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才能遇见更好的人


1

欧朵朵上大学时,父母说,先别谈恋爱,学习重要。

欧朵朵没听,大二就秘密地谈了一个男朋友王启洋,学习也同样没落下。

欧朵朵大学毕业当天,父母说,赶紧找工作,然后结婚。

欧朵朵还没听,留在了兼职的公司后,业余时间又报了各种培训班,甚至连晚上约会的时间都被占领了。

“要不,咱们同居吧。你这样总是忙,不担心我变心吗?”

看到欧朵朵天天忙得走路带风,王启洋在电话里犹豫很久,提出了要求。

“如果你变心的话,留在身边也挡不住。”

欧朵朵果断拒绝了。

虽说同居已成情侣最为司空见惯的相处方式之一,但是为了能全心全意做好自己的工作,并将大量时间扑在学习提升上,她还是认为同居间的各种事宜不止会浪费自己的时间,还会干扰两人的进步。

“学到什么程度啊?这个工作不错,一个月几千就够了,女孩子,不要那么拼。”

意料之中,父母也不同意她的看法,直接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结婚,是迟早的事。可是,在成为妻子之前,先成为自己。

纵使再多人干涉,也左右不了欧朵朵给自己的小目标。

2

欧朵朵这个小目标是从小姨身上的教训得来的。

那是欧朵朵上大二时,一次周末,她去距离学校不远的小姨家作客。

一进门,就看到才二十五岁的小姨蓬头垢面地抱着刚满两周岁的女儿,身穿着宽大睡衣咆哮着赖在床上的老公,“你能不能伸把手?孩子都尿床上了,你还在那里睡,不难受吗?中午时孩子还要午睡,得赶紧洗完晒呢……我做着饭……我没有三头六臂……”

“过个周末,我就想睡一会儿,你从早晨六点就开始唠叨,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我天天上班工作挣钱,你就看个孩子,有这么累吗?你不就是看不得我在家呆一会儿吗?好,我走!”

小姨夫腾地从床上跳起来,一边快速往身上套衣服,一边脸红脖子粗的冲小姨喊。

而小姨却不吭声了,抱着孩子轻轻地走到了客厅,一个人吧嗒吧嗒地开始掉眼泪。

欧朵朵刚想去指责小姨夫,却被小姨一把拉住,摇了摇头。

随着门砰地一声,小姨夫气冲冲地出去了。

“小姨,你为什么要这么受气?他上个班有什么了不起的?”

欧朵朵为小姨鸣不平。小姨和小姨夫是带孕结婚。大学谈了四年,大四毕业前小姨怀孕了,毕业后便果断结了婚。从学生到为人妻为人母,小姨的生活里早已没有了自己。

孩子满月后,小姨也曾经想去工作,可是大学四年的恋爱,把学习时间全部挤完了。她一心扑在了小姨夫身上,专业不专,特长也无,在家婆的白眼中,以及那句“你上什么班?你会什么?”中开启了全职妈妈的生活。

“朵朵,你不知道,婚姻中,上个班就是了不起。”

小姨也非常后悔,曾经的海誓山盟都已不在。但她认了,毕竟这些誓言永远只有听得人记得,而说的人,早已没有了踪影。

正是亲眼目睹小姨这一经过,才让欧朵朵立下了自己的小目标。

3

用小姨的话说,结婚生子后,哪怕每月挣一千块钱,自己也能理直气壮地跟对方争执一下,否则,你奉献了所有,家里家外做得再好,在他眼里也是分文不值。

“咱们结婚后,你会像小姨夫对小姨那样对我吗?”

与王启洋恋爱后,提到小姨的事情,欧朵朵试探着问道。

“当然不会,结婚后,你负责生,我负责养;你负责美,我负责挣钱。”

王启洋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欧朵朵笑了,这话跟当时小姨夫说给小姨的一模一样。

不过,她没有反驳,而是理智地加快了先成为自己的步伐。

王启洋的工作是程序员,每天除了加班就是加班,偶尔会因为加班公司放两天假倒休。

一开始,两天的时间王启洋都会赖在欧朵朵旁边。

她在公司上班,他在楼下的图书室等她一起吃午饭;她晚上去培训班,他提前在环境不错的餐厅订好位子,等她共享晚餐;她抱着书啃个不停,他把果汁榨好放在她手边后,打开手机在游戏中大呼小叫地拼杀。

而每当这时,欧朵朵总是示意他把手机声音调小,太吵了。

可是时间一长,也渐渐习惯了。

虽然两人依然没有同居,可只要有时间,他便在身边寸步不离,她俯在桌上或是写着笔记或是查着资料。阳光自窗内透过来打在两人身上,一静一动,怡然美好。

岁月静好,与世安稳,或许就是这样吧。

然而,这样的时光只持续了一年多,逐渐地王启洋越发感觉无聊,尤其这半年多来总是无故发脾气,还动不动甩脸色给她看。

“把工作做好是好事,但也不能总是这样啊?我还要享受青春该有的快活时光。”

“青春该有的快活时光是什么?滚床单?约会?牵手压马路?这些我们也没落下啊?”

联想到王启洋的情绪越来越不稳,无故找自己的事。欧朵朵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合上书本,反问他。

4

青春时期应该做什么?欧朵朵曾经也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每一次脑海中总浮现起小姨哀怨的眼神。

青春不就是用来奋斗吗?把工作做好,让工资飞一飞,买房子,一边还贷一边存钱,为以后的婚姻打下坚实的基础,至少孩子出生后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这话欧朵朵曾经跟王启洋说过无数次,但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你变了,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我越来越感觉咱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王启洋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再无往日的耐心可言。

“其实我一直没变,大学时我这样,工作后我还是这样。如果真说变了,那肯定变的是你,不是我。”

当听到王启洋的手机再一次在他口袋中震动时,欧朵朵才突然想起,大半年以来,从来抱着手机玩游戏声音开得震天响的他,却突然变成了震动,有时则是静音。而他在自己身边,还会时不时抱着手机傻笑,那表情温柔至极。

记得有一次,欧朵朵问他,怎么没听到你玩游戏了?手机也调静音了?

王启洋则慌乱地把手机迅速按掉至锁屏状态,一直玩呢,不是怕影响你嘛。以前嫌我吵,现在静音或者震动了也不对?难伺候。

情侣中,欧朵朵从不查看他手机,这是两人的隐私。倒是他常常查阅自己的手机,总会时不时地问,这是哪个同事?男的吧?发的表情怎么这么邪恶?你得离他远一点。

欧朵朵在他面前从没有隐私,也从来不怕他查,反而有时他查一下还会暗自开心半天,这不正是他在乎自己的表现吗?

“也许吧,我想冷静一下。最近,我们先别联系了。”

王启洋说这话时,没有看欧朵朵,低着头掏出手机紧握在手中径直离开了她家。

5

看到他出门的那一刻,欧朵朵也想过去挽留,向他保证以后多些时间陪他,多些两人相处的时光。

不过,仅一闪念而已。

都说爱情是男人的一部分,却是女人的全部。

反思这段感情,欧朵朵并没有感觉自己付出的少。

王启洋加班到深夜,她亲自做好夜宵独自一人打车送给他吃;王启洋上班时没有给自己主动打电话的习惯,可是她总是每天两个电话主动打过去。在她的观念里,爱情里没有主动被动,有的只是爱意的传达,让对方感知。

与王启洋在一起的几年中,他过了四次生日,第一次,她用兼职的钱为他买了一块手表,不是名牌,却让他欣慰许久;

第二次,她送了他一块吊坠,纯金的,他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第三次,她用公司的奖金给他买了一套名牌服装,他说,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爱自己了;第四次,也就是这次王启洋提出“冷静一下”的上个月,她送了他最新款的爱疯,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而自己的生日呢?四年来,王启洋只给自己过了一次,还是大学时,送了一条15元的淘宝项链。

第二次,他在加班忘记了;第三次,他给她买了十块钱的鸭脖子;第四次,是欧朵朵提醒他后,两人吃的火锅。

欧朵朵不在乎他送什么礼物给自己,毕竟他陪自己要比自己陪他的时间要多。

她曾经的设想是,到了今年年底,两人就结婚。因为她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在婚后做一个好妻子,做一个好妈妈。

可眼下看来,她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向他说出口,他却率先放了手。

欧朵朵知道,他这一去,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

6

那之后的一连几天,欧朵朵也抱着希望尝试着打电话给他,发信息要求一起吃饭,平静地谈谈。

可每次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挂掉。

同样地,王启洋再没出现在她面前,彻底消失了。

一个月后,在同学的朋友圈里,她看到了王启洋,拥着一个娇俏可爱的女生,他抱她很紧,她笑得很美。

半年后,在城市广场的硕大的圣诞树下的演出现场,欧朵朵又想起了王启洋,曾经他在这里拿着手机,为自己拍下许多照片。

那时的她,笑得很甜。

一阵恍惚,眼睛酸涩,拿出手机拨去他的电话,再次被他果断挂掉。

想到他已有新欢,才冷静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发去信息,“祝你幸福。”

当信息提示她需要好友验证时,泪水涌出,身后一个好听的男声传进耳中,“圣诞树最美的部分,不是在手机里,而是上面。眼睛总盯着手机,不但会错过圣诞树的美,还会酸的。”

她扭过头,目光与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目光相撞。

“谢谢你。”泪水终究没流出来。

“别客气,我叫张子轩。”

“欧朵朵。”

一见订终生,直到广场演出结束,他们的目光再没离开过彼此。

两个月来,王启洋的离开,欧朵朵一直怀疑自己,“成为妻子之前,先成为自己“是不是一个错误。

可是如今,她相信,虽没能成为王启洋的妻子,但成为了更好的自己,至少能遇到更好的人。

相关信息
  • 青春美文《薇薇恋爱记》

    青春美文《薇薇恋爱记》

    2019-01-02 09:41:17

    那天,焕泽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有薇薇呆在原地,她抬起头来,望了望天空,原来不只是自己流泪了,老天爷也是流起了泪……薇薇的思绪拉回到两年前那个闷热的夏天,那是薇薇第一次见到焕泽,他穿着白色上衣,下穿一条黑色裤子,一双耐克篮球鞋,正一个人在学校篮球场练投篮。如果别人这么穿,一定会觉得很死板,但是那...

  •  青春校园微小说《这学期末》精彩赏析

    青春校园微小说《这学期末》精彩赏析

    2018-12-29 16:05:57

    学期末对我来说是个折磨,尤其是这个学期。在这个学期里,我几乎旷了每一次课,缺了每一次考,漏了每一场实验,最后的期末考试我也是通过怀着内疚与轻蔑躺在宿舍的床上思考未来而渡过的。这段时期里,我突然期待着时间会被某种宇宙作用、或者我虔诚地希求所拉长,好让我像一条死去的鱼一样漂浮在由世界上所有钟表的...

  • 滚了六年床单——再见了我的青春

    滚了六年床单——再见了我的青春

    2018-12-28 14:15:57

    滚了六年床单——再见了我的青春
    二月的北京,寒冷还没完全消退。三里屯,凌晨00:00整。映入眼帘的是,五颜六色的美瞳,肤色各异的人种,露出脚踝的高跟鞋。程璐璐今天穿了超短裙,长发披在肩上。在冬天露出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她还是第一次。她刚走过太古里的优衣库,一个捧着佳能摄像头的中年男子奔了上...

  •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伍同学》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伍同学》

    2018-12-28 09:53:10

    1:伍同学的全名叫伍沅,很特别的名字吧,五块钱。跟伍沅的第一次相遇,是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流着鼻涕的假小子,我仍记得,那天他趴在我们班窗户上活像一只张牙舞爪地螃蟹。“这位男同学,你们班篮球能借我们班一个吗?下午还给你们。”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人认成男孩子了,刚要发火...

  • 青春年少,桀骜叛逆的高中时代

    青春年少,桀骜叛逆的高中时代

    2018-12-27 09:55:57

    第一章许多书信f省z市,充满雾气的早晨,z市一中的学校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三三两两的学生走入其中,青春活泼,自信的笑容无一不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第一个走进高三三班的是一个全身黑色的少年,他轻轻的推开门,口中喃喃道:“开始”他拉开身上书包的拉链,从书包里拿出一叠的书信,若是打开信,会发现每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