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的骄傲——兵娃忆往昔感恩岁月情长

新中国的骄傲——兵娃忆往昔感恩岁月情长
第一章

0

2018年在寒风中即将消逝,满满的感怀,满满的希望,将跟着我一起,走向崭新的一年,以及接下来的每一个春夏秋冬。在时光的流逝中,不知不觉中我已走过了六十个年头,回顾往昔当然无可厚非,在时代的环抱中,今天,2019年的第一天,我想许一个比较应景的新年愿望。

那我就引用一下现在年轻人最流行对新年期许的方式,就是,“在新的一年里,我要做更好的自己,伴随着新中国建立发展70周年的步伐迈进,沿着我们大院军娃父辈祖辈用红色血液晕染地芳华人生,骄傲自豪的踏进新时代。”

对于你们这些军娃可能一定感同身受,但我还是要对于“做更好的人生”的理解作出自己的解释,毕竟这六十年也经历了不少,改革开放的洪流更是托起了我们的大半生嘛。走过的路自然不曾后悔,只是有些小小的疙瘩,或是说遗憾在心里挠着。自己只是为这努力的小家付出了大半辈子,不仅烧饭煮菜,打扫卫生,我已是样样精通;养儿育女,带小外孙,我也是一人独揽。

只是这大半辈子回想起来,好像失去了我们大院孩子,该有的骄傲,红色的血液依然在体内流淌,但似乎它再也没有往日的沸腾与激情,时光天天相似,夜夜周而复始的重叠循环。只是久了,也麻痹了,就像这冬天的雪花见多了,心里的那股新鲜劲儿就变得没有年轻时那般挑人心绪了,而心里满是对这雪的不满足,连我曾经的梦想也深深掩埋进了这厚厚的积雪中,无人提起,更是无人知晓曾经在这峥嵘岁月中,革命的光辉年代里,自己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激情。

我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无头无序的话。但我也想让大家明白,我依然留着红色的血液,等待红色的召唤。毕竟这时代变了,现实中诱惑越来越多,现在的孩子也再不像我们的大院孩子与祖辈父辈那样,一个梦想可以支撑起一个人长长的一辈子,就像我依旧记得当年在文工团的那些兢兢业业的不眠之夜,与曾经的那些丰功伟绩。

只是时间不等人,生了孩子自然身材也回不到以前,便比不过那些身体里有着坚毅梦想支撑起的女娃。你可别说那时没结婚以前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挺拼的,为了舞者至高无上的首席之位,我可是每天只吃两顿饭,可没想到一结婚事事都变了,体贴的丈夫变成了天天要我做家事的“电报员”,为人和善的婆婆也是不停给我煮补汤,虽然她没明说,但我知道,她就是想要我多生些孩子,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家庭妇女。

不过现在回想起这些往事,当时无奈的决定反而也挺正确的,有时也会偷着乐,毕竟随着时代的发展,没多久文工团里的人都因为部队裁军的大刀阔斧一个个的转业了。哪像我这样,有个温暖的小窝能挡风避雨。

现在有了微信,真的使我的生活越变越带劲了,大院群里,我们都是军人的子女,24个小时,时时有人聊天,到了凌晨,还有来自外国的朋友伙伴组成海外兵团,和大家一起聊天。群里的成员都来自五湖四海,他们还给自己根据所在的部队,起了海娃(海军子弟)、陆娃(陆军子弟)、空娃(空军子弟)等可爱的名字。

说实话这样的热闹劲,使我好像再一次回到了大院生活,回到了那个最热血沸腾的红色年代了。以前一个人在家的我,只能和那些老姐妹们跳跳广场舞,还能时不时地出去旅游,现在足不出户就能常常的来一个跳舞、唱歌视频,而军娃们也连连给我鼓励我真是感动不已……最后还是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没有我的参与,你们会更快乐。

1.

其实这篇自述来自于大院群中一个名叫“军丫”的独白,更应说是一篇对于生活的感悟吧。在这2019年新年来临前她发出了这样一篇文字。虽文字是那样平平淡淡、温温和和的语气,但看到这些文字的晓东也是深有同感。毕竟在这多喘的六十多年,自己也确实不容易,只是无端的微笑与羡慕悄悄从松胯的眼袋中流露,从深深的笑纹中尽显无疑。不只因为军丫有着可以抱怨的温馨生活,更因为她的快乐,是抽着烟的晓东,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像她那般活着无所顾忌,坦坦荡荡,更是圆满。

看着坐在门口走道的晓东,便也回想起饱经风霜的一生,就像这余烟袅袅,却总是消散无影,自己曾经也是那般风华正茂,而此时只能坐在家门口,抽着烟,看着手机消磨时光。

“老爸……老爸……”

这时晓东这才发现,而那个如自己心头肉般珍惜的女儿,在清晨连鸟儿都没叫早的时候,正在门缝观望着自己,调皮的笑容更是跃然脸上。就算冬天的寒风呼啸而来,还是会在每个早晨,和父亲说上几句。

万般感慨于心的爸爸,抿着烟,依然表情严肃地说道,“干什么?”

女儿虽二十好几,却仍像个孩子,但毕竟这是一个小大人,有些装模作样地说道,“你又再看手机啦,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父亲只是似乎有些生气了,灭了烟急忙说道,“你不懂,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我的父亲做了些什么,可有了手机和这大院子弟群,我可以踏着父辈们的足迹,好像有一种了解自己父辈的一辈子怎样从战争中走来,为建设新中国而奉献一生,为自己父辈所从事的事业而骄傲不已。”

说着似乎女儿茜茜又想听故事了,便故意说道,“你不如和我说说,反正这清冷的早晨正需要你这知更鸟,叫早。”

父亲假意微笑着说着,“哦爸爸是知更鸟,那你是什么?我们大院群里也有像我这样的知更鸟,那位兰阿姨说自己每天听大院里的兄弟姐妹们朗诵,夜里声音开的老大,女儿给了她三副耳机,她都不肯用,兰阿姨的女儿就和她吵了起来。不懂事的女儿大骂,‘你就看这些不正经的朗诵!’你知道兰阿姨说什么嘛?”

女儿正听得起劲说道,“说什么?”

“你一定没想到,”晓东露出了少有的神秘笑容说道,“她说,‘你们这些孩子看的节目才不正经呢!我们的朗诵可是最正宗的。虽然有些跑调,但都很纯洁。’”

茜茜这才反应过来晓东的指桑骂槐,砰的一下重重的关上了门。晓东则是开心地笑了起来,自在而放肆……

2.

晓东不过自从有了这个大院微信群,着实开心不少,连每天早上无聊的熬药时光也变得笑声连连。自己看着那些起早的老大哥们欢乐的聊天,心里就像有一股血液在心中沸腾,往复不惜。再看着这天色似乎晨曦还没有完全来到,冰露还没有完全凝结,只有寒冷的大风从没有玻璃的走道厨房窗子肆意地吹来,风儿不带任何同情地吹着这位为了女儿可以付出一切而不需要任何回报的老父亲(晓东)。一层层被棉衣包裹的晓东,却终于可以像所有的大院群的兄弟姐妹一样,自由地在曾经自己的年代中飞翔了,眼里流露出对于往日时代的追逐,更是表现着苦中作乐的无可奈何,不过看到微信的老朋友,心里也确实有找到组织的温暖,回到过往的憧憬。

3.

这时一位名叫“军史专家”的,在微信中发了一条消息,“今天是2019年的第一天,真也没想到,今年已是我们建国70周年,回顾往日,1949年中国刚刚成立;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1953年中国胜利;1964年10月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70年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1974研制成功第一艘核潜艇;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啊,一下子70年就这样过去了,是时间走得太快,还是我们老得太慢啊。”

一位出生于30年代的老大姐也说道,“想想我第一次见到解放军,那时中国还没解放,因为战火连绵,日本人空袭,年幼的我只能一人蹲在旷野里哭泣,突然一个八路军战士一把把我抱起扑倒在了水沟才保住我一条命啊。”

那些老战士也纷纷讲起好似昨日的战争,一个个动人的景象,在晓东的眼前拂动。

晓东看着这些,便又想起了茜茜的爷爷,一位老兵,是啊,女儿自出生起就没见过这位经历战争却依然温润如水的善良爷爷。那善良的军爷爷,千盼万盼地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让自己早些抱上孙子孙女,可一切都没实现,冬至就把这乐观的军爷爷带去了远方。但晓东一路走来,总是忍不住,回忆过去的美好,忆起峥嵘岁月的军爷爷(爷爷),多么想也炫耀一下,自己努力生活,奉献一生的军爷爷(爷爷),而他去向远方时,比现在的自己还小个六七岁呢?

不过晓东就是晓东,从不无病呻吟,暗自神伤。便又发了一个“赞的表情”,图中的猴子,还不自觉地挠着屁股,甚是搞笑。

说不定这远方的军爷爷似乎已变成了一束冬日的阳光,在清晨普照大地,其实在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了晓东,有些模糊的身影,似乎这就是父亲(爷爷)留下的最后期许吧。晓东小小的遗憾,总是不自觉地在心底的角落与自卑同行,因为有些话自己不能说,也说不得。

4.

但茜茜希望她的爸爸——晓东,能自由地放下过往的一切,和他最自豪的父亲一样,无所顾忌地做自己想做之事,如傲骨的红梅般绽放在冬季。或许就是这样相同的原因吧,所以大院群的兄弟姐妹才周而复始地说着父亲们的往事。

这清晨习以为常的冬季大风又是谁能承受得了的?这愿意放弃一切的孜孜不倦、没有回报,又有谁能愿意听他述说他的故事呢?其实站在门内的茜茜明白,是自己的不懂事,是自己傻气的逆来顺受,使平时爱搞怪的父亲,变得沉默或是生气。希望2019年北风在凛冽中带走他的无奈,希望真实与骄傲的表情,能再次出现这位晓东的脸上,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晓东能脱下一个坚强者成熟后的伪装。

可悲一切都不可逆势而行,在微信中寻觅这曾经辉煌的晓东,能正视生活所谓人生的命定盛天,这些愿望的实现茜茜都愿意以一辈子的幸福作为条件,可她却不知晓东的愿望也是如此相似。

看来在门外坐着的晓东,自是了解一切都是所谓真实真情,只是时光不在,此时竟无意中领略2019年第一场阳光盛宴的晓东。本想躲开这恼人、辣眼睛的直视阳光,可惜一切都是注定,没多久,阳光便有趁着花白的发色,掩映着模糊的影子,在脸上似有似无的飘动,一条条有粗有细的皱纹,在脸上显现,留下大半辈子时光的证明,但他的脸上依旧有醉人的笑容,执着的追求……

第二章

1.

记得那是2018的秋天,不知不觉中,来的那般悄无声息,一回头已是深秋,那时晓东是刚加入这大院群不久。

那天早晨又神气正从在门口走道,跨进屋里,便好似炫耀地对她可爱的女儿说道,“茜茜(女儿),爸爸我今天看了首诗非常感动,爸爸想发一段感想,你来帮爸爸看看这字对不对?”

清晨时刻,茜茜自是不耐烦,也不懂父亲为何总要在这晚秋睡意绵绵之时,拿着手机来折腾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周六清晨,但看在鲜少求人的父亲开了口,自己总得给个回应吧。

便懒洋洋的披着被窝,支起厚重的身体,勉强的睁开眼,不耐烦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那时茜茜还不理解晓东的热情从何而来,更是怨气满腹地憋着嘴。

茜茜大致的看了看后,说道,“没有错别字,没有。”

茜茜便有一头栽回了被窝,嘴里还念叨着,“老爸,真是的,有了群就不管女儿咯。”

听着女儿嘴边的唠叨,回到外面抽烟的父亲只是顿了顿,幽默地说着,假意露出生气的模样,“好吧,爸爸就是不要你了,你看爸爸对你多好,每天起早贪黑给你熬药,你还说这种话,要不以后你来给全家熬药试试?看你起得来起不来?老爸,向你大声宣布,爸爸已再次找到组织,你可别羡慕哦,爸爸有了自己的生活,自然是风生水起,自然要舍弃一些家务活咯。”

说着昂着头穿着军大衣便如唱戏般,撩着衣服开心在外面转了好几小圈。茜茜打了个寒颤,顶着蓬乱的发丝,继续开始自己梦的延续……

2.

其实现在回想来,茜茜也是第一次见父亲这般神气,眼神泛着中毒的军绿色光芒,虽不理解年迈的晓东,活生生好似可爱的孩子,返老还童。但茜茜明白,在占据他大半生的军院生活,军队的生活深深地影响着这调皮的孩子、稚气的少年、风华正茂的青年、与依然抱着军梦的中年人……

就是这样的活力,使父亲回到曾经的岁月,在那群里有着父亲一辈子对军队的向往。

比如大义凛然的诗人,每每发出自己的大院诗文,晓东常常读起他的诗文,那可是热血沸腾,晓东每次深情的朗诵,虽然晓东的可爱模样尽显无疑,但温和的语气,起伏着的装模作样,时不时还带着抑扬顿挫呢!

却使茜茜不住的微笑,猫仁可是忍不住的泼起冷水,“你这是朗诵吗?没有节奏,不如我帮你配些小调。”

说着,猫仁便捣蛋跑到老钢琴旁,乱弹了一通,这可是气得晓东,上气不接下气,拍桌子瞪眼,涨红的脸颊,皱纹都展开了,转头就走。

而后则是母女俩大声的欢笑声不绝于耳。

但大院群消息一来,晓东看着心里就温馨,虽没有微笑,依然表情严肃,但是茜茜明白父亲正慢慢地发生着改变,只是重燃初心的小小过程没有狂风大浪般的风起云涌。现在想来,自从晓东有了这些大院伙伴的东聊西聊,晓东正在不断的年轻着,虽不是外表,但那看着手机的精神劲,那可真是眼神里都被冬日的斜阳晕染的五光十色。

3.

事事精通的战史学家,问起以前的战事每一个都是难不倒啊,真是厉害。

有时晚上吃完晚饭,晓东也会有着傻气的念头悄悄和茜茜分享,“你说这军史专家为何什么事都了解?”

茜茜看着晓东的眉头紧皱不得其解,便开玩笑的说,“这位大叔一定无时无刻身边就有台电脑,只要群里有疑问,他就可以查询电脑。你说是吗?”

“你又想忽悠爸爸了,每次都用高科技把爸爸哄的团团转,你就乐不思蜀,你看人家回答的如此迅速,当然是本身有实力啦,我也不禁认为这大哥真是脑子好。”

说着晓东又开心地说,“这些只是小人物,但最有派头的就属群主了,只要一开口,那可是全员没有一个敢不听的,他订的那些群规,更是像一个大帅在管理自己的军队,无一不细致,还组织了红小队,来管理群内事务,这些都使我如沐春风,感觉自己深处当年的峥嵘岁月。”

茜茜一看父亲这么来劲便又想着法子,溜进了里屋。

而晓东则是气愤地说道,“你这孩子连和爸爸说些话都要逃。”

而此时猫仁正洗完碗进来,露出一丝甚是年轻的眉眼,晓东吓得一句话也没说,好似僵硬地走出了门,坐在门外熬晚上的药。

4.

他们群的确也有着军队制度严明,热情满腹。

记得晓东进群的那一天,那些群友们可是热闹的敲锣打鼓,晓东感动不已,后来意味深长在秋天某个晚饭前。

对茜茜说起此事则说,“我这一辈子,经历了两次如此热闹的敲锣打鼓,一次是上山下乡,一次就是光荣入伍,虽然最后当兵,没多久就回来了,但我深深地想要为我脚下滋养我的大地做些什么,可能只是普通一兵,但我这倔脾气,不可服软的牛脾气,使我活着舒坦,也让我跌了不少跟头,但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可是不后悔做过的事,不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

秋风阵阵,催着这退伍几十年的老兵有些冷的颤抖了一下,心中感动与无可奈何。

突然一阵暖流在空气中流畅,只见猫仁探出头来,“难道,你们又再翻那些陈糠烂谷子的事了,还是英雄主义、社会主义大团结教育,我们这些资本家可要吃饭了,你不是资本家,你就别吃饭了。”

猫仁幽默的话语,使茜茜也是尴尬的苦笑说道,“我还是进去做资本家吧,毕竟我的真情实感告诉我,没有胃的饱腹,那可是一天也活不成啊。”

看着茜茜的趋炎附势,晓东那可是一脸的无奈,但是最后他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相当合理的台阶,吃饭,“那就像俗语的说过的,‘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一顿饿的慌。’”

虽然脸上满是坚毅,但这饭香也是不可抵挡啊。

第三章

1.

有句古话说得好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有时人多了,群里的人也不免有着小争执,但在群主的管理下,事事也挺顺利的,直到近几日,到了这快跨年的日子,这群主便想组织一个网络元旦联欢汇演,来活跃活跃群里气氛。

于是群主就大摇大摆在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说道,“大院广播,大院新闻广播:最近考虑到群众的表演需求,准备搞一次网络元旦跨年大联欢活动。”

看着晓东这心里也是风生水起,只是这个联欢会怎么组织呢?单纯的大众也像晓东一样没多想,只是一味的发一些热烈鼓掌的小表情,表达心里难以言表的情感。

是啊,这群里人的才艺可是每每让晓东目瞪口呆,有的是说学逗唱,样样精通,有的是就像军丫曾经是文工团的舞者,跳起舞来,可是风采不减当年,还有讲故事的,以前的回忆比比皆是,有些是曾经的节目主持人,那八一标准普通话可比晓东强多了。看着这能人辈出,晓东这些山脚猫功夫,怎能拿出来献丑哦,只有做好观众的料。

2.

而想想自己才艺终于有用武之地的军丫,马上就想揽下这群里组织部长的活,便马上开了一个QQ群,想要大张旗鼓的开始招兵买马,便发了一个QQ群二维码在网上。

群主自是知道军丫的为人,以为她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便镇定自若的一句话也没说。

没想到这军丫以为是群主默认了他的职能,便开始大张旗鼓的网罗人才,还发消息说道,“希望大家都来报名,有意愿加入的人都可以有所才艺的表现。”

大家积极响应,一下子这群就有了三百多人进了军丫的QQ群,这下群主可急了,一旦网监知道这样的大转移,一不小心这群就容易被封,但碍于军丫面子还是默默的看着。

其实军丫也是一个快六十的人了,军队养育了她的一身傲骨,做起事来也十分有自己的章法,只是她特立独行的强硬,引起了大院孩子集体参与。

看着这微信大院群的大半,都加入了军丫的QQ群,群主心里焦灼,不好意思说出一句话来。

3.

晓东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自是也想参加,自己还开了一个QQ号,准备加群,可不知为何,这群晓东怎么也加不进去。

晓东便想请平时对电脑有些了解的女儿帮忙,“茜茜,快快,爸爸要加群扫码,可是怎么都进不去,快来帮助爸爸。”

茜茜看着晓东这着急的模样,好像自己是电脑工程师般,皱了皱眉,表情严肃地说道,“爸爸,没事qq群我怎么会进不去,说不定我一弄就好。”

大话一出,自然最后的结果,就是下不来台的尴尬,女儿直得把手机还给了晓东。

而猫仁则是又讽刺说道,“你这小丫头,叫你读书时认真点吧,真是连这社会主义晕染的红色插口都搞不定,看来下次别在我们资本主义的饭桌上吃了。”

茜茜自是气愤,毕竟自己也是一个大人了,而猫仁还总是拿这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来讽刺这两头不得好的茜茜。茜茜刚想和猫仁辩上几句,才发现父亲孤单独行的背影,已悄悄离开房间,那灰溜溜的背影,好似《大坏狐狸》孤单的悲情,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好人难当啊。

可没多久晓东便又兴奋的走进了屋子,一阵冬天的凉风呼面而来。

晓东大摇大摆地哈着热气,说道,“这次元旦大联欢,我可以看了,因为群主发话了,这次大联欢,就在微信群里开,群主连说三遍。从QQ群中退出。”

此时一家三口,才欢乐起来,是啊,没想到这微信群,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一个个家庭的喜怒哀乐。

4.

有喜必有忧,那时军丫则是气不打一处来,好似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本想用安静的沉默换来大家的不平与奋起,可没想到安静的沉默只是要来了群主不好意思的招募女主持。但似乎这大群在这冬天还是有致命的吸引力,那时军丫并没有马上退群,因为军人的后代都是有着大气度的,她组织QQ群也是看中QQ群可以大家一起视频聊天这个关键点。

这些事军丫自是自己不能开口,别人也是不了解,或许这从小跟着连队跑的军丫以为终于找到了组织,有了家的温暖,想着在这个冬天,可以扬眉吐气一回,和熟悉的大家其乐融融一回,可惜都在群主没说清楚的情况下一切都草草收场。军丫更是有着大院孩子的傲气,说一不二。

最后群主发话说,“我们还需要一个女主持。”

大家都推荐军丫,军丫则是发了一篇自己写的元旦祝福后,消失在群成员的名单中,退群了……

第四章

1.

军丫悄无声息的退群,使好几个军丫拉进来的伙伴,也纷纷退群,明明是一场误会却有着这样的结果,晓东与其他群友,虽有着同情之意,却无人敢言。

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没了谁地球就不转了,生活还得继续过,这网络元旦联欢会还得搞。在群主的游刃有余的安排下,不知不觉就到了网络元旦汇演的时候,虽有些人还是那般不服气节目的安排方式,但是有时一个网络活动,一样会带来前所未有的热烈局面,没想到,在每一个节目后大家的纷纷鼓掌小表情,却打乱了群主的阵脚。

在一系列的规矩发布后,一切都又井然有序地开展着,茜茜猫仁一起和晓东观看了这场有滋有味的网络元旦联欢,那可真是热闹非凡,有朗诵的,有跳舞的,有才艺展示的,有唱样板戏的,还有些人更是唱起了早些年军队甚是流行的《三句半》,那时候只要一个棚子,一个勺子,就能唱起,这有趣的打油诗,晓东则是激动的好像变成了小伙子,不自觉地笑着笑着,感慨万千……

2.

虽这些节目茜茜现在一个都不记得了,晓东则是心里满是震撼与怀念。

神气而自豪对猫仁和茜茜说道,“你看我们群比你们同学群有趣吧,我们曾经都有着相似的经历,是命运让我们再聚首,是时间让我们沉淀,2019年我希望我们大院群越办越实诚,越办越有味。”

猫仁看着晓东的兴高采烈,也不住地说着,“我希望在2019年,也能找到属于我的心灵港湾,全家越活越坦荡,女儿身体越来越好。”

而茜茜则是沉默,因为她希望这眼前的父母,能和她一起共度余生,互相扶持,这宴席永不消散,想着想着茜茜哭了,不是因为命运太过坎坷,只是她希望那些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都能长长久久陪着她,虽然这样的愿望有些遥不可及。可能是茜茜不善言辞,什么都没说又笑了起来。

尾声

1.

而那些大院群的大院子弟们,都有着相同的军队文化深深影响着,滋润着,孕育着他们的成长,无数兄弟姐妹,像晓东找到了组织般,变得异常快乐,那是一种不同于友情,亲情的大院部队情。而这就是晓东在茫茫人生寻觅的往昔,寻找的热情,虽然这样的热情。

作为妻子的猫仁曾对深夜还在看手机的晓东,偷偷不认同的说,“你还看手机,还看手机,觉都不睡了,这手机看了有什么意义呢?你以前不是一直劝我不要看手机吗?现在早上很早起来看,晚上也看到很晚,不是和我一样吗?还老是说我,我一个人陪女儿到这时才睡下,你能不能也体会一下我一天工作的艰辛好不好。”

猫仁的话总是那般直戳心坎,逼着别人毫无喘息的余地,晓东也是个不服输的模样,但也不愿意打扰女儿的睡意,便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群中海外兵团的谈话,时而微笑,时而沉默,但最后还是孤单的背影坐在门外,余烟袅袅,在空气中,忽而聚成一圈,忽而在寒风中,消散殆尽。但似乎都没有手机印在脸上的模样来得那般魔性,来得那般摄人心魄,但看着因为大院群晓东不再掩饰自己的焦灼的表情。

起来喝水的女儿,则好像看见了真实的晓东,了解了父亲一直而来的表情都是虚假的,萎靡的。此时在屏幕下,一个热烈的心似乎正在悦动,一颗冰凉而坚硬的心,终于好似有融化的可能了。

2.

于是元旦的前几天,她便向猫仁说出了积攒已久的心里话,“不要再为手机的事埋怨爸爸了,爸爸每天起早贪黑的,多辛苦啊,为了我能好一些,他已经舍去了一切,他的心正因我而一次次被抽空,我明白这不是我的错,但这也不是爸爸的错啊,爸爸却为了我,压上了一切筹码,只希望一切都是一次意外的梦境,可惜最后醒来时,才是真正的苦痛,这不是比噩梦更残忍的结局吗?不要再去指责这无奈的老爸了,其实他有的错或许只是他把我带来了这个世界。”

此时母亲才清醒过来,在寒冷的早晨,一把抱住茜茜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又有谁能听见我的苦涩,我的哀嚎呢?是啊我真知道,晓东不容易,但我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呢?不过谢谢你提醒我。”

3.(end)

看来交流是最好解决问题的方法,就这样,猫仁开始了解晓东的世界,才有了后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看网络大院元旦联欢的温馨场面。

这空间与时间的隔离,不是完全的,而是相对的。就像这晓东的大院环境和家人的工作环境,都有亲情相连;而微信大院的人们则是有相同的大院情结所连接,所以这世间是根本不会完全的互相脱离,而是在情感中融合,在抉择与时间中分离。

但还是古人的话有道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像晓东常说的,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不知不觉门外又传来了熟悉的《三句半》,“微信群似子弟家,成员各个顶瓜瓜,进二群不容易,实力!……天南地北侃大山,未曾牟面聊得欢,男兵仪仗内心伤,夹档……”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