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讷人老王,老王的幸福生活


001

王有安娶了媳妇,王家村炸开了锅。

王家村所在的县是贫困县,村里还有些正值壮年的小伙都打着光棍,谁都不敢相信王有安能娶上媳妇。

王有安瘦得弱不禁风,嘴笨人木讷,且已年过四十,老婆漂亮且年轻,比他小了整整二十岁,村民都说他走了牛屎运,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王有安母亲两年前突发脑溢血,如今卧病在床,虽然只是中风了左侧身子,但是王有安整天忙着干活,无暇照料母亲,久而久之,母亲便没再离过床。

本来母亲还能洗衣做饭,如今不仅不能帮衬家里,似乎还成了一个累赘,短短两年,王有安愁得额头的纹路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他早上临走前,把一天的吃食准备好,关照隔壁的李婶到饭点给母亲喂食,李婶不白干,王有安每个月会给她钱。

王家村大部分家庭是种植果树的,王有安没有成家,所有心思全在果田里,从选种,施肥,除虫,到灌溉,一丝不苟,精心耕培。

他家苹果是王家村长的最好的,口感脆甜,皮薄汁多,每到收成的季节,总是供不应求,村民们都很眼红,可谁也没他勤快。

王有安的俊媳妇叫徐爱萍,肤若白雪,身材丰腴,比王有安还高半个头,乌梢蛇似的大辫子甩在身后,大眼睛眨巴眨巴,楚楚动人。

她是外省人,不善言语,总是低着头,两人通过媒婆介绍认识,仅处了一个多月就结婚了,没办婚礼,只领了一个结婚证。

王有安三年前处过一个女人,是隔壁村李寡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寡妇不跟他处了,看到他仿佛看到瘟神,满脸嫌弃。

李寡妇没有说原因,村民们只能背后妄自揣测,议论最多的是说王有安长年劳作,披星戴月,之前又没碰过女人,那方面差点子劲。

徐爱萍嫁到王家之后,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擦得一尘不染,床单扯得平平整整。

她不善言辞,但活干得却漂亮,不仅会操持家务,还会帮王有安打理果园子,施肥,锄草,干得有板有眼。

王有安椅在门槛上抽烟,看着在院子里弯腰翻晒谷子的徐爱萍,咧嘴傻笑,心里挂着六月里的太阳,亮堂堂。

王有安家有一只黄色土狗,以前王有安出去劳作,它就趴在门口,有陌生人在门口转悠,它就汪汪直叫,是个看家狗。

寒冬腊月,小黄狗冻得直哆嗦,看着王有安,王有安让狗晚上睡了堂屋,院子里实在太冷了。

谁知第二天王有安刚起床,就发现小黄狗身上穿了件粗布衣,手巧的徐爱萍给它做的,小黄狗摇着尾巴在院子里晒太阳。

最让王有安感动的是徐爱萍的孝心,她来了之后,照顾母亲的担子就落在了她肩上,她不仅一日三餐服侍得妥帖,还帮母亲擦身子,按摩。

太阳好的时候,她还会把母亲背到院子里晒太阳,给她剪指甲,搓死皮,还会帮她理发,母亲感动得哇哇直哭。

徐爱萍还去找木匠打了一副拐杖,每天搀扶着母亲走一个小时的路,如果刮风下雨她就在屋子里扶着她走,从不间断。

半年后,母亲终于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行走了,一家人喜极而涕,王有安心里想着,徐爱萍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

002

徐爱萍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因为男人家暴,最后离婚,王有安听了心疼不已,这么贤惠能干的女人竟然被人打,抱着徐爱萍,发誓一定会好好珍惜她,对她万分好。

徐爱萍看中的就是王有安老实本分,知冷知热,疼她更是不用说,每晚都给她打好洗脚水,仔细帮她洗脚。

王有安这辈子没怎么离开过王家村,最多就是去县里卖苹果,唯一一次去市里还是给母亲做手术。

他不懂城里人的浪漫,但是逢年过节,他都会放下活,在家做一桌热乎乎的饭菜,牵着徐爱萍的手去镇上的裁缝店给她做两身新衣服。

两人一直这么处着,半年多了,徐爱萍肚里却一点反应没有,母亲有点急了,王有安却不以为然,每次都在母亲面前囫囵搪塞过去。

两人在一起虽然甜蜜温馨,但两人心里的疑惑开始显山露水。

王有安虽然老土,但是每次房事都会戴上避孕套,不管身体多么蠢蠢欲动,他总能刹住车,而且有洁癖,从不用别人用过的碗筷。

徐爱萍则每个月会消失几天,跟王有安说回娘家看卧病在床的父亲,徐爱萍说她父母本就不同意她远嫁,如今父亲病了不能再不尽孝。

徐爱萍每每提及此事,总是哽咽,再加上家在外省,每次她回家,王有安总是塞些钱给她做盘缠,她也不推辞,欣然纳入口袋。

每次徐爱萍回娘家时,总有村民打趣,小心俏媳妇一去不回来哟,王有安不理睬,踮着脚,翘首目送徐爱萍离去的背影,泪眼汪汪。

徐爱萍每次回来,都会给王有安带点东西,有时是一件毛背心,有时是家乡特产,有时是一双布鞋,不管是什么,她在外面心里还念着他。

这次徐爱萍回来,眼睛里聚着愁云,扑在王有安怀里失声痛哭,她说父亲病重,需要五万块钱做手术,不然活不过三个月。

王有安心一惊,然后不知所措,看着哭得气息都喘不匀的爱妻,横了心,拿出了压箱底的积蓄,还跟堂叔借了五千块,总算凑齐了数目。

徐爱萍接过那沉甸甸的一沓钞票,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止都止不住,第二天清晨,她踏着露水,一步三回头,回了娘家。

谁知,徐爱萍这一去就一个多月,连个电话也没有,毫无音讯,王有安跟母亲急坏了。

王有安担心徐爱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后来跑去找介绍的媒婆,媒婆说她也不知道徐爱萍娘家在哪,跟徐爱萍也不是很熟悉。

媒婆看着王有安急得像热锅上蚂蚁,抓耳挠腮,心里过意不去,透露了消息:当初是徐爱萍主动找上她的,让她帮忙介绍老实本分的人。

王有安脑袋里炸起了惊雷,一屁股坐在地上,难道自己被骗了?再回想起跟妻子的朝朝暮暮,桩桩件件的生活琐碎,她又觉得妻子不像是骗子。

村里炸开了锅,村民纷纷说王有安俊媳妇跟帅小伙跑了,而且结婚这么久媳妇都没有喜,王友安那方面果然差点劲。

王有安在果园子里闷头干活,村民在田边一边嗑瓜子,一边取笑他,故意问他,俏媳妇去哪里了,是不是学骚了,跟帅小伙跑了?

王有安听了这话,锄头重重一扔,脸色黑如锅底,箭步冲到表情戏谑的村民面前,歇斯底里咆哮:“说我可以,不许说我媳妇!”

村民都被他凶神恶煞,龇牙咧嘴的模样吓到了,都说平时傻憨憨的人,发起疯来不得了。

王有安晚上蜷缩在床角旮旯,黯自流泪,衣柜里徐爱萍的衣服一件都没带走,件件都散发着皂角味的清香,他觉得妻子还会再回来。

003

徐爱萍果然回来了,人瘦了一圈,下巴都尖了,灰头土脸,眼角还挂着泪痕,衣服脏兮兮,鞋面上都是泥,头发没有梳,凌乱散着。

王有安从果园子里回来,看到妻子,一把抱着了她,把她从头摸到脚,问她怎么才回来,徐爱萍哭着跟王有安说了真相。

“我跟前夫是离婚了,但是我跟他有个小孩,小孩生下来就是双足内翻,两只脚根本不能着地,婆家一看当场就黑了脸,还没等我出月子就把我赶出了家门,我抱着小孩回了娘家,可是哥哥成了家,嫂子总是给我脸色看,我便离了家,一边打工,一边给孩子看病。”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不介意我带着儿子,陪我辗转好多医院,我被骗了好多钱,孩子的脚却没见好,最后历尽波折,终于找到了北京同仁医院的足踝科,医生说可以治好,可费用最少要六万!”

“当时我已经欠了很多债,但我不想放弃孩子,他心灰意冷,跟我提了分手,我在医院走廊哭了一晚上,他看我可怜,说帮我看孩子,让我再找一个男人,后来你给了我钱,我满怀希望去了医院,以为能治好孩子的病,谁知,他趁我不注意,偷走了那六万,跟一个老女人跑了。”

王有安听完,眉梢,眼角,嘴巴,以及整个面部表情都是垮塌的,心脏仿佛被冰锥刺穿,嘴里都发苦。

他啥话也没说,默默去了院子,抽了一个小时的烟,消化了那些话,然后进了屋。

“这事,你别告诉咱妈,我再想办法凑钱给娃娃治病!”

徐爱萍睁大了眼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场给王有安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我替儿子谢谢你。”

王有安赶紧扶起了她:“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如果治好了娃娃的病,你还愿意回这穷沟沟做我老婆吗?”

徐爱萍没有说话,怔怔地看着王有安,重重地点了点头。

吃了一堑的王有安当时心里是没底的,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最后结局会怎样,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相信了徐爱萍。

可是王有安已经没钱了,他咬着牙,含泪卖掉了一半果园子。

当晚,王有安做了一桌菜,却没怎么吃,瞅瞅徐爱萍,瞅瞅年迈老母,再瞅瞅空荡荡的家,喝了整整一瓶白酒,最后哇哇哭了。

徐爱萍废了好大劲才把王有安搬到了床上,然后自己躺在了他旁边,她感觉枕头下面有什么东西搁得生疼,然后发现是一份检查报告。

第二天一早,徐爱萍走了,临走前,她给王有安做好了早饭,收拾了屋子,给母亲换了身干净衣服。

王有安其实一夜没睡,他真的害怕徐爱萍会一去不回来,他又老又穷,还有母亲要照料,徐爱萍年轻貌美,有更多的选择。

但他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女人绝望伤心,他爱她,所以把他的娃娃当成自己的娃娃,就算徐爱萍不回来,他也不后悔,总归做了件善事。

徐爱萍走了两个多月没有回来,王有安安慰自己,孩子病还没治好,治好了她肯定会回来,人有了盼头,日子就过得有希望。

王有安日盼夜盼,没把徐爱萍盼回来,倒把母亲盼进了医院,母亲在家一个人拄拐走路,一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头着地,急需手术。

王有安哭干了眼泪,他实在没有钱了,只能卖掉了剩下的果林子,那时候红彤彤的苹果已经压弯了树干,正是收成的季节。

买家知道王有安急等用钱,如果卖就要连苹果一起卖,不许摘!王有安心都碎成了八瓣了,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沉重,压得人不得喘气。

好在母亲总算救了回来,出院那天,王有安用板车推着母亲回了家,一边推一边哭,此时的他除了两间破瓦房和一只狗,已经一无所有。

他蹲在门口满脸愁容,小黄狗蹭了蹭他,看着他摇了摇尾巴,王有安低头凝视黄狗,妻子当初给黄狗做的衣服已经残败不堪,满是污垢。

倏然间,黄狗好想嗅到了什么熟悉的气味,发了疯似的往东边路口跑,王有安直起了身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徐爱萍回来了。

徐爱萍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胖娃娃,乐呵呵地看着王有安,王有安嘴角抽动,揉了揉眼睛,许久,两人泪眼婆娑,竟无语凝噎。

徐爱萍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而且带回了一笔钱,她娘家拆迁了,得了一笔不菲的拆迁款,嫂子跋扈,不愿意给钱给她。

好在母亲看她可怜,一个人带着孩子,于心不忍,偷偷藏了十万块钱,悄悄给了她,如今她把那一沓钱放在了桌上,看着王有安。

当晚,两人互素相思,王有安看着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的妻子,开心得像个小孩。

徐爱萍没等王有安反应过来,便楼了他脖子,上了炕,关了灯。

004

没多久,徐爱萍怀孕了,村里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没有了。

王有安却满脸愁容,徐爱萍看穿了他的心事。

“那晚,你是故意把那检查报告给我看的吧。”

徐爱萍低头浅笑。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为什么还愿意给我生孩子,你知道我有乙肝,会传染。”王有安音如蚊蝇。

“因为我有良心,你为了我卖了一半果园子,那是你的命,就算你又老又有病,也比那些油头粉面,冠冕堂皇的男人好上百倍万倍!”

徐爱萍倏然抬起了头,字字句句,说的铿锵有力。

“可医生说这病会传染,孩子说不定也有。”

当初李寡妇就是因为这个跟王有安掰的,所以王有安一直隐瞒着这个秘密,当初母亲做手术需要输血,他去抽血时发现的。

当时医生没跟他说太多,只说他的血不能用,告诉他乙肝会传染,性生活,生活接触过多,都会有传染风险,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

徐爱萍捂着嘴笑了声。

“现在医院已经有乙肝疫苗了,只要定期注射,身体里就会有抗体,生活就不会传染了,而且乙肝不是遗传病!”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冲你的好,知道我骗了你,还帮我。所以就算我被传染,我也心甘情愿,我不怨你,这又不是绝症!。”

王有安感动得哭了,他自从知道这个病后,一听到乙肝两个字就发怵,一直没敢提起,更没有好好去了解过这个病,只是知道会传染。

如今他不仅有了娇妻,还有了自己的宝宝,不久后宝宝出生,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样的日子,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

相关信息
  • 婚姻幸福与否与陪嫁有关吗?没有陪嫁的婚姻

    婚姻幸福与否与陪嫁有关吗?没有陪嫁的婚姻

    2019-01-02 14:46:41

    第一次见儿媳妇的时候,她站在我家门口,小姑娘白白净净的,见着就让人觉得很喜欢。在家里,儿媳妇表现得非常好,人很勤快,嘴也甜。那时候她跟我儿子交往半年了,儿子很喜欢她。我年纪大了,腰不好,小姑娘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按摩技术,经常来我家给我按摩。私下里,我经常跟丈夫说这小姑娘真不错。所以儿子提出结婚的时候,...

  • 借梦寻你,到梦里拥抱心心相念的幸福

    借梦寻你,到梦里拥抱心心相念的幸福

    2019-01-02 09:26:34

    晨曦最近有点失眠,半夜两三点还感觉不到一丝困意,好像所有的精气神儿都约好了晚上出来似的。她躺在床上慢吞吞的数羊,一直数到两千多只羊了还是不困,心烦得很,只好坐起来打开窗户透透气。窗户外面是黑沉沉的夜色,今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像一片推不开的浓墨,一笔刷下去把整个天地都描黑了。小镇到了夜里也没什...

  • 晨曦微露倾半世繁华,你就是我追求的最大幸福

    晨曦微露倾半世繁华,你就是我追求的最大幸福

    2018-12-29 15:39:54

    晨曦微露倾半世繁华,你就是我追求的最大幸福
    一、引子春秋时,上海属吴国东境,战国时属楚国,曾经是楚国春申君黄歇的封邑,贯穿上海的黄浦江也称为春申江,因此上海别称为“申”。公元四、五世纪时的晋朝,松江(现名苏州河)和滨海一带的居民多以捕鱼为生,他们创造了一种竹编的捕鱼工具叫“扈”,又...

  • 幸福始于初心,一起找到自己的幸福

    幸福始于初心,一起找到自己的幸福

    2018-12-29 10:37:34

    带着自信来到陌生的大城市出差是一件很有些奇怪魔力的事情,不是在家的感觉,也不同于旅行,公事处理完之外,部是有机会可以遇到些人和事,或得到一种别样的心情。南方的城市,四月的天气,据说是梅雨季节,但却没有被裴新碰上,在飞机降落前的三小时雨停了。他心里感觉是,自己的幸运一如既往的降临了。 裴新在单位的工...

  • 幸福的内涵是什么,真实的依靠,长久的陪伴

    幸福的内涵是什么,真实的依靠,长久的陪伴

    2018-12-27 16:31:10

    幸福的内涵是什么,真实的依靠,长久的陪伴
    窗外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叶子由最初的小尖苞,变成细嫩的新叶,然后慢慢伸展,颜色由淡转深,直至最后发黄,随风飘落,化入泥土,来年春天又进入下一个轮回。时光就这样在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中悄悄走过,花儿每年都开,看不出太大差别,树倒是在一点点长高,但那一时也不易察觉,时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