他真的折腾不起了,只要他出摊一天,李勇定会找他一天茬。

他去了镇上最大的线缆厂觅了活计,第一天上班他就遇到了王小美,就是那天帮他报警解围的女人,两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王小美是销售部经理,算是个领导,两人简单寒暄着,王小美看崔二林的眼神里荡着柔情,荡到崔二林眼里,崔二林心尖一颤。

王小美穿一身干练职业装,白色衬衫勒出的胸部轮廓十分好看,头发黑纱一样披在身后,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

这是崔二林第一次仔仔细细瞧王小美,王小美眼神停留在了崔二林脸上的那道疤,明显有片刻失神。

在一个厂子里上班,自然会常常碰到,两人有时候下班碰到,王小美还会主动邀请崔二林一起吃晚饭,都是单身况且之前又认识。

崔二林红着脸,腼腆地点头,他喜欢跟王小美呆在一块,整个人都有一种舒爽快活的感觉。

两人也聊家庭,往事,崔二林知道王小美是外地人,至今单身,崔二林也跟她说了自己的婚姻,放弃卤菜生意的无奈。

“你人这么好,是你老婆没福气!”

“我要是真好,她就不会走了,我相貌普通,嘴笨,而且没生意经,只会闷头干活。”

王小美笑了笑,岔开了话题:“其实我以前不叫这个名。”

“啊?那叫什么?”

王小美笑了笑,此时她诺基亚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她说有事先告辞了。

在路上王小美又急又气,难道他真的一点也不记得我了?真是个木头!我都这么主动,邀他吃了这么多次饭,他一点也不懂我心意吗?

这天崔二林到茶水间喝水,听到了小袁跟工友议论:“只有崔二林这呆子稀罕王小美,他根本不知道这婊子以前跟过几个糟老头!”

崔二林心一惊,杯子掉在了地上,小袁看到了他赶紧窜了。

崔二林那一天干活都不带劲,闷闷不乐。

那晚王小美在厂门口又看到了崔二林,笑着喊他一起去夜市吃麻辣烫,崔二林挠了挠头,拒绝了。

到月底最后一天,厂子里赶产量,崔二林脸上,手上,工服上全是焦油,加班到九点才结束,工友小袁提出一起吃晚饭。

“新城路新开了一家馆子口味不错,正好今天发工资,我做东!”

崔二林也跟着一起去了,刚进饭店门,崔二林惊得张开了嘴。

王小美也在那里,大概是喝多了,眼神迷离,脸颊泛红,身子摇摇晃晃,旁边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色眼眯眯。

王小美不胜酒力,趴在了桌上,旁边的男人趁机搂住了她的蛮腰,手还慢慢往上移。

崔二林箭步上前,抡起拳头就给了那男人一重拳,两个男人厮打在了一起。

第二天崔二林就被开除了,因为他打的是厂长儿子!那天厂长请客,因为厂子效益好,作为销售部老大的王小美自然有功。

谁知厂长儿子见了王小美起了色心,恰巧崔二林去了那家馆子。

崔二林走的时候,工友小袁送了他。

“二林,把你当朋友才跟你说的,王小美不是什么好人,能做上那个位置,根本不是凭的本事,昨天你也都看见了!”

崔二林无奈地笑笑,拍了拍小袁肩膀,走了。

003

刘琴就是这时候找上门的,可怜兮兮,眼角还挂着泪痕。

“二林,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错了,以后我跟你好好过日子,成......吗?”

崔二林懵了,离婚才一年多,刘琴怎么苍老了这么多,头发凌乱,衣衫褴褛,一脸疲惫,眼睛里满是愁苦,愁得都长了抬头纹。

崔二林没有接话,让她进了屋子,屋子里很乱,床上被子没叠,沙发上全是脏衣服,厨房还有没刷的碗。

家里没有个女人,这日子终究暖不起来。

“二林,我们复婚吧。”

刘琴见崔二林不吱声,“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崔二林把她扶了起来,依旧不吱声,拿了钥匙,去了外面,他心里有恨,但他不会说狠话伤害别人,所以他选择沉默。

他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跟刘琴复婚了,如果当初仅仅是性格不合,刘琴跟了李勇也就算了,可是她偏偏带走了酱牛肉秘方。

那秘方是他父亲经历失败无数次,才调制出来的,父亲知道这件事后,一病不起,现在还在老家,还要母亲照顾。

虽然崔二林看起来傻不愣登,但是好歹是非他还分得清。

等崔二林回去的时候,刘琴已经走了,崔二林坐在床上发愁,眼前得赶紧找个活去。

第二天一大早崔二林就傻眼了,刘琴抱着一个娃娃站在门口:“二林,这是你儿子,不信可以去做什么亲子鉴定。”

“当初孩子得了脑膜炎,我跟李勇要钱给孩子治病,他说又不是他亲生的,逼我说出酱牛肉配方,不然不给钱。”

“二林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原谅我吧。”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崔二林吸了口凉气,缓了缓神,然后点了一支烟,消化了刘琴的话。

“孩子,你不要就给我,复婚,不行。”崔二林语气决绝,吃了秤砣,铁了心。

刘琴气得瑟瑟发抖,扔下儿子转身就走,经历过李勇后她才知道崔二林的好,可惜为时已晚。

不过隔壁县城一个有钱老头看上了她,爱既然留不住,只能选择钱了。

崔二林兴高采烈把孩子送到了乡下,母亲了解情况后喜上眉梢,父亲脸上也多了几分润色。

没几天崔二林就去饭店做了案板,他常年切牛肉,刀工非常利索,人又勤快,老板很赏识他。

有一天晚上快十一点了,有一桌客人迟迟不走,崔二林探出了脑袋,瞅了瞅。

竟然是刘琴和小袁!一个是自己前妻,一个是昔日的工友,他们难道认识?

崔二林竖起了耳朵:“堂姐,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崔二林虽然断了跟王小美的念想,可惜,还是没跟你复婚。”

刘琴冷冷哼了一声:“或许这就是命吧,那老头也活不了几年了,到时候财产少不了我的份。”

那些风言风语都是从小袁嘴巴里传出来的,那天也是小袁挑的餐馆,根本不是什么巧合!

刘琴就是想断了他对王小美的念想!跟他复婚。

崔二林气得发抖,脸憋得跟猪肝似的,他想起来刘琴有个远方亲戚来投靠她,只是一直没见过。

004

下了班,他就打了电话给王小美,拿电话的手都在颤抖:“小美,你有时间吗?明天我生日,家里摆了一桌你来热闹热闹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传来沙哑的声音。

“你走之后,我打了你那么多电话,你一个都没接。”

“明天我要去外地跑客户,得晚点才能回。”

“多晚,我都等你。”

生日只是一个借口,他不过想跟王小美说声道歉,那晚他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做了一桌子菜,忐忑地坐在凳子上。

几声急促敲门声响起,崔二林开了门,王小美手里拎了一个蛋糕,笑若芙蕖地站在门口。

“好久不见,小林子。”

崔二林呆住了,小林子是他小名,王小美怎么会知道。

王小美神神秘秘,也不说,推杯换盏后,两人都有了些醉意。

“小林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崔二林摇了摇头:“似曾相识,但是......。”

“我是邓婕啊!小时候跟在你屁股后面转的,住你隔壁的,你还救了我一命的!”

崔二林触电般站起身:“你是......邓婕?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记得当时你半边脸烧伤,小学毕业后,就搬走了。”

王小美见崔二林还记得她,捂脸笑道。

“我记得,那一年你才十五岁,我上小学六年级,那晚失火,你不顾一切冲到屋子里救了我,自己脸上手臂上,都留了疤。”

两人都没再说话,往事浮上心头,那时候邓婕整天跟在崔二林屁股后面转,崔二林就像一个大哥哥保护她,她打小就喜欢崔二林。

学校有人欺负邓婕,崔二林二话不说上前跟人干架,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吭气。

“你为什么改名字了?”

王小美垂下眼皮,神色黯淡了下去。

“我是个私生子,母亲当时不知道父亲有家室,隐瞒了我的存在,后来父亲老婆去世了,他找到了母亲,认了我,我也随了他姓。”

“他对我和母亲不错,我很多客户都是他介绍的,大概是为了弥补愧疚,带我去美国祛了脸上的疤,做了微调和修复,也不怪你认不出来。”

崔二林是又惊又喜,命运兜兜转转,又让两人重逢。

那晚,在酒精的作用下,王小美主动关了灯,把崔二林“就地正法”了,事后崔二林呆呆地看着床单上那抹鲜艳的红色。

“小美,我还有个儿子呢!你能接受吗?”

王小美坐起了身,看了一下窗外,转过头,用清亮亮的眼神瞅着崔二林。

“但愿我能做个温暖的后妈。”

三个月后,王小美跟崔二林领了证,办了酒席,亲戚朋友,都说崔二林捡到了宝,娶了个漂亮又能干的媳妇。

晚上,崔二林帮王小美脱了高跟鞋,给她洗脚,这时候崔二林儿子在床上呀呀学语:“妈妈,妈,妈妈......"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捂嘴笑了

“小家伙就快有伴了。”

王小美挑了一边的眉头,狡黠地笑了笑,然后低下头,摸了摸肚子。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