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的回报——为努力盛开的花朵

坚持的回报——为努力盛开的花朵
16年的某天,高洁突然宣布他要种花了。在群里说完之后没人回应。过了一会又说钱他自己出,不用大家AA,我第一个表示支持,芳芳也说可以搞一搞。

周末他拉上芳芳,两个人一块去了南头,那边有个荷兰花卉小镇,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景点,本质上就是个花市。

下午回来,两人抬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子,里面装的满满当当,都是一些修剪整齐的花径,根部用泥土包着,外面再裹着一层纸,拿出来看花花绿绿的,我只认得满天星,其他的都叫不上来名字。另一只手也都没空着,抱着大大小小总共四五个花盆,算上之前高洁从楼下和外面走廊里捡回来的几个大水缸子,洋洋洒洒摆了一地,看着挺像那么个样子。

天还没黑的时候,差不多弄完了。“还差一点土”,高洁说,“我们一块下去搞点土上来吧”。我闲着没事,就答应了。他拿着装花的塑料袋子,我跟在他后面,到了篮球场旁边的小桥这头,不远处有一块地方,种的草稀稀拉拉,快秃噜光了,泥土翻上来。确定保安没注意的时候,高洁铲起来,袋子放地上,没有工具我也帮不上忙,就在一旁看着。不一会装了大半袋子,高洁试了一下一个人提有点费力,我们俩一人一边,斜着身子把土运回去了。

回去没多久晚饭时间到了,吃完饭又搞了一下,第二天下班回来又弄了一晚上,这才把花种好。高洁刚买回来的时候,茂宇阳芳和我先前在客厅沙发里窝着玩手机,觉着挺新鲜,大家都是花痴,就高洁懂点,围到外面问这问那。等到种完了我们再去看,感觉还挺失望的,都是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其实刚买回来的茎干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出花来呢!

不管怎么样,这就构成了高洁的后花园最初的样子。

一开始我们觉得这个花园可能随着高洁的热度减小而逐渐消失,就像他一时头脑发热提出的很多想法那样。实际上那些花盆和花对我们来说真的就像透明的,大家都选择视而不见。等到不断有花开放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也才发现高洁一直在坚持给他们浇水,精心维护。

花园成了高洁手上打社交的一张王牌。

“我们家的阳台上有一个花园哦”、“最近养的花开了,要不要过来看看”等等,都曾被他用来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只是过来聚餐的由头和契机,还是不断有人买他的账,有的还会把自己种的花甚至专门买花送过来给他。尽管我挺看不上他的做法,只是吸引妹子注意的一个手段罢了,没必要搞的这么声张,但是时间久了,随着越来越多人知道,高洁终于还是成为了朋友圈公认的2B知名爱花人士,也给自己加了一个有生活情趣的标签。

然而生活总是不容易的。对那些花来说也是如此。年末的时候,公司裁员,高洁失业了。开始的一段时间没有人发现,生活一如往常,大家正常上班下班。深圳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白天吸进去,晚上再吐出来。高洁起的比我们早的多,通常会先健个身,到楼下跑个步或者在阳台上举举哑铃、做俯卧撑,再洗个澡然后早早的去上班。下班回来也不会停止工作,我们回去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坐在外面阳台的桌子前,面前放着电脑,事实上他总是在电脑前面忙活,周末也是如此。那片花园在桌子右上方,坐在里面抬头就能看到,不过高洁工作的时候从来就没有看过一眼。我没见过有谁工作比他更努力更认真,可以说工作就是他的生活,是他生活的全部。可是获得的回报却很少,无论是工资还是职级上,都鲜有大的提升。直到他离开深圳一段时间,有半个月甚至更长,再回来主动跟我们提起时,大家才知道他不是去出差而是回家了。而原先他如同正常上下班的日出夜归,实际上是去了图书馆,在没有面试的时间里,他就在图书馆看书和准备面试,呆上一天再回来。

图书馆是个理想的去处,不仅包容海量的知识,也包容不同的情绪。它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什么时间,不管外面天气如何,当然也不管你是否失业,只要你进来,总能找到你的一席之地,里面有恒温的中央空调,还有免费的热水供应。“当你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等着什么孵出来时,生活总是一段稳定充实的时光”。然而等待与等待是不同的,我想高洁在图书馆的那段时间里恐怕难言轻松吧,没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因为最终等来的只有拒绝和失望。

那片花园渐渐变得荒芜,叶子落了一地也没人打扫,花草都干枯了。“人都养不起了,哪有精力管它们”,高洁后来说到。

当花重新再开放的时候,已是第二年了。高洁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从实习期的捉襟见肘,到后来渐渐有了一点积蓄,生活在慢慢的好起来。后来又对花园做了一次大的升级,他从网上买了一个可以伸缩的菱形木架,长宽大概在2m*2m,同时买了一些打孔墙钉,我帮他把木架贴在墙上摆好位置,他用锤子把钉子打进去,就这样完成了一个空中花架的搭建,后来又买了一些盆栽挂在上面,这下算上原来在地上的、在围栏上吊着的,形成了一个三位一体的花园,一直维持到现在。也再没有花草死掉,一盆盆都长势喜人,蔚为壮观。

由于家族遗传的原因,这些年高洁的头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发际线不断往上走,让他的长相跟他的年纪匹配不上。不是没有做过挣扎和努力,有段时间在手里还有一点闲钱的时候,他在门口的养发馆里办了一个理疗套餐,花了一万多块钱,每隔几天就去做护理,回来之后带着一身的中草药味,头发的味道比他养的那些花都香。结果仍然是让人失望的,“根本没什么用”,他事后总结说。也许是脑壳的土壤养分太少,也许是头发要求的生长环境太过苛刻,也许是头顶的不挽留,也许是头发执意要走。

高洁再也没有放弃打理他的那些花儿,每天早上起来首先打开音乐播放器,伴随着周杰伦、林宥嘉或者Ed Sheeran的背景音乐,那些花儿像是忠诚的卫士,等待着国王的巡视,而高洁也总不会让他们失望——都得到了足够的滋润。偶尔因为私人或者工作的原因要离开深圳几天,他也会在群里叮嘱我们要给花浇水。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高洁或许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你给它们浇水,它们就会为你开放,也只有那些花儿,从来不曾让人失望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