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惶恐,停电之夜撩拨人心的外卖小哥


1、本该是愉快的周末夜晚,随着“嗞”的一声响,整栋楼瞬间陷入黑暗。

这场电停的毫无预兆。

所有人顿时陷入黑暗的惶恐中,一时间,小孩的哭闹声,大人的责骂声,女孩的惊叫声,以及有人撞到物品散落的声音……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错在一起,在黑暗中拧成了一股乱绳。

八楼尽头的房内,李桐桐穿着睡衣沿着墙壁凭感觉的从浴室出来,因为刚洗完澡,头发湿答答的,水珠顺着她的脸颊和脖子流到了锁骨上,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显出她姣好的身材。

这电停的还真会挑时间,还好我洗完了,要不可就麻烦了,大冬天的洗冷水还不得冻成冰块!李桐桐在心里嘀咕,一边抱怨这电停的莫名奇妙,毫无预兆;一边又在庆幸自己还好动作麻利,和冷水澡擦肩而过。

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拿起手机点了一份外卖。

诺大的屋内没有一丝光亮,这让她一个女生不免有些心慌。于是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百无聊赖又有点忐忑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外卖。

这电,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

2、“你好,外卖。”

李桐桐正望着天花板发呆,被门口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从沙发上直接跳了起来,心跳也不由得的加速,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到了门口。

毫无戒备的开了门,只见门口的人手机发出的光闪烁着,接着他把光对准了手里的东西。

“这是你点的外卖吧,一份鳗鱼炒饭。”

低哑磁性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十分撩拨人心。

这倒勾起了李桐桐的好奇心,点了点头,有意无意的把手机的光照到了他的脸上。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让刚刚还未平复的心又骤然加速。

什么时候连送外卖的小哥都长这么帅了?

漆黑的眼眸如浩瀚的星海,白净的皮肤在光照到的那一刻甚至还能看到细细的毛孔,额前垂着几缕凌乱碎发,虽然穿着送外卖的衣服,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反倒愈发显得有味。从身高来看,自己比他足足矮了有一个头,所以大概是有一米八左右。

“这位小姐,我是让你确认你的外卖,你没必要一直把光照我脸上吧,说真的,有点刺眼。”

说着他便把手挡在眼前。

李桐桐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尴尬的道歉。

不过就在他把手挡在眼前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而又好看。

等她接过外卖,他便转身准备离去,可就在他要迈开脚步的那一刻,却突然停下了。

李桐桐正慢吞吞,依依不舍的要关门,可一见他停下,便又好奇的伸出身子来朝他眼睛看去的地方望去……

3、两人手中的两束光同时照向楼道另一头的楼梯口处。

楼道的那边,一双大眼睛在照射下发出异样的光芒,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安静的站在尽头处。

李桐桐刚刚本来就受了惊吓,这下看到这样的场景,手里的外卖差点没拿稳掉下来。她看了看身边的人,小声说:“我在这住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没见过谁家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她到底是人还是……”

最后的话欲言又止,他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丝毫恐惧。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鬼,如果真的有,也是在人心中。”

说着他便大步朝前走去。

李桐桐看他这一走,当下就慌了,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屋岂不更害怕,还不如和他一起,起码有个伴。

“哎,你等等我。”

接着便跟在了他身后。

他毫无畏惧的心是那样淡定自若,到小女孩身前蹲了下来,仔细地打量着她的模样,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而小女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毫无公害的看着他。

有影子,会呼吸,是人……

一旁的李桐桐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妈妈。”

小女孩突然开口说话,还看向身边的李桐桐,他向她投去怀疑的眼光。

“不是,我不是你妈妈。”

李桐桐一时百口莫辩,只觉得天上掉下一个巨大的锅砸在自己身上。

“我要找妈妈。”

小女孩说着便哭了起来。

他站起来,面向她:“要不这样吧,你先把她带回你家,现在楼里那么黑,她一个人在这不安全,也不清楚她到底是哪户人家的孩子,等来电了,你再带她去问问,而且如果她家里人真的着急,就算黑灯瞎火也会出来找她,你到时候就留意一下。”

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李桐桐只好点头。

“那你呢?你就放心把她一个人放我这?”

“我暂时不走了,先和你一起把她送回去再打算。”

听他这么说,她才着实放心了,而且心里竟还有点小小的窃喜。

4、屋内,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她把外卖打开,鳗鱼饭的香味瞬间四溢。小女孩坐在两人中间,脸上脏兮兮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甚至有些破洞,她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着她。李桐桐咬了咬下嘴唇,把饭给了她。

“你说这家长也真奇怪,自己小孩丢了也不想着来找,还是说,真的因为停电所以连自己孩子丢了都不知道?”

李桐桐有心无心的说。

“只怕不是不想找,而且不敢找。”

他看着正在低头吃饭的小女孩,一副突然十分正经的样子,眼神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意思?你别吓我!”

李桐桐被他说的有点毛骨悚然,顿时感觉身边一阵凉意生起。

“你仔细看她的样子。”

“她的样子?”

李桐桐借着手机的光凑近小女孩。

“她的样子,挺好的,眼睛大大的,睫毛弯弯的,长得挺可爱的!也不像是有残疾或是疾病的样子啊!”

他一时语塞……

“你平时都不看新闻的吗?”

“看啊,只不过娱乐类型比较多,嘿嘿,怎么了?”

李桐桐傻笑了两声。

“她是一个月前的失踪儿童。”

“什么?”

这下李桐桐不敢再嬉皮笑脸了。

“一个月前,一位母亲在车站丢失了自己四岁大的女儿。”

他把手机放到了李桐桐的眼前,只见上面的一则新闻上写着寻人启事,再看看照片中的小女孩,果然就是坐在他们身边的这位。

李桐桐满脸惊讶,又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上面这个找了一个多月的小女孩现在竟然阴差阳错的就在自己家中。

“难怪……”

“难怪什么?”

他好奇的问。

“你看她身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而且穿的衣服都是破洞的,你再看她吃饭的样子,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嗯,你观察的真仔细……”

其实她说的这些他早就在靠近小女孩时就已经看出来了,刚开始只是觉得眼熟怀疑,到后来的走近,才是确信无疑。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有些不满自己当时被蒙在鼓里。

“嗯,刚刚在门口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眼熟。”

“那你刚才在门口怎么不跟我解释清楚?”

“没时间解释,说不定敌人就躲在黑暗的某处,所以想着等进来了再跟你说也不迟。”

听他这么说她倒觉得自己太过小气了,这个时候还在计较这些,不免对自己说过的话感到后悔和懊恼。

5、“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桐桐问出了当下最该着急的问题。

“当然是报警,现在,他还有寻找她的机会,因为整栋楼处于黑暗状态,人们不会留意那么多,可一旦来电就不一样了,暴露在光下,很容易被认出,何况他找的还是一个新闻上的失踪儿童。”

二十分钟过去了,李桐桐从来没觉得时间那么漫长过。

为了不打草惊蛇,警察们尽量不制造出声响秘密行动。

“你好,外卖,鳗鱼炒饭。”

门口突然传来声音。

“我没点啊,是你点的吗?”

李桐桐疑惑的看着他。

“是警察,这是暗号。”

他起身去开门。

暗号?警察叔叔和外卖员的暗号……她莫名觉得这暗号有点可爱。

6、后来听说,人贩子已经被绳之以法,小女孩和家人也团圆了。

而那天晚上,本来是有两个人在屋内看管小女孩,然而其中一个出去买吃的,另一个也没太在意太多,就在房内洗澡去了。恰巧这时停电,这才给了小女孩逃跑的机会,她把一张凳子移到门口,转动锁头,离开了那间暗无天日的屋子。

虽然小小年纪,但求生欲却极强。

可是出来后才发现四周也都是一片漆黑,她想尽可能的离那间屋子远一点,于是便一步一个阶梯的从十二楼到了八楼的楼梯口。

直到看到有光,她才停了下来,接着他走了过去,才有了这么一段阴差阳错的故事。

刚好人贩子选了一个和她同栋的楼房,刚好那天晚上停电,刚好她点了一份外卖,刚好送外卖的人是他,刚好小女孩停在了八楼楼梯口,刚好他又认出了她。

这一切的刚刚好,才能有后来好的结局。

而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事,终究会曝光于人世。

又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周末,李桐桐躺在沙发上,内心百般后悔当时怎么没要他的联系方式,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一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跟一个陌生人经历了种种,内心就忍不住的激动,当然,还有悸动。

“你好,外卖。”

外卖?没点外卖啊。等等,这个声音怎么有点耳熟,难道是……

一开门,果然是他。

“上次你点的鳗鱼炒饭没吃成,这份是我请你的。”

只见他站在门口,阳光照在他身上,笑容如沐春风。

“还有,以后要想吃可以随时来这家店,我请客。”

“你请客?你是这家店的老板不成,那么大方?”

她有些意外。

他笑了笑,没说话。

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她瞬间反应过来:“你该不会真的是……”

“好了,下次有空再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转身,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叫李桐桐,你呢?”

“下次有机会来店里我再告诉你。”

说完便消失在楼梯口处。

相关信息
  • 维士瑟的黑暗,画地为牢的生活不要也罢

    维士瑟的黑暗,画地为牢的生活不要也罢

    2018-12-28 16:31:41

    这群人,正试图逃出黑暗。-1-维士瑟在昨晚下了一场雨。十五岁的奥沙戴上了新买的帽子出门,把手里的钥匙藏到了门口的石板下面。如果您读到这里,也像我一样想起某教制英语课本上135页的“vicious circle”的话,那您不妨到这个临海小镇来找我喝一杯,不过前提是,您能在世界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这里在...

  • 在黑暗的人生里,绽放另一种灿烂生活

    在黑暗的人生里,绽放另一种灿烂生活

    2018-12-12 17:01:12

    疼痛感从身体的每一处传来,直冲大脑,意识慢慢回笼。耳畔嗡嗡作响,隐约听到迷糊的人的说话声,还有周围悉悉窣窣的某种生物活动的声音,睫毛颤栗,微微抖动,眼睛缓缓睁开,努力地、用劲儿地睁着,仿佛在做着某种斗争,在和沉重的眼皮顽强抵抗,丝毫不认输。试着动了动指头,那干瘪的没有一点肉感的,枯枝一样的指头,虽是这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