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事如烟|姑奶奶的陈年往事


我的这位姑奶奶,其实并不是满头银发,佝偻着身子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而且相反,那时候她只不过二十几岁,是一个风风火火,性格爽朗,颇有男子气概的年轻人。

她是我姐的闺蜜,那会我刚十多岁。因为姑奶奶经常给我们讲她的英勇战绩,让我这个小时候喜欢武侠的小男孩颇为崇拜,几乎就是我的偶像了。

姑奶奶说:“后面的二迷糊,被我一拳就揍倒了,正好趴猪屎里,哈哈哈!”二迷糊是个绰号,他是姑奶奶的邻居,性别男,年龄和姑奶奶差不多。一个男的被姑奶奶一拳打倒在猪屎上,可见姑奶奶之生猛。

“在博山砖厂干那年,那里几个老娘们寻思我们几个是外地的好欺负,想欺负我们,让我按床上揍!鼻子都给打破了。有一个喊着要拿斧子,让我一脚就踹倒了,还拿斧子呢!我还有刨子呢!”讲到这里我简直为姑奶奶捏了一把汗,毕竟是在外地,还要动家伙,如果被报复怎么办!但姑奶奶不怕,怕的话她就不是我的偶像姑奶奶了,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一个女孩子,怎么养成了男孩子性格,甚至比男孩子还野,譬如二迷糊,不就被她一拳揍翻在猪屎里了吗!姑奶奶在家里排行老末,上面有四个还是五个姐姐(具体我还真不清楚,那时候他们都出嫁了),这在以前的农村并不稀奇,我姨家那个村子里,有家八个女儿的。为了要男孩吗,生!姑奶奶家也是如此。正是因为都是女孩,所以这个最小的就当男孩养了,宠着,放养,就成了这种豪放的男孩子性格。这是最通常的说法。但据我观察这种论断并不完全正确,我们村我一个叫表舅的,家里就他一个男孩,也放养也宠的要命,他的性格却是腼腆、害羞、内向的。可见家庭环境并不是完全影响了她的成长,我猜测,姑奶奶是天生的豪放性格。

因为姑奶奶是我姐的闺蜜,而且是不远的邻居,所以姑奶奶在出嫁前只要空闲就会来我家里玩。或者和我姐一起去地里干活,当然我是经常跟着她们的。直到姑奶奶出嫁了,我也上中学了,见姑奶奶的次数就少了。不过幸好她嫁的不远,就在邻村,十分钟的摩托车程就到了。而且农村走动勤,过年过节了我们家和姑奶奶家也有走动。所以一直都有联系。

有年暑假,我在家里的时候姑奶奶来了,和我妈吹着风扇喝茶拉呱,我在一边自己玩自己的。就听到姑奶奶说:“老茅啊!这事说来可话长了呀!”

然后姑奶奶开始讲述她的故事,我在一边老实的听着。

“这话说起来可长了,得从冬天说起了。”姑奶奶和我妈说道。“冬天的时候永启突然病了,大冬天的哗哗出汗,上吐下泻,然后还昏过去了。我赶紧叫车给他送县医院去了。去了县医院住院也不好,就是昏迷不醒。”

“什么时候的事呀?怎么病的这么严重?医生怎么说?”我妈问。

“就过了年不久。医生说可能是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

“嗯,医生那么说的。我那天做的兔子炖蘑菇。蘑菇是夏天永启在山上采的。要说食物中毒,我也吃了,我咋没事!我觉得不是食物中毒。”

“是呀,如果是食物中毒你也吃了怎么没事?”

“打了两天吊瓶不见好,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不对,就去大夫宁(村名)看大仙去了。去到,大仙点上香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说是吃兔子吃的,得罪土地老爷了。那天吃的兔子是永启下套子套的,下套的地方离土地庙不远,那兔子是仙家。”

“难怪啊!那个地方确实不能下套子。”

“确实蹊跷,那天炒菜的时候我把兔子肉往锅里一倒,锅噗的一下就着了,把我吓一跳,谁也没想那么多呀!”

“那怎么办的?”

“让我去土地庙那里烧香烧纸赔不是。我当天回去就去了,买了纸买了香还买了酒,去烧香烧纸敬酒,赔不是。”

“嗯,就得这么办。”

“你说神不神,第二天永启就好了。”

“那估计就是吃兔子吃的,以后可别套兔子了。”我妈说,“这不挺好的吗?怎么就离婚了?”

“都是他娘的事!出了院回来,他娘说是我给她儿下的药,要毒死她儿!”

“这老太太糊盐吃多了吧,怎么这么说!”

“是呀!就和他儿子说我要毒死他。她儿子病了是我送去的医院,医生治不好是我去大夫宁求的大仙,反过来说我要毒死她儿子!他妈了个x的,气死我了!”

“搁谁谁也生气!老糊涂!”

“不老糊涂咋地!永启个王八蛋,面糊子耳朵,听他娘的,和我打架,让我一脚踹地上去了,他娘拿个扫帚还想帮她儿打我,让我一把就给夺过来来。”姑奶奶喝了口茶继续说,“我说你娘俩真他妈的行,合起伙来欺负我,你娘俩也不是个(不是对手)!”

“呀!永启虽然瘦吧可毕竟是劳力,你可别和他真打,真打你吃了亏!老太太可不能打。”

“真打他娘俩也不是个。就永启那癞巴样,我让他一只胳膊。”“那看东西我没打她,我那里夺过扫帚来一比划,还没打她她就坐地下喊了!”

“这老太太还真难缠!”

“后来动刀了,老茅呀!永启个驴日的听她娘的,一看他娘坐那去了拿刀来了。”

“啊!”我妈吓一跳!

“你看看给我砍的呀!”夏天里姑奶奶穿了一件长袖的雪纺衬衫,姑奶奶卷起左手袖子,露出一道瘆人的伤疤,在手腕内侧,得有两三公分长,很吓人!我在一边偷偷瞅见了,看了一眼就吓得不敢看了。

“我的天呀!怎么还真敢砍,我看永启天天不声不响的,怎么这么毒!”

“是呀!这就是蔫人出豹子,那个驴日的玩意儿!他摸个刀出来,我伸着手说你个驴日的今天你是个男人你就砍,他真砍了!”

“然后呢?”我妈显然很为姑奶奶担心,其实姑奶奶就坐在这里给她讲着呢。

“我就昏过去了。虽说昏过去了开始我还有意识的,就听到那个老不死的说快给送茅家村(我们村)去,到了就说她自己砍的。你说这老东西毒不毒,坏不坏!”“永启这个王八蛋真就把我弄手扶拖拉机上给我送来了。来到这里就说我自己砍的!给俺娘爷气的不行了!说别管谁砍的,就是她自己砍的也得赶紧送医院啊!送这里看着她死啊!”

“是呀!我听着都生气,亏我平时还总夸他脾气好,这是什么玩意。”

“就这样才给我送去医院,抢回一条命。哦,对了,后面这些是听你二姑(姑奶奶的二姐)说的。”“老茅呀!我心伤的透透的呀!你砍我我都没这么伤心,你给我送回娘家说我是自己砍的我是真伤心了!后来就离婚了!让他和他娘过吧!”

姑奶奶在讲述这个事情的时候依然是大嗓门,一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状态。仿佛发生的这些都是小事,颇有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豪气。但这事让我震惊不已,心里很为姑奶奶鸣不平。

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三年,我记不清了,姑奶奶再婚了。是一个亲戚做媒,嫁到了离县城不远的一个镇上,那个镇子很富裕,那家人家也挺富裕,哥俩,嫁的是老二,是做生意的,卖粉条。

在我们那里,找对象找个做生意的、会手艺的、乡村老师、赤脚医生的,都属于很不错的,要比什么本事也没有的农民强很多。

那时候我就上高中了,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村子里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的越来越少了,姑奶奶的事情我听说的也越来越少了,只有像她再婚这种大事,回家姐姐或者爸妈才偶尔和我说一句。

有年过年的时候姑奶奶来我家串亲戚,正好我在家,大人们喝茶拉呱,我又在一边假装看书其实是在旁听。

姑奶奶说,“有次让我一下摔当门(客厅地板)去了,趴那里半天没起来,还敢和我动手,哈哈哈!”

“可别打架啊,好好过日子。”我妈赶紧说。

姑奶奶还是那么威猛,那么爽朗。

又过了一段时间,得知姑奶奶生了一个女孩,日子过得也不错。我为姑奶奶祝福。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姐姐告诉我姑奶奶的丈夫去世了,因为生病,不治而亡。我很意外,颇感慨造化之弄人,正好好的,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患病去世了呢!

我问:“姑奶奶呢?”

“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姑奶奶性格挺好的,怎么命不好呀!唉!”我替姑奶奶感到难过。

又过了很久,不知是一年还是两年,姐姐告诉我姑奶奶又结婚了。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孩子,终归得结婚。

“你猜猜是谁?你认识的。”姐姐说。

“我认识的?我都多少年不在老家了,猜不到。不会是咱们村的吧?”我着实猜不到。

“不是。再猜。”

“不猜了。”

“永启。”

“啊!”

我很意外,又感觉在情理之中。

“那永启赚了,儿子(姑奶奶和永启的儿子)和闺女都有了。”
 

“可不是!”

前年回老家的时候,听说姑奶奶娶了儿媳妇。去年回去的时候,听说姑奶奶已升级做婆婆了。

相关信息
  • 诡异新故事:Dream大厦灰暗悲戚的前尘往事

    诡异新故事:Dream大厦灰暗悲戚的前尘往事

    2018-12-28 11:13:00

    1.又是半夜12点。张格慕困眼昏花,盯着腕表上那个重影的数字确认了好半天,然后暴躁地捅了捅面前的电梯下行键。一过12点灰姑娘就现了原形,张格慕比灰姑娘都不如。虽然她从来不是什么公主,但今天她穿了最好的西裙套装,蹬了十公分的“恨天高”,是她衣柜中最拿得出手的装扮了。可是此刻,她累得连这张人...

  • 热心肠老李——不堪回首的往事

    热心肠老李——不堪回首的往事

    2018-12-26 16:49:21

    热心肠老李——不堪回首的往事老李今天很高兴,因为给市红十字会捐了100万,被评为全市十大优秀市民,看着那面锦旗,想到市领导还握过自己的手,今天都舍不得洗手。在小区里面,老李是出了名的热心肠,谁家车坏了,找老李,谁家狗丢了,找老李,谁家夫妻打架了,还是找老李,虽然没什么名誉职务,但老李乐在其中。居委会...

  • 镜花水月浮生若梦,青春年少的往事

    镜花水月浮生若梦,青春年少的往事

    2018-12-25 09:33:06

    镜花水月浮生若梦,青春年少的往事题记:渴望爱的懵懂年纪里,遇到你,那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心事 …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那一年,谁在迎新晚会上狂吼呢?那沙哑的嗓音撞开了谁的心...

  • 陈年往事,小黑屋里卖火柴的寡妇

    陈年往事,小黑屋里卖火柴的寡妇

    2018-12-21 09:11:46

    陈年往事,小黑屋里卖火柴的寡妇要不是一朋友介绍我过来,我还真不知道在这么逼仄的地方还有个派出所。我迈上台阶,等了一会儿,感应门毫无反应。只好对着玻璃敲了敲。一个中年发福的警官提了提裤子朝我走来。“敲什么敲,你家的门啊!”说着伸手在墙里按了个按钮,门缓缓打开。“那个,华哥…&...

  • 一段尘封的往事|时隔56年老教师以百倍偿还良心债

    一段尘封的往事|时隔56年老教师以百倍偿还良心债

    2018-12-20 10:19:27

    一段尘封的往事|时隔56年老教师以百倍偿还良心债近日,时隔56年在鄂州市滨湖南路世纪阳光小区,86岁的丁有国紧紧握住蕲春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的手,递上用信封装好的7000元现金。接到医院的收条后,老人心情激动地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笔良心债终于还上了,心也安了……”事情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