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盛夏,不再少年


呐,苏辰晟,如果我们还能回到高中那年,你会不会勇敢的牵起我的手,不再逃避。”
 
“我是认真的呦,我可不怕那些现实的击打。我会一直拉着你的手,一直一直不放开,直到我们都黄土三尺。”




【1】







“耿耿,”女孩回头一笑,看到了自己青春时最爱的男孩。安慕伸手关掉了电视,慵懒的倒在床上,《最好的我们》剧终了。安慕闭上眼睛,想到了六年前的自己,或许是“耿耿”,但是她的“余淮”最终还是离开了,没有回来。
 
六年前的夏天,安慕迎来了高二大分班。平时成绩不错的安慕被分到了A1班。阴差阳错的和苏辰晟成了同桌。苏辰晟是高二年级里出了名的帅哥,能和他做同桌两年,安慕心里有点小小的窃喜。
 
记得夏天的阳光很耀眼,却没有盛夏那般炙热,坐在窗户边的少年,安慕抬眼望去,就像阳光一样温暖美好。他的手指白嫩纤长,温润如玉,棱角分明的五官,长长的睫毛,以及令人想吻的嘴唇。
 
“早就听闻苏辰晟的大名了,却没想到他就是苏辰晟。这也算是上天给我的恩赐了吧。”
 
安慕的脸不由得感到热热的,她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小声嘟囔着:我在想什么呢。苏辰晟扭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又冲她微微一笑。
 
“原来是你啊!我叫苏辰晟,对了,那个小秘密记得帮我保密哦。”
 
“嗯……你也要帮我保密。”
 
安慕的心砰砰砰直跳,所谓的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就是这样吧。在心里回味着他的一切,在脑海里已经与他度过余生。
 
但是如果说这是第一次见到苏辰晟的话,那便是错了。其实早在高一的时候,安慕已经知道了这个大男孩,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是去年的夏天,跟现在一样,春末夏初,柳絮飞扬,落在鼻尖上痒痒的,落在心里更是麻麻的。
 
安慕是家中独女,既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也是家里的希望,父母从小对她宠爱有加却又苛刻严厉。她从未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有过充满游戏和快乐的童年,而唯一陪伴她的便是初一那年发现的一只雪白色的流浪猫。这只猫一陪就是三年,早就是安慕心里小小的家人,早就融入了安慕的血液里,同时也是她逃避家里压抑的气氛的唯一的灵魂慰藉,是她的小秘密。
 
也是她遇见苏辰晟的一个意外的“红娘”……
 
“天呐,老师为什么又拖堂啊。”安慕无奈的趴在桌子上,“今天,雪球还没有吃饭吧,在晚一点宠物店就要关门了。猫粮还没有买。”
 
想到这些,安慕的心里更是着急了,暗暗的抱怨着老师的话多。
 
“好,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课!”
 
听到这句话,安慕脱缰似得跑出去,买到了猫粮,就准备去那个公园里喂猫。
 
老远就听见了,雪球惨叫的声音,安慕赶快跑过去,看见三四个小男孩正在那里欺负雪球,雪球尾巴尖上的毛都变得秃秃的,疼的它不停喵喵的叫着。
 
安慕气的火大,正准备上前教训一番这群熊孩子,却被一个男孩抢先了。
 
“喂,你们这群小屁孩,欺负猫很厉害了嘛?”男孩子推开拿着猫的小孩,把猫抢在怀里。
 
领头的小男孩却毫不讲理的说着:“不要以为你比我们高就可以欺负我们。”说着便向他踢过去,这一脚狠狠的落在他的小腿上,似乎激怒了他。
 
他把猫放到一旁,几下子便把那几位小孩子撂倒了。
 
熊孩子们吓得赶快逃跑。
 
“天呐……他好帅啊。”安慕呆呆的站在一旁,画面定格在眼前。
 
他穿着简单的校服,看样子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碎碎的刘海因为天气的原因滴落了几滴汗水,他蹲下去轻轻抚摸着猫咪的脑袋,画面美好且温暖。
 
“那个……你看够了吗?”男孩开口,语气却有一丝挑逗。
 
“啊……呃,”安慕吓了一跳,“这是雪球,我平时尝尝给她喂食。”
 
男孩继续摸着雪球的脑袋,似乎没有听到安慕的声音。
 
“我叫安慕,你叫什么?”
 
他抬起头,看着她,他的眼睛里满是温暖,像夏天的太阳一样。
 
“名字嘛……日后要是还能再见到,我再告诉你吧。”说着,他站起身走了,并向安慕挥了挥手。
 
“什么嘛,故弄玄虚,装的那么神秘,我才不想见到你呢!”安慕对他大喊着。
 
其实,对于安慕来说,那个初夏遇见的男孩已经像是一粒种子,在心头生长。等待它成长为一朵美丽的花。
 
安慕的好友苏柚可是看出来了安慕的这点小心思。“喂!安安,你是不是喜欢苏辰晟啊?”
 
“你说什么呢,”安慕嘴上说着不是,可是脸上却飞上一丝红霞。
 
“你就别骗我了,你有什么瞒得过我呢。”苏柚一副知你者非我莫属的口吻。
 
“那……柚子,其实……高一那年我说的男生就是他,你说我能追上他吗……”
 
“虽然你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但是你姐们儿我还是对你有信心的!”
 
“哼,臭柚子,不过还是谢谢你啦,”说着,吧唧在苏柚脸上留下一个吻。





【二】








日子渐渐过了,天气渐渐热了。夏蝉开始在枝头鸣叫,聒噪的让人心烦,却也让人感受到了夏天的热情。校园里越来越有人冒着被纪委和学生会查到的风险,穿着漏出大长腿的小短裙的女孩子们。也有着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完一瓶水的男生们。夏天的小卖铺里挤满了来买饮料和冰棍的同学们,曾经以为时间过得很慢,大家都会一直是孩童们的模样,一直有些清澈的双眸。
 
青春年少总是美好并且很短暂,白驹过隙般。安慕不知何时来的勇气,她会不停的跟苏辰晟聊天、问题,哪怕这道题她明明会。她将自己亲手做钥匙链送给他,她会亲昵的叫他“苏大大”,他也会宠溺的揉乱她的头发,说着小笨蛋。
 
他们共同为对方保密的小秘密。她知道他不仅仅是个温柔的男孩,也是一个有点爱装酷有点中二又有点幼稚的男孩。他也知道她是一个偷偷养着小猫,喜欢小动物的善良的女孩。
 
她想告诉他,她的心意,却迟迟无法开口。她害怕他的拒绝会让她失去此刻拥有的幸福。如同泡沫般的温暖,在盛夏的阳光里闪烁着七彩的光,可是奢望去触碰它却又消失的无影踪。
 
安慕组值日那天,倾盆大雨忽然而至,只留下了她和苏辰晟,望着窗外黑压压的天空,她的心紧张极了。她默默的告诉自己,加油,今天一举成败论英雄。
 
“苏辰晟,”安慕走到他的跟前,“今天下好大的雨啊,你有没有带伞呢。”
 
“带了,安安没有带吗?”
 
安慕想到抽屉里老妈早上给的雨伞,偷偷的撒了个小谎,“没有呢……你可不可以……”
 
“你还真是个笨蛋呢,我送你回家吧。”
 
哈哈,成功了。终于可以和苏辰晟一起回家了。安慕心里窃窃的暗喜。
 
安慕和苏辰晟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候雨停了,安慕咬了咬牙。一把夺过来他的伞,放到了地上,苏辰晟显然是吓了一跳。
 
刚要说话,“安安,你这是……”却被安慕吻住了要开口的嘴,甘甜的滋味涌上心头。安慕感觉到了自己乱跳的心,苏辰晟又怎么会不是呢。
 
“苏辰晟,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苏辰晟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你居然抢在我前面,怎么也是我该给你表白吧。”
 
安慕惊呆了,苏辰晟轻轻搂住安慕的腰,低下头,又将刚刚的吻重温一遍。果然是甘甜和柔软。
 
“安安,我也喜欢你。”
 
青春的感情总是简单和干净的,她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表白成功了。在众多女生的羡慕嫉妒恨中,她和苏辰晟在一起了。那是她十七年来第一次的恋爱,她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快乐,快乐到安慕都忘记他们已经快要毕业了。她为苏辰晟留起了长发,学会了化妆,让自己变得更美,只为了可以配得上他。
 
他会在安慕难过的时候安慰她,把她轻轻搂在怀里;他会在安慕饿的时候给安慕亲手做吃的;他会在安慕痛经的时候为她冲泡一杯温的红糖水。他喜欢她,他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苏辰晟也会抱怨着,说当时为什么会看上你这个笨蛋,一定是吻太甜,还要再尝尝。
 
安慕会给他分享很多属于自己的秘密,会告诉他童年的种种开心与不开心。而她却对苏辰晟一无所知,她曾经并不在意,却也没有想到最后这是击垮自己的一道致命伤。
 
 高二的最后一个冬天,下起来了鹅毛大雪,安慕将亲手织的灰色围巾围在了苏辰晟冻红的脖子上,这时候安慕才发现,即使在冬天,苏辰晟穿的依旧很单薄,明明手都冻红了。
 
“晟,你不冷吗?为什么不穿厚点。”
 
苏辰晟的眼眸微微有些暗沉了下来,但他冲着安慕笑着:“因为我是你的太阳啊,怎么会冷呢。”说着,将安慕搂在怀里,小小的安慕被他抱着,真的很温暖。
 
苏辰晟看着安慕不知道是羞红还是冻红的脸颊,觉得十分可爱。他将一半的围巾围在安慕的脖子上,微微弯下腰亲了下去。双唇触碰的瞬间是温暖亦是柔软。这个吻缠绵又漫长,满载着苏辰晟的深情。他想将她刻在身体里,融进血液里。吻了很久很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安慕的脸红透了,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说着讨厌。
 
那时候的安慕真的很快乐。
 
苏辰晟,是她的英雄,是她可以披荆斩棘的铠甲。






【三】







我们曾经都是认真的想要在一起,可是现实总是会打败有情人。时间匆匆,如流水般,如飞箭般。在苏辰晟的带领下,安慕的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也是他们高考前的大解放,苏辰晟拉着安慕的手,带她去就自己曾经最喜欢的一片花海。
 
“安安,这里的花真的很漂亮。”
 
“嗯,你看夏天还会有各种颜色的蝴蝶。”
 
“安安!加油!我们要考上同一所大学!”
 
苏辰晟从安安身后抱住她,朝着远方朝着天空大喊。
 
安慕望着眼前这个少年,看着他清澈的眼眸,相视一笑,如清风拂面,带来万花齐香。
 
“苏辰晟!你也要加油!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转眼就高考了,她握着他的手说着加油,我们一定要到一个大学。他揉揉安慕的脸说着我答应你。然而高考结束了,苏辰晟却好像跟着高考一样结束了,他们的恋情单方面结束了,苏辰晟消失了。
 
安慕拨打着苏辰晟的电话,无人接听;QQ亦是无人回复。苏辰晟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
 
“苏辰晟你个大骗子,明明答应和我一起去北京,现在你又为什么玩消失,大骗子!”安慕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停的看着过去他们的合照。照片里的苏辰晟还是那个翩翩少年,而如今却已经消失不见。
 
安慕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只知道苏辰晟的喜好,除此之外,了解的少之再少。
 
本以为苏辰晟只是因为高考失利而消失几天,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安慕找遍了所有的方法,联系了好多同学老师,但是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她绝望了,她选择了忘记。
 
可是,又怎么会忘记呢。她忘记的只是,苏辰晟不是他的铠甲,却是她心头的软肋。
 
在花海中,已经看不到蝴蝶飞舞,闻不到花的香气,更感受不到那个少年怀抱的温度。
 
“明明说好了一起去北京闯荡,一起大早上去看天安门升旗,一起在胡同串子里游荡,一起吃遍北京。”
 
“为什么,你却一声不响的丢下我。”
 
她青春最美好的恋爱……无疾而终……





【四】








时间从未等过我,而我一直等着你,记忆越来越模糊,甚至忘记了年少时你的模样,开始怀疑与你相遇是我当时做的一场美梦。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雪球有了自己的崽子们,却也因病死去;柚子完成了自己想要当歌手的梦想;当年严厉的教导主任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学校里的柳树换成了紫藤花;而我,放弃了与你共同的北京,去了杭州。只有,那一片花海一年又复一年的盛开后又凋落,从未变过,只是在花海里发誓的我们已经变了。
 
也是在两年后,安慕才听说了苏辰晟当年为什么消失。高考那年,苏辰晟高考失利,成绩顶多在本省上个二本,加上父亲又病入膏肓,弟弟妹妹又要读书,家庭本就不富裕的苏辰晟选择放弃上大学。后来也就搬回了乡下老家里。而她却一无所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知道过。
 
苏辰晟说过,安慕是个好女孩,她有好的家庭,好的前途,而这些美好是自己触碰不了给不了的,与其这样,拖累她,不如早点消失,给她更美好的未来。
 
可是他不知道,对于安慕来说,他苏辰晟才是最大的美好,最大的富裕。
 
可是错过就是错过了……
 
大二那年的暑假,安慕独自一人决定去找苏辰晟。
 
安慕从来没有想到过,苏辰晟的家竟然这么偏僻。她坐了七八个小时的大巴,才从市里来到了苏辰晟的家乡。那是一个偏僻荒凉的小乡村,没有大都市那般繁华,却也是山清水秀,空气宜人。
 
安慕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双脚都磨得发痛,才找到苏辰晟的家。那是一个上了年代的土房子,唯一新的地方可能是门上换的新锁吧。安慕敲了敲门,门里有人应到。
 
安慕一下子听出来了那正是苏辰晟,喜悦涌上心头。
 
苏辰晟看见安慕显然是震惊了一下,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明明已经是夏末了,阳光却依旧热的让人心里痒痒的,更是刺眼,照耀在苏辰晟已经脏旧发黄的白衬衫上,这个少年不复当年的光彩,头发变得乱糟糟的,胡子好像也有段时间没刮了。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手上因为干粗活留下的伤痕满满。
 
安慕有些心疼,顾不得这些,大步跑上前,紧紧抱住他,生怕他再次消失。她好害怕好舍不得。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苏辰晟只是低着头,双手刚刚抬起想要抱住她,却又再次垂在两边,不语。他多么想要将她拥在怀里,可是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给她温暖怀抱的人了,他有的只是不堪和卑微。
 
他与她本就不是同一条轨迹上的人,只是年少时不懂,让她错付痴心。或许,本身他就不该触碰如此美好的她。她有着前程似锦,而自己只能在这小乡村里度过一生。
 
他终究会娶了一个平凡的女人,或者平凡的生活。而她注定是不平凡的,至少在他心里是这样。
 
所以,一向高傲且敏感的他,又怎么会因为自己的不堪而连累她呢。
 
分手,是最好的解脱。
 
“我们分手吧。”苏辰晟轻轻开口,安慕的身体抖了一下,没有回复,只是抱着他大哭。
   
“我说,安慕!我们分手吧!我不想连累你!”苏辰晟加重了语气,尽管他不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知道吗,雪球它死了。”安慕松开了他,苏辰晟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安慕答应了与他的分手。
 
“对不起。”苏辰晟心疼的望着她哭花的脸,揉乱了她的头发,像两年前一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因为那天我带了伞。”
 
苏辰晟永远不知道,他低估了自己在安慕心里的地位。在安慕心里,他是英雄,他是那个救猫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她爱他,不在乎他是什么模样,不在乎他有多么不堪,在她心里,苏辰晟一直都是那个温暖的少年。可是这些话安慕没有告诉他。
 
  苏辰晟望着她转身离开了,这时候才让眼泪掉下来,“傻安安,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安慕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再也没联系过。这段美好深藏心底就够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安慕走在他家乡的小路上,她突然好害怕,好冷好黑,多么希望他可以跑过来抱住自己。一片叶子掉落,碰到鼻尖,凉凉的痒痒的,想哭也仅仅只是因为叶子这样吧。
 
  “这么快,秋天就要来了,而我与你的夏天却再也不会来了。”
 
  年少时的我们都有着天真的幻想,说着可以永远守着你的方向,我们曾经许愿一起去同一个地方,到最后却发现现实的巨浪阻挡了我们前进的方向,你留在了岸上,而我去了远方。
 
  多希望你能在我身旁。
 
  很多年过去了,安慕始终放不下他,也从来没有再谈过一场恋爱。柚子心疼她,说她真是个傻瓜,安慕自己何尝不知道呢。可是她的心早就在多年前给了苏辰晟,再也要不回来了。其实,苏辰晟也是个傻瓜。
 
后来安慕毕业了,听小柚子说,苏辰晟的家人为他找了一个不错的相亲对象,本来女方都准备谈婚论嫁了。可他却拒绝了,他说,我有一个朋友还没有同意,我怎么能娶你呢。或许有一天他们再相见。
 
“真是个傻瓜,你的婚礼为什么还需要我来同意呢。”
 
或许多年后,他已为人夫,而她成了人妻。他身旁有着其他笑颜如花的女人挽着手臂,而我却伴在另一个男人的身旁。
 
如果有人问我,他是谁啊。
 
我会说:“那是我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呐,苏辰晟,如果我们还能回到高中那年,你会不会勇敢的牵起我的手,不再逃避。”
 
“我是认真的呦,我可不怕那些现实的击打。我会一直拉着你的手,一直一直不放开,直到我们都黄土三尺。”

希望大家高考完无论怎样,如果爱请深爱,不要放开手。
相关信息